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帶走的雨森佟在賽場裡的一間陰暗房間,旗木卡卡西將他輕輕放下,卻見對方呼吸紊亂,臉上的表情是不曾見過的狼狽。

「沒想到你也會搞成這樣啊?」旗木卡卡西感嘆的說,畢竟見識過雨森佟實力的他實在沒想到會有機會見到對方如此狼狽的模樣,因為他的心裡很清楚,對方的實力遠遠在他之上!

然而事實卻是雨森佟被咒印折磨的痛苦異常,恐怕剛才的對戰最後會如此迅速結束,為的就是讓快要支撐不住的身體早日得到休息的緣故。

「嘛!總之先幫你處理一下那個咒印吧。」旗木卡卡西說罷就要動作,卻被雨森佟一個抬手抓住右手給制止了動作。

「不用封印,只要讓咒印不要發作就好。」

「不用封印?」旗木卡卡西有些難以置信地重複這四個字,「你想到解決辦法了?」

「只是有想法,還得去實行。」雨森佟喘著粗氣回答,眼皮卻是不住地下沉,看起來快要失去意識。

「但是我得先休息一下……」聲音越來越小,接著就見雨森佟暈了過去,旗木卡卡西無可奈何,也只能先將他抱起,準備帶到醫院去。

就在他即將離開之際,一道男音出現在四周,讓他猛地停下腳步。

「呵呵,還真是有趣的小鬼呢。」大蛇丸從一個圓柱後走出,這讓旗木卡卡西的神經瞬間繃緊。

「大蛇丸……」

「別緊張,我只是來看看這小子的情況,沒想到這小子不但能控制咒印的暴走不被吞噬,還能撐這麼久呢。」大蛇丸只是站在原地沒有刻意接近,卻還是讓旗木卡卡西額冒冷汗。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沒什麼,就只是想得到他而已。」大蛇丸講得很輕柔,配上他那一成不變的笑容,看起來實在詭異萬分。再加上他說得像是「今天天氣真好。」般,這讓旗木卡卡西的神經又更緊繃了。

絕對!絕對不能把佟交給他!哪怕是要犧牲我的性命……

旗木卡卡西的意志堅定,但大蛇丸卻只是又說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語便離開了,這讓他對大蛇丸的目的感到有些模糊。

既然目標是雨森佟,現在這裡又只有他,身為三忍之一的大蛇丸要帶走雨森佟恐怕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他為什麼就這麼爽快的離開了?

旗木卡卡西百思不得其解,但他知道危機是暫時解除了。看著懷中的雨森佟,對方的眉頭緊皺,恐怕在昏睡中仍在受著咒印的折磨吧。

「得拜託三代火影來一趟了……」旗木卡卡西喃喃自語著,但將雨森佟丟在這又覺得不安,這要一走就給誰帶走,那是誰也阻止不了的事情。

但將昏迷的雨森佟帶去會場,似乎又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思來想去的,最後卻是將對方安置好,以最快的速度將三代火影給帶來。

三代火影也很快地跟著旗木卡卡西回來,就像替御手洗紅豆做的一樣,也不知道他對雨森佟的咒印做了什麼,就見他緊皺的眉頭漸漸鬆開。

「卡卡西喲,佟真的跟你說不用封印嗎?」三代火影看著雨森佟的睡顏,沉聲問道。

「是的。」

「……」三代火影直盯著雨森佟,表情讓人看不出內心的想法,最後卻是嘆了口氣,「卡卡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旗木卡卡西微微一愣,「三代火影為什麼要這麼問?」

