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們四個人都很有個性!」旗木卡卡西頓了一下,又接著說:「從明天開始執行任務喔!」

漩渦鳴人聽了,高興地應了聲,朗聲問道:「是怎麼樣的任務啊?」

旗木卡卡西也不介意,耐心地解釋:「首先,這個任務只有我們五個人執行。」

「什麼什麼什麼?是什麼任務?」

對於漩渦鳴人的興奮,雨森佟只是笑而不語。

「野外求生演習。」

對於旗木卡卡西說的話,雨森佟的臉上依舊掛著溫柔的微笑,宇智波佐助則是依舊的面無表情,只有漩渦鳴人和春野櫻面露不解。

「野外求生演習?」

「為什麼我們的任務是演習啊?」春野櫻語帶不滿的問,「演習的話,我們在忍者學校就做過很多次啦!」

「這不是普通的演習。」

「不然是怎樣的演習啊?」

對於漩渦鳴人的問題,旗木卡卡西只是「哼哼」的笑而不語,這讓春野櫻非常不滿。

「等一下,這有什麼好笑的啊?老師!」

「不……嘛!我如果說出來的話,你們一定會退出的。」旗木卡卡西笑著說。

「啊?」這句話讓漩渦鳴人臉上露出更加不解的表情。

旗木卡卡西沉下臉,認真的說:「在二十七個畢業生裡面,只有九個人能被承認為下忍!其他十八個人還要回學校訓練。換句話說,這個演習是淘汰率高達百分之六十六以上的超難測驗!」

不止是漩渦鳴人和春野櫻,就連宇智波佐助的臉頰都留下一滴汗水。

雖然對於完全沒有改變過任何表情的雨森佟感到非常驚訝,但旗木卡卡西還是笑著說:「看吧看吧!你們果然想退出了。」

「嘛!不過今年的畢業生多了一個,說不定今年會有十個人能夠被承認為下忍喔!」旗木卡卡西說完,又哈哈大笑了起來。

漩渦鳴人只覺得有些絕望,他忍不住吼道:「怎麼會這樣!我那麼辛苦才……那為什麼要有畢業考啊?」

「那個啊?」旗木卡卡西很輕易地就將三人推入地獄,「那只是拿來選拔有可能成為下忍的學生而已。」

「什──麼──!」

「嘛!總之明天在演習場,我會判斷你們能否合格。」旗木卡卡西也不管他們現在有多絕望,自故自地繼續說著:「記得把忍者工具都帶來,早上五點集合!」

我……我怎麼可以在這種地方被刷掉呢!我一定要讓卡卡西老師承認我的能力,我是認真的!漩渦鳴人全身正些微地顫抖著,他在心裡發誓,絕對不能被淘汰。

要是我沒通過的話,我就要跟佐助分開了……這可是愛的試驗啊!春野櫻的身體也正些微地顫抖著,但腦袋裡想的卻是跟漩渦鳴人差了十萬八千里。

而宇智波佐助的雙手則是越握越緊,他的決心大概跟漩渦鳴人差不多,絕對不能被淘汰。

反觀雨森佟……臉上的表情依舊不曾改變過,也沒有任何不安等負面情緒,但也看不出任何的自信,彷彿他只是個路人,剛才所說的一切都與他無關般,這讓旗木卡卡西覺得更加有趣。

還沒有見識過雨森佟的實力,旗木卡卡西也無法就此下定論,如果現在就對雨森佟抱太大的期待也不太好。他轉過身,揮了揮手宣布道:「那麼,解散。」

剛說完解散的旗木卡卡西,似是想到什麼事般,他又轉頭看向四人「哦」了聲,提醒道:「記得不要吃早餐……」

突地降低音調,旗木卡卡西冷冷的說:「會吐出來。」

這句話著實地嚇到雨森佟以外的三人,旗木卡卡西滿意地看著三人的反應,又看向臉上依舊掛著溫柔微笑的雨森佟,突然對他產生了好奇。

絕不輕易地將自己的情緒流露出來,雖然這是忍者必備的能力之一,但對現在的小孩子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旗木卡卡西開始覺得雨森佟很不可思議,因為……

他的過去並沒有發生什麼能夠讓他變成這樣處變不驚的習性,就只是個從小失去父母、並且跟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一同長大的普通小孩。

這樣的他,卻不像個小孩。

看來,他也很有趣。旗木卡卡西笑著,便丟下四人,先行離去。

 

隔天的野外求生訓練,第七小組五點就在演習場集合,除了雨森佟和宇智波佐助的表情一如往常,漩渦鳴人和春野櫻都是一臉的睡眼惺忪。

旗木卡卡西一直都沒出現,而早已知情的雨森佟則是和宇智波佐助一起靠著樹幹休息,而坐在雨森佟的另一邊的漩渦鳴人則是在補眠。

春野櫻因為一個女孩子不好意思讓這麼多男生看到她的睡像,何況她喜歡的宇智波佐助也在,所以她只是和他們一起坐在那,無聊的等待時間的過去。

一直等到十一點,旗木卡卡西才出現。他笑著和他們道早,卻被漩渦鳴人和春野櫻吼:「太慢了──!」

就如動畫的劇情一樣,他們要搶鈴鐺。當然,現在因為多了雨森佟一個人,鈴鐺自然就多了一個。

雨森佟雖然有辦法搶到鈴鐺,但能力只是為了讓他能夠實現他和森下雨海的諾言用的,也因此他在忍者學校的成績都維持在中間,不怎麼好,卻也不會太爛。

對於今天的搶鈴鐺,雨森佟本來就不打算插手。他要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認清他們和上忍實力的差距,以及這場試驗的主要目的──團隊精神。

如果雨森佟從中插手,他不確定他們還會不會懂這個道理。一個團隊如果沒有團隊精神,就算他們真的成為忍者並且執行任務了,他們的下場也只有死入一條。

所有的規則都和動畫一樣,雨森佟在旗木卡卡西說出「開始」兩個字,便立刻躲在一棵樹上。

漩渦鳴人因為剛才被說吊車尾的而沒有躲起來,雨森佟也只能無奈地在樹上看著生前在電視上看過數百遍的畫面再次在自己眼前重演。

儘管無奈,但既然決定不管了,雨森佟完美的隱藏氣息後,便躺在樹上休息。他只需要等他們都失敗了、漩渦鳴人偷吃便當被抓到了,他就可以下去了。

只是……每天跟我一起晨練,鳴人那傢伙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啊?雨森佟無奈地嘆了口氣。

雖然不打算插手,但他也沒閒著。雨森佟開始仔細思考未來的事。

來到這個世界以來,他為了森下雨海而跟漩渦鳴人同住,並且將宇智波佐助接來,讓他們和平相處、產生友誼……雖然好像也不這麼和平。

這些年來,他只有叫宇智波佐助不要只想著報仇,漩渦鳴人在經過水木的事情之後也會有所成長,每天早晨雖然都是三人一起去晨練,但很明顯的,他們現在的實力跟動畫裡的沒兩樣。

看來我只顧眼前的事情,卻忘了最重要的事情。雨森佟沉下臉,因為他這個錯誤錯的太大了。

如果他們依舊沒有長進,就算雨森佟有能力保護他們不受任何傷害,但雨森佟卻不可能隨時隨地都待在他們倆個人的身邊。

再怎麼完美的計畫,也有出錯的時候;再怎麼小的錯誤,最後也有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但是現在……

就先順其自然吧!雨森佟再次無奈地嘆了口氣,而在他做了如此決定的同時,十二點的鬧鐘正好在這時響起。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