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伊魯卡正在為大家做解釋,而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這才理解剛才雨森佟說的「再也沒辦法在一起」是什麼意思──分組,三人一組。

而且每組都是兩男一女,也就是說他們三個至少有一個是別組的。

難道佟早就知道了?宇智波佐助轉頭看向獨自坐在後面的雨森佟,他正一手撐著下巴看著窗外,似乎在發呆。

儘管這樣的動作對一般人來說很正常,但如果對象是雨森佟那就不正常了。私底下,雨森佟或許會有其他表情,但只要是在外面,雨森佟的臉上就一定會掛著溫柔的微笑。

雖然剛才雨森佟有露出溫柔微笑以外的表情,但就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以外的人來說,那是他們第一次看到。

由此可知,不能跟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在一起這件事,對雨森佟造成多大的影響。

「接下來是第七小組。」伊魯卡公佈組員的名單不曾間斷過,「漩渦鳴人、春野櫻、宇智波佐助。」

雨森佟嘆了口氣,這是既定的事實,而他早已知曉,但……心中仍舊抱著一絲希望,能夠跟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在同一組,所以在認清現實後不免感到鬱卒。

也是在這時,他再次驚覺到一項事實──他重視他們,已經不是因為森下雨海了,而是因為他已經完完全全的把倆人當做家人看待了。

家人嗎?雨森佟真誠的笑了,他為這個詞感到高興。他由衷的感謝森下雨海,要不是因為和她的約定,他或許不會活到現在,也無法體會到前世不曾體會過的情感。

雖然不知道自己會被分到哪組,雨森佟突然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因為他至少還能在回家的時候看到他們。

至少,我還可以在他們回家的時候,煮些好料給他們吃。雨森佟看向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漩渦鳴人正因為沒有和雨森佟同組而難過,而宇智波佐助則是直盯著雨森佟看。

雨森佟露出了微笑,和以往的溫柔微笑有些不同,那笑又多了幾分真誠,還有他對倆人的寵愛。

宇智波佐助愣住了,隨即勾起一抹笑。

就算不同組,他們還是住在一起,沒有分開。

伊魯卡說完所有的分組後,雨森佟才驚覺到並沒有聽到自己的名字。

奇怪?難道……我沒有組別?雨森佟看向伊魯卡,就連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也想問這個問題。

伊魯卡抬頭看向雨森佟,笑著說:「今年的畢業生多了一個,雖然以前沒有這個例子,但最後還是決定破例,所以有一組會有四個人。」

三人屏氣凝神,專注地聽著伊魯卡接下來說的話。

「為了讓每組的實力相當,佟,你在第七組。」

「咦?」雨森佟愣住了,這種結果倒是完全在他的預料之外,應該說,他想都沒想過。

「太好了!」漩渦鳴人高興的跳了起來,而宇智波佐助則是笑哼了聲。

看著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雨森佟也笑了。

 

「鳴人!你乖乖坐好啦!」春野櫻一臉受不了的看著把頭探出門外、東張西望的漩渦鳴人。

「可.是.啊!為什麼只有我們第七小組的老師這麼慢啊?其他小組都跟新的老師不知道跑哪去了,就連伊魯卡老師也走掉了!」漩渦鳴人不滿地抱怨著,最後甚至指向坐在宇智波佐助旁邊的雨森佟,說:「連佟都睡著了!」

雨森佟今天非常難得,或許是分組前精神太過緊繃,結果出來後一時猛地放鬆而太過疲累,所以才會睡著的吧。

如果是前世的身體,他是絕對不可能在這種時間睡覺的,就連睡覺也只是淺眠,只因為他的身分讓他無法完全入睡,隨時都有人為了要殺掉他而襲擊。

畢竟現在的他還是個小孩子,要他像前世一樣實在有點困難。

春野櫻看著趴在桌上熟睡的雨森佟,越看臉是越紅,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雨森佟的睡相,非常可愛。

奇怪的碰撞聲讓春野櫻回過神來,她往聲音的來源看去,只見漩渦鳴人正搬了張椅子放到門口前,接著拿了塊板擦用門夾在上面。

「等一下!鳴人!你在幹什麼啊?」

春野櫻的話讓宇智波佐助抬頭看了過去,漩渦鳴人「嘿嘿」笑了幾聲,將板擦夾好後,他邊跳下椅子邊說:「遲到的人就是不對!」

春野櫻嘴上說著「真是受不了你……我可不管喔!」,心裡想的卻是「其實我挺喜歡這種東西的啦!」

宇智波佐助雖然很想叫漩渦鳴人不要再給雨森佟添麻煩,但他還是忍不住嗤鼻道:「上忍怎麼可能會中你這種無聊的陷阱?」

就在這時,門口突然伸進一隻手,接著一顆頭也冒了出來,然後……板擦很準確地掉到他的頭上,為他的銀髮染上一層雪白。

不用說,這個中了陷阱的上忍,自然是旗木卡卡西了。

「哈哈哈哈哈!上當了上當了!」漩渦鳴人指著旗木卡卡西哈哈大笑著,而春野櫻則是一臉歉意地看著他,嘴上說著「老師對不起,我已經阻止過鳴人了……」,心裡想得卻是「果然跟我預測的一樣白痴!」

……他真的是上忍嗎?宇智波佐助簡直不敢相信,身為上忍,竟然還會中這種陷阱。

「嗯──該怎麼說呢?我對你們的第一印象啊……」旗木卡卡西微笑著撫著下巴,「滿討厭的。」

三人聽了頓時沉默了。

「哎呀!」旗木卡卡西看著宇智波佐助身旁熟睡的雨森佟,笑著說:「睡得可真熟!」

漩渦鳴人聽了,跳到雨森佟的前面,邊搖著他的手邊說:「佟!佟!老師來了喔!」

「嗯?」雨森佟迷迷糊糊地睜開眼,耳邊再次傳來漩渦鳴人的聲音。

「佟!老師來了!」

「噢!」雨森佟揉了揉眼睛,驚覺自己竟然睡著了,不由得感嘆新的身體跟以前的相比,實在是差太多了。

雨森佟抬頭看向旗木卡卡西,臉上掛起溫柔的微笑。

「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漩渦鳴人的臉頰更是滑下一滴冷汗,因為──

明明在睡覺的雨森佟,連看都沒看,卻知道漩渦鳴人剛才做了什麼,實在是……

太可怕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