沉默了一會,三代火影才娓娓道來:「從我收留並照顧佟和鳴人開始,佟一直都是不需要我擔心的乖孩子,但第一次讓我感到奇怪的是,明明沒人告訴他,他卻知道他的家在哪裡。」

「您是說雨森家嗎?」旗木卡卡西語帶驚訝地問,但又後知後覺的想起雨森佟的特殊,擁有前世記憶的他恐怕在還是嬰兒時期就學會了思考,要記下他家的正確位置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沒錯,有一次在半路上看到他從他家回來,但我並沒有當面問他為什麼知道。也是從那天開始,我開始注意起那孩子,但除了知道自己家在哪,我看不出還有什麼怪異的地方……」頓了一下,三代火影抬眼看向旗木卡卡西,眼神有著些許銳利,讓後者感到有些壓力。

「直到剛才的那場對戰,藥師兜在最後攻擊的時候突然飛了出去。你既然身為他的老師,應該知道些什麼吧?」

旗木卡卡西沉默了。

他不知道雨森佟的事情能不能告訴三代火影,畢竟相處這麼多年,雨森佟卻從未將自己的事情告訴三代火影,卻告訴他這個才認識沒幾天的人。他也不知道雨森佟當初怎麼會想告訴他這麼私密的事情,但這個問題卻不適合現在拿出來探討。

雖然雨森佟並沒有特別說明不能將他的事情告訴第三者,但既然雨森佟沒有親自告訴三代火影,要是對方其實並不想讓三代火影知曉這件事,他卻多嘴說了出來,豈不是顯得尷尬?

想了想,旗木卡卡西決定簡短地說明:「佟一直保持低調,所以在學校都保留實力。」

「低調?」三代火影狐疑地問:「他的實力有多強?」

「不知道,但一定比我還強。」

簡短的一句話,卻讓三代火影震撼的說不出話來。才剛當上下忍沒多久,就已經有上忍以上的實力,再加上御手洗紅豆所轉述的、大蛇丸的話語──

『雖然與一開始的目的有所不同,但那孩子卻提起了我的興趣。明明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樣子,和我對打卻好像沒使出全力……』

難道佟的實力甚至在三忍之上?三代火影對於這樣的猜測更加震撼了,看著雨森佟的目光又更加深邃。

「真的……不再是我所知道的那個孩子了呢。」三代火影喃喃地說,聲音很小,但在這靜謐的空間裡卻還是一字不漏地傳進旗木卡卡西耳裡。

猶豫了一會,旗木卡卡西還是決定開口:「您想太多了三代火影,佟一直都是您看到的那樣。」

「是嗎?」三代火影看向旗木卡卡西,語氣帶著些微的不確定。

「是的,只是……」

「只是什麼?」

「……三代火影是唯一知道神之眼繼承者的事情吧?」

旗木卡卡西突然將問題一轉,提到這敏感的字眼上,這讓三代火影的身體一僵,隨即又面露明瞭。

「他的眼已經開了?」

「是的,似乎在上忍者學校前就開了。」畢竟七歲以前就將所有忍術運用自如,而且似乎就是待在幻域修練的,也難怪沒人察覺到。

其實旗木卡卡西也不確定三代火影到底知不知曉繼承神之眼的家族是誰,畢竟這麼重要的事情,就是讓火影都不曉得也不是什麼奇怪的問題,但依照三代火影的為人,他想這個村子恐怕就只有三代火影知曉了吧。

而事實也如同旗木卡卡西所猜想般,確實只有三代火影知曉這件事,也因此他的話雖然沒有講得明瞭,卻還是讓三代火影明白他所要表達的含意。

「原來如此,難怪他選擇了低調。」三代火影看著雨森佟的目光柔和了些,嘴角也跟著勾起了微笑。

為了不牽連身邊的人,寧可將所有一切藏在心中、保持低調,也不願向他人求助。雖然笨拙,但還是有人能夠知曉,旗木卡卡西笑著,他想──

「這大概就是他的溫柔了吧。」

*****

因為受到灼翼ㄉㄉ偉大的幫助,讓小的感動的痛哭流涕,所以毫不猶豫的答應ㄉㄉ提出的要求──

諾言十更。

 

這就是為什麼今天突然連續四更諾言的原因(幹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