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嚕咕嚕咕嚕──」

雨森佟走到宇智波佐助的旁邊坐了下來,而他聽到的咕嚕聲正是想偷吃便當卻被發現、因而被綁在柱子上的漩渦鳴人,跟坐在一旁的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櫻肚子餓的聲音。

「喂喂!肚子都餓得呱呱叫了,你們幾個!」旗木卡卡西看著四人,接著說:「關於這個演習……算了!你們根本不必回忍者學校。」

聽到這,被綁在柱子上的漩渦鳴人露出了高興的笑容,春野櫻的嘴裡則是喃喃著「但是我都暈倒了,這樣也能及格啊?」,但她的心裡想的卻是「愛情的勝利!帥啊!」,而宇智波佐助則是笑哼了聲。

春野櫻高興的蹦蹦跳跳、高聲歡呼,而漩渦鳴人則是興奮的說:「這樣的話!這樣的話!就是說我們四個人都……」

旗木卡卡西唯一露出的眼睛瞇成一條線,他笑著說:「沒錯!你們四個人都……」

「不用當忍者了!」

這句話讓雨森佟以外的三人愣住了,他們面露驚訝地看著旗木卡卡西,剛才的歡樂彷彿是一場夢,只在一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叫我們不要當忍者,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漩渦鳴人不滿的說,「沒錯!沒錯!我們的確沒搶到鈴鐺!可是還沒有必要叫我們不要當忍者吧!」

「讓你們變成忍者是不可能的事嘛!」旗木卡卡西無情的說,卻讓宇智波佐助感到非常火大。

如果在這裡失敗的話,那麼就很有可能……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跟佟一組了!宇智波佐助一想到這裡,牙一咬,便朝旗木卡卡西衝去。

雖然宇智波佐助的行動是在雨森佟的預料之內,但他沒想到,放下仇恨的宇智波佐助,竟然還會做出這種魯莽的事來。

佐助……在急什麼?雨森佟心中雖存著疑惑,但他還是沒有出手,也沒有做出任何的表態,就只是在一旁靜靜的旁觀。

接下來的發展也沒有多少改變,宇智波佐助被旗木卡卡西壓制在身下,並且告訴他們測試的目的。

因為宇智波佐助心境的轉變,再加上雨森佟並沒有參與搶鈴鐺的行動,他自然是只知道和旗木卡卡西正面衝突的漩渦鳴人的情況,這讓雨森佟開始好奇宇智波佐助的情況。

春野櫻的情況和動畫一樣沒有改變,她滿腦子都只想著宇智波佐助,不把漩渦鳴人放在眼裡,因此被旗木卡卡西的幻術給嚇暈了。漩渦鳴人則是一個人橫衝直撞,這雨森佟在樹上也看得一清二楚。而宇智波佐助……

「佐助!你只是把其他人當成絆腳石,一個人逞強!」

「啪!」

正在訓話的旗木卡卡西,以及正在被訓的三人呆愣地看著突然拍自己額頭、而且一臉無奈的雨森佟。

我錯了……雨森佟只覺得有股深深的無力感正衝擊著自己,想來漩渦鳴人跟宇智波佐助雖然生活在一起,但平常總是吵吵鬧鬧的,春野櫻因為沒有嚐過失去家人以及孤獨的痛苦,宇智波佐助似乎不太喜歡她。

照這樣看來,宇智波佐助確實很有可能會把他們倆個人當做絆腳石。

雨森佟的反應讓另外三人深刻的反省,畢竟要看到他露出溫柔微笑以外的表情就已經很難了,何況還附帶拍額頭的動作?

雖然很好奇雨森佟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但比起這個,旗木卡卡西更想知道另一件事。

「佟,為什麼剛才都沒有看到你?」

旗木卡卡西的話引來另外三人的好奇,一方面不解雨森佟為什麼沒有搶鈴鐺,另一方面驚訝雨森佟竟能讓旗木卡卡西找不到。

事實上旗木卡卡西也非常訝異,他竟然完全找不到雨森佟的氣息。但看到他剛才從樹上跳下來,旗木卡卡西可以確定他一直都待在那裡。

在校成績一般,但實力卻不像表面上那麼弱,是嗎?旗木卡卡西看著再次掛上溫柔微笑的雨森佟,他大概知道為什麼剛才其他人看到他做出拍額的奇怪動作和露出無奈表情的時候,其他人反而露出反省的表情了。

這孩子平常都是那副笑臉吧?旗木卡卡西直盯著雨森佟,靜靜地等待他的答案。

「我不懂要怎麼幫助別人。」

一句話,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對漩渦鳴人來說,因為有雨森佟,他才有機會體會到家庭的溫暖;對宇智波佐助,因為有雨森佟,他才能從痛苦的失去中走出來;對春野櫻來說,雨森佟是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的精神支柱。

事實上,雨森佟幫了他們太多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罷了。

旗木卡卡西之所以會愣住,是因為關於他們四個人的事情,他都從三代火影那邊或多或少的聽說了,光就宇智波佐助,雨森佟所給予的幫助就夠多了,為什麼他會說不懂要怎麼幫助別人的這種話呢?

雨森佟不知道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從小就被訓練成殺手的他,原本是沒有任何感情的,要不是因為遇到森下雨海並且改變了他,他甚至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正確來說,是他根本不會死。

對一名殺手來說,感情是最不必要的東西,因為有了感情,那麼生命就極容易受到威脅,也因此,他死了。

出乎他預料的是,他重生了,並且來到這個世界,體會過他不曾體會過的情感,得到他不曾有過的家人。

雨森佟之所以會這麼說,就是因為他不懂這些。他是一名殺手,又怎麼知道如何去幫助別人呢?

雖然有著與外表不符的年齡,但實際上,雨森佟的思想是非常單純的,就跟小孩子一樣,有很多事情也還在摸索、探討,而重生,正是他理解這些的機會。

「我不知道我的幫助……」雨森佟生澀的解釋道:「是不是能夠讓他們了解這場測試的目的。」

難道他一開始就知道了?旗木卡卡西有些驚訝地看著雨森佟,卻也有些無奈。

「既然你知道測驗的目的,就更應該要幫忙才對吧?」

「……沒有人教我要怎麼幫助別人,您說的這些,我無法理解。」

雨森佟的話再次讓所有人愣住了。

曾經有過完整的家的宇智波佐助,以及現在仍有完整的家的春野櫻,多少都有接受過父母的教誨。而漩渦鳴人和雨森佟雖然剛出生沒多久就失去父母,但他們是由三代火影帶大的,三代火影不可能不在他們犯錯或有不懂的事情的時候而不給予教誨與教導。

旗木卡卡西看著雨森佟,他抓了抓頭,決定先將他的事情放在一旁。

畢竟,想要了解他,就必須要先成為自己的學生,不然就沒有了解的必要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