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大家先來自我介紹好了。」

從教室轉移到外面,四人坐在旗木卡卡西的前面,在聽到旗木卡卡西說要自我介紹時,春野櫻不解地問:「我們該介紹什麼啊?」

「這個嘛……」旗木卡卡西無所謂地舉例著:「喜歡的東西、討厭的東西、未來的夢想,還有興趣之類的,大概就這樣吧?」

漩渦鳴人在這時開口道:「我說啊我說啊!老師先自我介紹啦!」

「我嗎?」旗木卡卡西指著自己,隨即開口道:「我叫旗木卡卡西,喜歡和討厭的東西,不想告訴你們。」

「咦?」

「將來的夢想嘛……也沒什麼了不起。興趣──嘛!有很多。」

「結果我們知道的,不就只有名字嗎?」春野櫻小聲的說,漩渦鳴人聽了也點點頭。

「那接下來輪到你們了。」旗木卡卡西也不管他們的不滿,用下巴比了比漩渦鳴人,接著說:「首先,從你開始。」

「我啊我啊!」漩渦鳴人興奮的說:「我的名字是漩渦鳴人!喜歡的是拉麵,更喜歡的是伊魯卡老師請我吃的一樂拉麵!」

對於早已知道漩渦鳴人要說什麼的雨森佟,在聽到這時不免搖頭苦笑著。

結果他還是老樣子嘛……

「還有還有!超級喜歡的是佟!」漩渦鳴人笑嘻嘻的說出了令雨森佟錯愕的話。

雨森佟呆愣地看著漩渦鳴人,後者正朝他嘻嘻笑著,他有些無奈的笑了。

「最討厭的是等麵泡好的三分鐘!將來的夢想是……超越火影!我要讓全村的人都認同我的存在!」

這小子的成長過程還挺有趣的嘛!旗木卡卡西如此想著。

「好──下一個。」

「我的名字是春野櫻!喜歡的東西……倒不如說是喜歡的人……」春野櫻邊說邊不時地偷偷往宇智波佐助的方向瞄去。「興趣啊……將來的夢想啊……呀──」

旗木卡卡西在這時開口問道:「那妳討厭什麼?」

「鳴人!」春野櫻很直接地說出口,臉上還寫滿了厭惡,這讓漩渦鳴人受到嚴重的打擊與傷害。

這種年紀的女孩子,戀愛還是比忍術重要啊……旗木卡卡西手撐著下巴,說了句「下一個」。

「我的名字是宇智波佐助,討厭的東西很多,喜歡佟,夢想只是口頭說說而已的東西,所以我沒興趣。」

光就漩渦鳴人就夠讓雨森佟驚訝了,他沒想到連宇智波佐助也會說出和動畫不一樣的話。

但是,這樣是不夠的。雨森佟看著宇智波佐助,只因為他接下來要說的話,正是雨森佟這些年來想要他改變的想法。

如果他的想法還是一樣,那麼未來或許……不會有任何改變。

「我要重振家族,還有……」

雨森佟看著宇智波佐助轉頭看向自己,赫然發現他的表情並不像動畫上那般可怕。宇智波佐助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憎惡,非常的平靜。

「找到某個男人。」

找到。雨森佟確信自己的耳朵並沒有聽錯,宇智波佐助確實是說「找到」,而不是「殺掉」。

在把宇智波佐助帶到漩渦鳴人家隔壁住之後,雨森佟時常有意無意的告訴他不要報仇,並且讓他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夠只看表面,為的就是希望他能夠不要一心只想著要殺掉宇智波鼬。

雨森佟也只是抱著嘗試的心態,但卻沒想到,他真的改變了宇智波佐助的想法了。他看著宇智波佐助,露出了微笑。

宇智波佐助的話也讓旗木卡卡西有些訝異,因為這跟他預料的差太多了。旗木卡卡西看了眼雨森佟,想來是因為雨森佟才會讓宇智波佐助的想法有所改變吧?

「最後一個。」

所有人看著雨森佟,而他的臉上依舊掛著溫柔的微笑。

「我的名字是雨森佟,喜歡鳴人跟佐助。」

只因為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是他的家人,這生的家人。

「討厭失去。」

前世,他只有森下雨海,但是這一世,他有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他能夠失去的真的不多,他這一生只求不要失去他們倆個,哪怕要他打破與森下雨海的諾言,他也不要他們任何一個人從他眼前離開。

「夢想嘛……」雨森佟沉默了一會,才緩緩開口道:「活下去。」

雖然說為了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他可以打破和森下雨海的諾言,但……前世他沒有辦法遵守,所以他現在能做的也只有盡可能的讓自己活下去了。

看來,我在這裡的牽絆真多。雨森佟苦笑著,卻又不討厭這種麻煩,因為這些都是他前世不曾體會過的情感,他真的非常想要珍惜。

這樣的夢想似乎也太奇怪了點,不止是春野櫻,就連多年來一起生活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都面露不解。

看來這個孩子很了解忍者的世界嘛!旗木卡卡西看著雨森佟,心中有一絲佩服。

對剛成為忍者的小孩子來說,他們是不會知道忍者世界的可怕的。會說出活下去這種話,想必是對忍者世界有一份了解,否則這種話根本不會出自一個小孩子的口中。

沒有人知道,雨森佟之所以想活下去,也只不過是和森下雨海的諾言。與他的外表不符的年齡以及前世的身分,他當然知道忍者世界有多危險,會說出這種話一點也不奇怪。

事實上,除了活下去以外,雨森佟還有另一個夢想──保護家人。

這句話他不需要說出口,因為他現在跟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同在第七小組,儘管他隱藏實力,他還是會在適當的時機保護他們不受任何傷害。

應該說,是保護他們不受致命的傷害。

太過保護也不是一件好事,想要在忍者世界裡存活,就必須要有一定的實力。雨森佟的心中有個底線,只要是越過他底線的事情,就算他的能力曝光,甚至引起無法挽回的後果,他也會為了他的家人,不顧一切後果,只為了改變他們的未來。

如果說剛開始的出發點是為了森下雨海,那麼現在,他可以說是為了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

其實雨森佟的想法很簡單,他也只不過是想讓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有不一樣的未來罷了。

也許,他真正的夢想,是永遠看著他們的笑容,直至死去。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