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餐廳,裡面已有不少人在裡面。一見到我們進去,所有人皆一致的停下了動作。

一路上,我一直觀察著格里西亞,後來也跟著他一起掛上了太陽騎士式笑容。再加上現在的我也是金髮藍眼,我想他們吃驚的大概就是這點了吧?

因為突然出現了兩名太陽騎士,身高差不多、體格差不多,同樣是金髮藍眼,臉上也同樣的掛著太陽般的笑容。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真正的太陽騎士頭髮是長的,而我的頭髮是短的吧?

真可惜,要是教皇的這個戒指能夠變換造型,我就把自己搞得跟格里西亞一樣,然後就可以玩個雙胞胎戲碼了。

想到這,我忍不住嘆了口氣。當然,是在心裡嘆氣。

「各位兄弟,是否是因為太陽聽不見光明神的耳語,所以你們才想提醒太陽光明神的教誨?」

你們一直盯著我們看幹麻?

「還是各位兄弟覺得音森的出現,是光明神美麗的錯誤?」

因為我長的很像格里西亞?

所有人一致的搖著頭,然後轉回去繼續吃著自己的晚餐。

太陽看了我一眼,小聲的說:「學得倒挺快的嘛……」

「還好啦。」

「啊!太陽,這裡!」

我們轉頭看向正朝我們揮揮手的綠葉,走了過去。走過去才發現,十二聖騎士的溫暖好人派全在那裡。

不,白雲不在。

「太陽,他是……」綠葉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親愛的艾爾梅瑞,其實我們今天早上才見過喔!我在心裡冷笑著。

「葉綠兄弟,音森是受到光明神的召喚來到此處,為光明神傳遞祂的仁慈的。太陽深感榮幸,能夠帶領音森一起見識光明神的仁慈。」

意思就是我要住在這裡,而我這個麻煩被教皇丟給你了是吧?我看著太陽,心裡卻是在冷笑。

反正我不會惹麻煩啦!……應該吧。

「你好,我叫綠葉。」綠葉伸出手,朝我溫柔的笑了笑。

我也伸出手和綠葉握了握,然後笑著說:「光明神用祂那溫柔的耳語,告訴音森你們的仁慈。音森有幸見識到,都是因為光明神的仁慈。」

所有人的臉色明顯變了一下,我滿意的看著他們的表情,心裡正在偷笑。

然後我和太陽就跟著溫暖好人派一起吃晚餐。

沒多久,殘酷冰塊組的人也來了。

想不到一天之內就可以見到十二聖騎士,我還真幸運。

不對,我沒看到帝摩斯啊!

殘酷冰塊組的人一走過來就發現了我,他們朝我看了看,又朝太陽看了看,最後視線全部落在他們的老大審判身上。

「太陽騎士長,他是?」審判黑色的眼瞳直盯著我,我朝他露出了太陽騎士式笑容。

怕太陽開口的暴風搶先回答道:「他叫音森,新來的騎士。」

「音森?」審判看著我。「你就是教皇叫我訓練的那個新人?」

聽到這,所有人明顯的倒抽了一口氣。

誰不知道雷瑟的訓練有多嚴格?但,為了邁向男子漢之路,我拼了!

我笑著說:「是的。」

「明天早上七點到廣場找我。」

……

「等等,為什麼是廣場?」烈火一臉不解的看著審判。

沒錯!為什麼是廣場?你不怕我迷路嗎?雷瑟‧審判,不要以為你是殘酷冰塊組的大佬我就不敢動你!

不,我是真的不敢……嘖!這不是重點啦!

「教皇說把他丟到城外。」審判如是回答。

很好!死老頭,你死定了!

於是,晚餐就在我臉上依舊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眼神卻極度哀怨下一一解決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