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說明會的日子,在動畫裡,自己一個人住的漩渦鳴人會因為喝過期的牛奶而拉肚子,但在這個世界,三餐一向都是由雨森佟準備的,三人一起吃飯也可以說是慣例。

事實上,生前的雨森佟因為某些原因,被訓練成一名傑出且冷血的殺手。他沒有任何感情,所以他從不與人接觸,也因此,所有關於自己的事,他都自己打理。

三餐自然也是自己煮,所以他有一手好手藝,雖然讓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很納悶他到底是從哪學來的,但他的菜總是讓他們贊不絕口。

儘管很納悶,但他們卻不曾問過雨森佟這個問題,因為他們只要有得吃就好。

不管是宇智波佐助成為這個家的一分子之前還是之後,對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來說,在這個家,雨森佟就是家長。

生前的習慣一起帶來這個世界,不管前一晚有多睌睡,雨森佟都會在早上六點準時起床。

雨森佟並不會特別去叫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起床,因為他認為這是他個人的習慣,不需要因為他而讓他們兩個孩子這麼痛苦。雖然他現在也是個小孩,身體也不是生前的身體,但總是會在六點準時睜開眼睛,剛開始確實造成他很大的困擾,但久了卻又習慣了。

之所以會在六點起床,是因為在他還很小的時候,他就因為被迫成為一名傑出的殺手而被送去訓練。而六點,就是他痛苦訓練的開始,也因此養成了就算沒睡覺,六點過後也絕不碰床的習慣。

這樣的經歷讓雨森佟知道,要小孩子這麼早起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再加上這副新的身體,更是讓他再次深刻的體會到這份痛苦,所以他從來不曾在他起床之後,就跑去叫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起床。但不知道為什麼,在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發現他總是在六點起床後,他們也開始改變自己的作息。

雨森佟曾經告訴他們不要勉強,但倆人卻堅持要和他一起起床、一起去早晨修練、一起吃早餐,這讓雨森佟的心裡感到非常高興,只是他沒有察覺,也沒有發現從那刻起,他們倆人在他的心中佔的份量一天比一天還要大。

今天他們依舊六點起床,梳洗完就去修練,修練完才回家吃早餐,他們每天早上的生活都是如此的規律。

說起來,我這個多餘的人會被分到哪組啊?雨森佟突然想到這個問題,這讓他吃飯的手猛地停住。

明顯的動作引來宇智波佐助的注意,他語帶擔心的問:「怎麼了嗎?」

宇智波佐助的話讓漩渦鳴人也看向雨森佟,他的臉上寫滿了疑惑。

「不,」雨森佟的臉上掛著溫柔的微笑,「沒什麼。」

見倆人似乎不相信,雨森佟又笑著說:「快吃吧,九點的說明會別遲到了。」

聞言,宇智波佐助只好低頭繼續吃自己的早餐,而漩渦鳴人則是笑著說:「反正現在還很早嘛!」

對於漩渦鳴人的話,雨森佟覺得有些無奈,他忍不住提醒道:「鳴人,你這樣太鬆懈了。」

漩渦鳴人「噢」的一聲,抓了抓頭,才低頭繼續吃自己的早餐。

 

在高處眺望著木葉村,雨森佟靜靜地坐在那吹著微風,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他叫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先去學校,自己則來到這裡思考事情。

吃飯時突然想到的事情讓他非常在意,和動畫不同,現在畢業生多了一個他,如果他沒有辦法跟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分到同一組的話,未來的走向是不是會和動畫上的一樣呢?

我,到底能不能改變他們的未來?雨森佟嘆了口氣,想來在這空想也不是辦法,說明會的時間也差不多了,他站起身,拍掉身上的塵土,臉上再次掛起溫柔的微笑。

看不出任何的動作,只看到他的身影突然變成了殘影,接著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沒有人發現,雨森佟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忍者學校,他來到教室,一開門就有點哭笑不得,因為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接吻了。

看著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乾嘔著,後者甚至說出了殺人宣言,雨森佟搖了搖頭,依舊掛著溫柔的微笑走了進去。

「我都不知道你們的感情好到這種地步。」雨森佟揶揄的說,換來的卻是倆人的怒吼。

「才不是!」

對於倆人的激烈反應,雨森佟只覺得有趣,但隨即又察覺到自己的心境,他愣住了。

高興嗎?這種心情雨森佟不是沒有體會過,只是他沒想到,在沒有森下雨海的這個世界裡,他還能再次感受到這種心情。

但仔細想想,自從和漩渦鳴人跟宇智波佐助住在一起後,這種心情似乎很常出現,只是自己沒有發現。雨森佟的臉上露出了呆愣,對於自己現在才察覺到這種事而笑了。

只看過雨森佟露出溫柔微笑的其他人不禁愣住了,他們突然很好奇,為什麼雨森佟會突然露出新的表情,但卻沒有人開口問出這個問題。

「佟。」

雨森佟望向叫他的宇智波佐助,他比了比身旁的座位。

「這裡。」宇智波佐助勾起一抹笑,要雨森佟和他一起坐。

想想動畫裡的那個位置是春野櫻坐的,再加上漩渦鳴人喜歡春野櫻……雨森佟笑著搖搖頭,走到宇智波佐助的旁邊。

宇智波佐助正要讓出空間讓雨森佟進去,後者卻比他早一步將手放在前者的肩膀上。宇智波佐助不解地看著雨森佟,而雨森佟則是看了眼坐在另一邊的漩渦鳴人。

漩渦鳴人也用高興的表情看著雨森佟,想來雨森佟坐在他和宇智波佐助的中間他也高興吧?

「小櫻。」雨森佟笑看著春野櫻,後者因為這聲叫喊而嚇了一跳,臉也變得有些微紅。

說起來,在這個班級不只宇智波佐助很受女孩子的歡迎,雨森佟在女孩子之間也是挺熱門的。

雨森佟的臉上總是掛著溫柔的微笑,而且待人和善,但之所以沒有讓女孩子像對宇智波佐助那般瘋狂,是因為雨森佟的表態非常明顯。

認識雨森佟的人都知道,對他來說,只有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是一切,其他人在他眼中並不重要,就算是再漂亮的女孩子也引不起他的注意。

雨森佟指著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中間的位置,笑著問:「妳要不要坐?」

「咦?」

不只是春野櫻,就連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也愣住了。正確來說,是所有人都愣住了。

「佟?」宇智波佐助微皺起眉頭看著雨森佟,不解他為什麼要把位置讓給春野櫻。

漩渦鳴人雖然高興可以跟春野櫻一起坐,但不能跟雨森佟坐又有一股失落感。他也面露疑惑,不解地看著雨森佟,希望能得到解答。

雨森佟微笑著,說:「因為我很怕。」

怕?這句話讓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愣住了。

「我怕以後再也沒辦法跟你們在一起了,會很寂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