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老頭!」我一腳踹開教皇辦公室的門。

「小力點啊!」教皇心疼的看著他的門,然後又惡狠狠的瞪著我罵道:「給我好好的開門!」

我面無表情的看著教皇,「碰!」的一聲把門關上。

「給我小力一點!」教皇的臉變得有些慘白。

嗯……看來神殿最近又沒錢了,也難怪死老頭連一扇門都可以鬼吼鬼叫個半天。

「死、老、頭--」我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優雅的走到教皇面前。

終於發現不對勁的教皇,一臉警戒的看著我。

我一把拉過教皇的衣領,讓教皇的臉離我不到三公分,臉上依舊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我用著帶了濃厚怒氣的聲音,笑著說:「你竟然連把武器都不給我,就叫雷瑟把我丟到城外,你好大的膽子啊!」

「等、等等!不然我先給妳薪水,妳去城裡買一把!」教皇一臉驚恐的看著我說。

聞言,我笑的更燦爛了。

「一個新生騎士的薪水能夠買到什麼呢?嗯?」何況神殿現在缺錢吧?我就不信你拿得出能夠買一把中等以上的武器的錢來給我!

騎士準則「絕對不要碰太陽騎士的逆鱗」?哼!我會讓你們知道,也絕對不要碰到我的逆鱗的!

「不、不然妳想怎樣?」教皇一副「我認命了」的樣子,哀怨的看著我。

「我要訂做一把,錢你幫我出。」我看著教皇垮下來的臉,露出勝利的微笑。

死老頭,看我怎麼吃垮你!

「我、我知道了……」

我滿意的放開抓著教皇的手,笑哼了聲。

教皇又嘆了口氣。擺擺手,正色道:「現在就開始教妳神術吧。」

然後,再次花了將近四小時的時間,再次敵不過我的肚子,我又倒了。

「死老頭,我要吃飯啦吃飯!」我有氣無力的說,身體早已攤坐在椅子上,連根指頭都不想動。

「真沒想到妳竟然學得這麼快……」教皇低喃著,從抽屜拿出了準備好的蛋糕和紅茶遞給我。

「嗚喔喔喔喔!」我立刻拿起蛋糕吃了起來。

見我狼吞虎嚥的像好幾天沒吃飯的樣子,教皇忍不住叮嚀道:「吃慢點。」

我乖乖的放慢速度,吃完一個蛋糕,教皇又遞給我一個;喝完一杯紅茶,教皇又倒了一杯給我。

「泥素個好人!」我口齒不清的說,因為我的嘴巴塞滿了蛋糕。

「……吃東西不要說話。」教皇一臉無奈的看著我。

吃飽喝足後,我高興的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謝謝招待!」我笑看著教皇,卻也在看到教皇不知何時又翻起了他的百寶抽屜而僵住了。

地上被教皇的垃圾淹沒,我無言的看著地上的垃圾。

「你在幹麻?」

「找東西。」

我額爆青筋。「我知道。」你當我目睛青暝(台:眼睛瞎了)啊?

「知道還問?」頭連抬都沒抬,教皇依舊翻著他的白寶抽屜。

額上的青筋乘二,我笑著說:「死、老、頭--」

打了個冷顫,教皇猛地抬起頭看著我。

「你說,你在幹麻啊?」我一臉的燦笑。

教皇一臉驚恐的看著我,說:「找、找東西啊!」

額上的青筋再乘以二,我從牙縫裡擠出「我知道」這三個字。

「知、知道還問?」

啪!

一條名為「理智」的線斷了,我沉下臉來,越過重重的難關……不是,是垃圾。越過重重的垃圾,來到了教皇面前,一把抓起教皇的衣領拉到我面前,冷冷的說:「你是故意的?」

教皇驚恐的搖搖頭。

放開抓著教皇的手,我皺著眉頭,又問:「你到底在找什麼?」

「等一下。」說完,教皇又開始翻起了他的百寶抽屜。

我看著教皇被越堆越高的垃圾給淹沒,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不是,是一個轉身開門就走。

「啊--」

門剛關上,就聽到教皇的慘叫聲。

大概是真的被自己的垃圾堆給淹沒了吧?我為教皇默哀一秒。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我看著教皇辦公室的門,突地笑了起來。

「但我不會。」

然後轉身離開。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從口袋拿出剛才從教皇的垃圾堆裡拿出來的十字項鍊看了看。

項鍊是銀製的,上面有著用翠綠寶石雕做出來的藤蔓環繞著,是個與教皇先前給我的戒指有些類似的項鍊。

對了!戒指!也難怪我會覺得很眼熟,還順手把它拿了出來……想不到我竟然會做出這種順手牽羊的事,難道我墮落了嗎?

「算了,反正明天也要去找他。」我看著手中的項鍊,突然有種想把它戴上的衝動。

「嗯……就戴到明天還給死老頭為止吧!」思至此,我就把項鍊拿起,準備戴上。

「慢著!」

教皇的一聲怒吼嚇了我一跳,拿著項鍊的手反射性的放開,項鍊就這麼掛在我的脖子上。

「慘了!」教皇一臉慘白的看著我。

「什麼慘了?」我皺著眉頭看著教皇,沒好氣的說:「死老頭,你沒事嚇我幹麻?」

「妳……」

在此說明一下,不是教皇只吐出這麼一個單音節,而是……那是我被黑暗吞噬前,聽到的最後一個字。

該死!光明神,你一定要在我第一次犯罪後不到三分鐘就給我懲罰嗎?

……

對不起我錯了,請用您的仁慈來原諒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