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點,我準時出現在審判的房門外。

早在昨天格里西亞要帶我去房間的時候,我就叫格里西亞帶我逛逛神殿認認路了。

至於為什麼會站在雷瑟的房門外……你!不要以為我要偷窺什麼的,老子我是男的、男的!混帳東西!

昨天就說過了,我會迷路啊迷路!我昨天才剛把神殿給混熟,但那是神殿,而不是葉芽城啊!廣場在哪?我哪知道啊!

沒多久,審判就出來了。一看到我,審判明顯愣了一下。

「我不是叫你去廣場?」

「我不認得路。」我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回看著審判。

審判的嘴角明顯地上揚了點,我表面上雖仍笑著,內心卻愣了愣。

敢情雷瑟是喜歡格里西亞?不會要我做備胎吧?

靠!我是男人啊!

不對,我現在確實是男人……

靠!不要在胡思亂想了!越想越可怕啊!我忍住內心的恐懼,穩著身子不讓他顫抖。

「走吧。」審判拿著他的劍朝我走了過來。

見我兩手空空,審判又問:「你的劍呢?」

「教皇沒給我。」我在心裡怒罵著教皇。

死老頭,不給劍還叫雷瑟把我丟到城外是吧?很好!我記著了,你就等著向光明神懺悔吧!

聞言,審判又走回房間,拿了一把劍給我。

「先用這把吧。」

我接過劍,內心卻充滿了感激。

雷瑟,其實你是個好人!雖然我早就知道了,你審判完罪人會衝到廁所去吐,然後拿格里西亞遞給你的手帕清水和板凳來用,還會準備甜點看著格里西亞享用,但我不知道你竟然這麼的善良,竟然這麼關心我的生命安危,還將你的劍借給我!

哪像教皇那個死老頭,打開他的百寶抽屜,卻只翻出了這個能讓我變回男兒身的戒指!雖然能變回男生我很高興,但被丟到城外卻連一把武器都沒有就不高興了。

所以雷瑟,娶我吧!不對,我是男的啊!不能娶我,不能不能絕對不能!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教皇你個死老頭,你、死、定、了!

「謝謝。」

「反正時間還早,我先帶你去認識葉芽城。」審判邊說邊逕自走去。

嗚喔喔喔喔!雷瑟我愛你!雖然你是男的我不能娶你,但我還是愛你啊!

我高興的跟在審判後面。

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們逛完了葉芽城,然後審判就帶我到城外一個人煙稀少的空地,開始今天的訓練。

花了將進四個小時的時間,我的肚子終於忍不住,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好餓啊--」我一屁股坐了下去,一手正來回撫摸著我的肚子。

審判朝我走了過來,說:「今天就到這裡吧。回去吃飽飯後去找教皇。」

「找教皇?找教皇幹麻?」我不解的看著審判,抓著他伸過來的手,站了起來。

「教皇要教你神術。」審判看著我拍好屁股上的塵土後,便朝城裡走去。「你很厲害,練了四個小時,竟然還臉不紅氣不喘的只是喊餓而已。」

我看著審判臉上明顯的表示讚賞,笑了笑。

沒辦法啊,體力好、記憶好、學習能力強、吸收快……看啊!我是多麼完美的男人,現在卻變成了該死的女人!

不是我歧視女人,而是我只想當個男人啊!

「學習的速度也快,看來我很快就會教出一個高手了。」審判笑看著我。

「承蒙誇獎!」我一臉臭屁的笑看著審判,審判無奈的搖了搖頭。

回到神殿,我們直接來到餐廳。

一進餐廳,就看見其他十二聖騎士。

當然,我還是沒有看到白雲。

「音森,你怎麼一副沒事的樣子?」暴風不解的看著我。

「暴風兄弟莫非是希望音森受到光明神嚴厲的懲罰?」我再次展開太陽騎士式笑容,笑看著暴風。

暴風明顯慌了起來,解釋著:「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跟審判出去,卻像是出去逛街似的。」太陽難得的沒有用他那太陽騎士式的說話方式說話,因為現在的餐廳只有十二聖騎士在嘛!

「音森很厲害,在過幾天就可以結束訓練了。」審判邊說邊坐了下來。

此話一出,所有人明顯的倒抽了一口氣。

太陽看了我一眼,才開口道:「找完教皇後來找我。」

我看著太陽,嘴角卻有些抽搐。

你們就這樣佔用了我一天的時間,這樣對嗎?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你們不嫌煩,我都嫌煩了!

……靠!背起台詞來了,搞屁啊?

不過我也不能說什麼,當初可是直接拜託格里西亞教我魔法的,現在反悔也來不及了。

可惡!我強是天賦啊!我只不過把我的天賦秀出來,你們幹嘛接二連三的來找我?不能因為我是天才就要我當你們的徒弟啊!

該死!我什麼時候才能休閒一下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劍術、神術、魔法……敢情你們是想把我培養成大魔王?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