選拔在雨森佟昏迷期間平安落幕,而成功晉級的名單就如他所知的一樣,不同的是現在的名單與動畫相比多了他這個外人,但對戰名單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手鞠對奈良鹿丸,托斯對雨森佟,這就是唯一不同的地方了。

昏迷的雨森佟也在經過三代火影的幫助後,被旗木卡卡西送到醫院,並增派暗部就近保護。然而在考試結束後,旗木卡卡西忍著心中的不安感到醫院,看到的卻是藥師兜正準備襲擊昏迷中的雨森佟,這讓他嚇出一身冷汗,之後便一直待在雨森佟身邊親自看護。

雨森佟的身體因為受到咒印的折磨,因此在戰鬥中受了不少重傷,短時間內似乎清醒不了。旗木卡卡西看著雨森佟的睡顏,心裡卻在思考著接下來的一個月準備期要做些什麼。

他當然也想到漩渦鳴人一定會為了修練來找他,所以提前替對方找了一個老師,畢竟連暗部都被藥師兜給輕鬆打敗,他實在不放心再委託別人照顧雨森佟。

沒多久漩渦鳴人也如他所料鬧哄哄的來到醫院,卻是吵著要見雨森佟,這讓旗木卡卡西搔了搔頭,他都忘了雨森佟對他們的重要性,恐怕沒多久第七小組都會來探望吧。

「吶吶、卡卡西老師,佟他還好吧?沒事吧?他什麼時候會醒來呀?」漩渦鳴人一臉擔憂的看著雨森佟,接連丟出好幾個問題,聽得旗木卡卡西有些無奈。

「嘛,總之你先冷靜下來,佟他沒事,只是暫時需要靜養一下罷了。」旗木卡卡西安撫著,表面狀似輕鬆,內心卻在擔憂大蛇丸與藥師兜的事情,但為了不讓對方擔心,他也只能這麼做。

相信雨森佟也會感激他的這項決定,因為一直以來,他就是這樣的溫柔,只把快樂留給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把其他擔憂與痛苦獨自吞下、默默承受。

旗木卡卡西忍不住微微一笑,儘管知道雨森佟的一切,卻也深深認為對方是個十分討喜的孩子,他也很希望日子可以持續和平下去,但他也同樣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儘管現在的世界比起他小時候要來得和平許多,但只要這個世界還有忍者,就永遠不會有永恆的和平。

漩渦鳴人先是沉默了好一會,隨即話鋒一轉,直要旗木卡卡西替他修練。而早已預料到這點的旗木卡卡西便帶著他出病房,並告訴他已經找了個比自己更好的老師來指導,對方也正好在這時出現,正是惠比壽,卻也遭來漩渦鳴人的極度不滿。

對於漩渦鳴人與惠比壽認識這點而感到驚訝,也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但最後還是成功說服了對方,旗木卡卡西放下心來,便和兩人道別,回到病房內。

他的擔心可不容許雨森佟離開視線太久,但他前腳才剛踏進病房,就聽見春野櫻的呼喊,他只得一個回身,無奈地去帶人了。

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櫻一同來探訪,但臉上的表情卻難得的失去冷靜,他一臉擔憂的跟在旗木卡卡西後頭,欲言又止的模樣讓人看得出雨森佟對他的重要性。

「不要緊張,他沒事,只是需要靜養一陣子。」旗木卡卡西開口安撫,就如同他對漩渦鳴人做的一樣,內心卻也不禁感嘆兩人的相似程度,但這話要是說出來,水火不容的兩人恐怕會暴跳如雷吧。

宇智波佐助明顯因為這句話而微微放鬆,三人來到病房內,床上的雨森佟靜靜地躺著,本就雪白的臉蛋卻顯得有些蒼白,平穩的呼吸與嘴角的微笑,看得出他的狀態雖稱不上好,卻明顯有好轉,這樣的發現讓宇智波佐助與春野櫻頓時放下心來。

「對了、佐助,這一個月你打算怎麼辦?」旗木卡卡西隨口問道,卻見對方眉頭微皺,似乎有些苦惱。

「本來想請佟替我修練的,但是……」他需要靜養,這種事情不用旗木卡卡西說,任何人都看得出來,更何況是知曉一切事發經過的他們。

這也是漩渦鳴人選擇來找旗木卡卡西而非雨森佟的原因,也只有他跟宇智波佐助才知曉他們內心有多麼渴望由雨森佟親自指導。

「卡卡西老師,關於佟身上的咒印,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嗎?」宇智波佐助轉頭看向旗木卡卡西,這也是他此行最關注的問題。

「關於這一點,佟似乎有些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並沒有替他處理。」旗木卡卡西如實回答,對此他也並不清楚,只能這樣回答了。

頓了一下,旗木卡卡西又接著開口:「關於修練,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替你找一個老師。」

「卡卡西老師不行嗎?」問的人是春野櫻,她一臉不解地看著旗木卡卡西,不懂對方為什麼不能親自指導。

旗木卡卡西面有難色,但被面罩蓋住的表情卻是讓人看不到的,只見他沉默了一會,這才開口回答:「佟現在很危險。」

簡單的一句話,卻是讓兩人一愣,瞬間就明瞭話裡的意思。

「難道大蛇丸還會來襲擊佟?」春野櫻語帶猜測,語氣卻又有幾分肯定,這讓旗木卡卡西面露幾分讚賞。

「其實就在剛才我趕來的時候,我派來看保護佟的人全被打敗了,對方正好準備給佟最後一擊。」旗木卡卡西選擇將這件事告訴兩人而不願向漩渦鳴人提起,實在是因為兩人明顯比漩渦鳴人成熟許多,他無法斷定將這件事告訴漩渦鳴人,對方會做出什麼事來。

正好,漩渦鳴人急著修練,倒是很快就轉移注意力了。

「總之呢,我會在這裡保護佟,所以我沒辦法替佐助修練。佐助,你決定如何?」旗木卡卡西看向宇智波佐助,等待對方的回答。

宇智波佐助沉默了一會,才吐出「我」,就被一道虛弱的聲音給打斷。

「卡卡西老師,請你替佐助修練。」

「佟!」

床上的雨森佟一一對上三雙帶著擔憂的眼,露出一抹微笑,瞬間散去三人的擔心。

「可是佟,你現在的處境還很危險,身體也還沒恢復,遇到事情恐怕……」旗木卡卡西面露猶豫,因為他不能允許雨森佟有任何閃失。

儘管相處的時間很短,但雨森佟卻在不知不覺中佔住心中的一地,彷彿一直以來他們就生活在一起,是個如同家人般的重要存在。

旗木卡卡西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他卻很清楚這種情感,對雨森佟這個人也感到非常驚訝,竟然可以變成他如此重要的存在。

對於旗木卡卡西的擔憂,雨森佟只是搖了搖頭,回以微笑。

「今晚我就出院。」

「可是你的身體……」宇智波佐助的眼神帶了明顯的不贊同,還想說些什麼,但對方卻不給這機會。

「你們知道去哪裡找我……我是說,只有你們知道的地方。」

雨森佟微微笑著,說得隱晦,卻夠讓眾人明瞭。只有他們找得到,且最安全、讓人找不著的地方——

幻域。

*****

這個月只剩下下禮拜一休假,而且那天還要陪我媽去醫院抽血,所以呵呵(幹

就……還差五章我慢慢打ㄅ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