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雨森佟尚未提醒之前,旗木卡卡西真的完全忘了還有幻域這麼一個安全無比的地方,而在知曉後,他也確實安心下來,便答應對方的請求,負責指導宇智波佐助修練了。

但在出院前,旗木卡卡西為了讓雨森佟能夠安心休養而將修練延至明天,對於這個決定宇智波佐助也深表贊同,也因此雨森佟只能面露苦笑,將一些反駁的話語給吞了回去。

「你們太大驚小怪了,對方短期間內不會再動手了。」雨森佟好笑的看著旗木卡卡西,竟是揶揄對方對自己的看重,這讓旗木卡卡西有些哭笑不得。

「我這是小心謹慎!」旗木卡卡西沒好氣的反駁著,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再說,讓你毫無顧慮的休息一下也不是什麼壞事吧?」

雨森佟思考了會,才掛上微笑輕點了頭。

見雨森佟終於不再有反對的意思,三人這才鬆了口氣。但閒聊一會,春野櫻就先行離去,沒多久宇智波佐助也被雨森佟給趕回去做自主修練,只剩下旗木卡卡西一人負責照看。

這中間兩人有一下沒一下地閒聊著,偶爾疲憊了就睡睡覺,全程照料對方的旗木卡卡西自然不可能跟著睡,而是拿出腰包裡的小說《親熱天堂》出來耗時間。很快地時間來到了晚上,旗木卡卡西替雨森佟辦了出院手續後,兩人便一起離開了醫院。

「接下來呢?你要直接去?」旗木卡卡西隨口問著,眼睛仍在看著手裡的小說。

對於對方的隨意雨森佟也不介意,只是微微仰頭思考了會,隨即感應到不遠處有股強大的查克拉波動,他很快便判斷出那是我愛羅,眉頭一挑,抓著旗木卡卡西就來到附近。

這突如的舉動讓旗木卡卡西措手不及,但見對方一放下自己後竟是壓著自己跟著身形一矮、躲了起來,他頓時收起手中的小說,認真觀察附近的動態。

這一看竟讓他看到藥師兜和砂忍者葉鬼在交談,兩人不遠處的轉角,月光疾風正躲藏在那,似乎正在偷聽兩人的對話。

「怎麼回事?」旗木卡卡西壓低聲音、隱藏氣息,使自己不被敵人發現。

「兜是故意讓您知道他的叛忍身分,大蛇丸要利用砂忍者村毀滅木葉。」雨森佟簡單交代了下這段他從動畫中得知的劇情,這個對旗木卡卡西來說猶如預知未來般的情報,卻也是讓對方的身形微微一震。

「難道……砂忍者村是被蒙在鼓裡了?」

「嗯。」

旗木卡卡西已經震驚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他萬萬沒想到大蛇丸竟然有如此能耐,把五大國之一的砂忍者村玩弄於股掌之間。

「這就是你要今晚出院的原因?」旗木卡卡西只能想到這個可能性,而他也不意外地看見雨森佟點頭表示肯定。「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等等我去救他。」雨森佟指了指月光疾風,他已經想好接下來要如何行動,而這個行動需要借助別人的幫助,當然也不能讓劇情因此而走樣,所以他決定獨自行動。

對於雨森佟的實力,旗木卡卡西不敢說知道對方的真正實力,但要說在自己之上那是肯定的,也因此對於對方沒對自己有所安排倒也沒吭一聲,繼續躲藏在這不被敵人所發現,接著就見月光疾風臉色一變,快速一躍便開始逃跑,而在他離開的下一秒,葉鬼也跟著追了上去。

「卡卡西老師先到幻域去。」雨森佟丟下這句話,就見身形一晃,消失無蹤。

旗木卡卡西無可奈何,也只能像個下忍般地乖乖聽話,先一步到幻域去了。

 

追上去的雨森佟比葉鬼早一步追上月光疾風,他快速結印叫出一個影分身,接著影分身又施展出變身術,化成月光疾風的模樣,兩人同時衝上前去,影分身待在原地,而月光疾風卻是在瞬間被雨森佟給帶到幻域去了。

影分身代替月光疾風被葉鬼殺害,屍體被雨森佟刻意留在原地,為的是要造成月光疾風已經死亡的假象。而身處在幻域的月光疾風──

「你是……」月光疾風驚疑不定的看著雨森佟,逃跑中眼前突然出現一名下忍,難道是因為太過慌張才沒有察覺?

心下一轉,現在的他正在被葉鬼追殺,眼前的下忍出現在這豈不成了陪葬?

月光疾風頓時更加著急,旗木卡卡西卻在下一秒出現在他面前,這讓他著實愣了一下。

「放輕鬆點,已經沒事了。」旗木卡卡西笑瞇著眼,輕鬆的模樣確實讓對方放下警戒,但卻又升起一股疑惑,不懂危機怎麼在瞬間解除的。

察覺到對方的疑惑,旗木卡卡西只是伸出手指比了比雨森佟,月光疾風順著望去,赫然發現雨森佟的雙眼湛藍的讓人著迷。

那是……神之眼!

「這裡是我所創造的空間,這一個月裡請您老老實實的待在這裡。」雨森佟的臉上掛著往常的微笑,溫和的語氣有種讓人放鬆的魔力。

但事關村子的存亡,月光疾風在下一秒卻還是激動了起來,「不行!我得趕快向火影大人報告才行!」

「啊,關於那件事情,暫時先保密。」

不止是月光疾風,雨森佟的話連旗木卡卡西聽了都愣住了。

「為什麼?」旗木卡卡西納悶地看向雨森佟,這麼嚴重的事情,早點告知三代火影並加以防備,不是能減少更多的損失嗎?

「大蛇丸可以如此輕易的將砂忍者村蒙在鼓裡,利用他們來進行消滅木葉村的計畫,你們覺得現在就把這件事告訴爺爺,之後就會沒事了嗎?」

雨森佟的話讓兩人瞬間明瞭了。

換句話說,就算度過這次的危機,大蛇丸還是有辦法製造下一個危機,這次防得過,那下次呢?

比月光疾風更清楚雨森佟的旗木卡卡西更是了解到事情的嚴重性──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在雨森佟所知曉的範圍內,要是現在他們真向三代火影通報這件事情,未來就會完全走樣,朝向雨森佟無法掌控的方向發展,到時候事態恐怕就變得更加危險複雜。

「那麼,你打算怎麼做?」面罩下的表情異常凝重,旗木卡卡西沉聲詢問。

隨著他的話語出現的兩道腳步聲引起月光疾風的注意,轉頭一看,卻是陌生帶著熟悉的身影。

來者正是居住在幻域的桃地再不斬和白,而月光疾風之所以會覺得前者眼熟,自然是因為對方叛忍的身份了。而當他終於憶起對方的身份,不免也驚訝雨森佟竟然將叛忍藏匿此處。

但看對方所散發出的氣息絲毫不帶惡意,他想兩人恐怕是和他一樣,受到雨森佟的解救並帶到此處定居,所以才會不帶一絲戾氣,完全沒有叛忍該有的模樣。

「嘛,剛才在救您的同時,我讓影分身變成您的模樣,現在大概被殺死趴在地上了吧。」頓了一下,雨森佟繼續說:「我會讓他繼續趴在那,直到被人發現為止。簡單來說就是讓您詐死,而您這一個月就待在這裡休息,直到正式選拔當天,我想拜託您一件事……」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