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郝音森!」

緩緩睜開眼,赫然發現我躺在一個柔軟的白色沙發上。

「你醒了嗎?」

我轉頭看向我的正對面,一個有著一頭橘色大波浪的及腰長髮和褐色眼瞳,身上穿的紅色洋裝長至大腿,誘人的身材展露無疑,雪白的大腿就這麼大刺刺的放在我眼前。

只可惜,我對這種看起來就很X蕩的女人沒興趣。

「妳是誰?」我坐起身,卻見一具屍體遞了杯紅茶給我,我不小心「靠!」了一聲。

「妳是死靈法師?」

「嗯。」女人笑的甜美。「我叫倩奏,倩碧的倩,演奏的奏。」

……妳是用倩碧的護膚產品,皮膚才保養的這麼好嗎?

靠!我是個男人耶!身為一個男人,竟然會羨慕她皮膚好?難道我終於被同化了嗎?不--快快還我男兒身啊啊啊啊啊!

「欠揍,找我有什麼事?不對,這裡是哪裡?」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倩奏。

對於她的名字,我感同身受,所以不會有恥笑她的念頭。

至於為什麼要唸錯她的名字嘛……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她很欠揍啊!

「我是被封印在你身上那條十字架裡的死靈法師,只要戴上那條項鍊,封印就會解除。」倩奏笑看著我。

我低頭看著胸前的十字架,似藤蔓的翠綠寶石已不在。

「那個像藤蔓一樣的翠綠色寶石就是封印我的石頭。」倩奏證實了我的假設。

「然後呢?」我又看向倩奏。

靠!為什麼我一直覺得這傢伙很欠揍啊?手好癢……喂!欠揍!我可以打妳嗎?

是說……不對啊!御我大的《吾命騎士》裡,死靈法師只有三個啊!

難道是因為我的出現,毀壞了這部大作?

想到這,我的臉色也變得有些慘白。

光明神啊!你這麼做就不對了!你這不是在整我,而是在整御我大啊啊啊啊啊!你不能這麼做你知道嗎?這是不對的不對的!光明神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讓御我大身敗名裂,讓讀者們哭泣,就算是光明神我郝音森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還有一件事,」倩奏笑看著我,道:「原著裡並沒有我這個角色,但你畢竟是我送來的,我有義務要跟你聯絡。」

她剛剛好像說了什麼驚人的消息……慢著!我是她送來的?

我額爆青筋,將手中那裝了紅茶的杯子……喝完然後朝倩奏丟了過去。

倩奏一時反應不及,直接被我丟過去的杯子打中額頭。她吃痛的摸著被打疼的頭,哀怨的看著我,說:「為什麼丟我?」

因為妳很欠揍啊!

「妳說是妳把我送來的?」我面無表情的接過屍體……叫男傭好了。接過男傭遞來的紅茶,喝了幾口。

「因為我看你好像很喜歡這本小說啊!」倩奏一臉小媳婦受委屈的樣子看著我。

搞得我好像惡婆婆一樣……靠!是惡公公啦!是公公!

「為什麼妳能送我到這裡?」我問。

「因為人家是穿越之神嘛……」倩奏嘟著小嘴說。

「那為什麼要送我過來?」我又問。

「因為人家想讓你高興。」倩奏的臉似乎有些微的泛紅。

「為什麼?」我在問。

「因為……人家喜歡你……」倩奏的聲音越來越小……

我額爆青筋,吼著:「那妳幹麻把我變成女人?」

眼角泛著淚光,倩奏哽咽的說:「因、因為……人家不要你被別人搶走嘛!」

青筋乘二,我沒好氣的吼著:「妳白痴啊?神殿裡的騎士都是男的!」

「祭司是女的啊!」倩奏也不甘示弱的回著。

「靠!哪天我要是喜歡上男人妳就完了!」我惡狠狠的瞪了倩奏一眼。

「不會吧?」倩奏一臉呆愣的看著我。

「難說喔。」

「那,你就成為雙性戀好了!」倩奏一臉高興的說。

我看著倩奏笑的一臉甜蜜的臉,掛上了太陽騎士式笑容,柔聲道:「倩、奏。」

「什、什麼事?」倩奏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看著我。

說真的,倩奏一反先前的X蕩,變得一副清純的少女……靠!為什麼我卻偏偏喜歡清純的傢伙?好欺負嗎?原來我是這麼變態的人嗎?可我已經變成女人了啊!

……

靠!我終於又承認了嗎?我承認我是女人了嗎?不要啊啊啊啊啊!我只想做個好人啊!不是,是做個男人啊!

咳!似乎扯遠了。

「妳現在的身體是屍體吧?」

「是、是的。」

「很好!」我滿意的笑了。

「咦?」倩奏呆愣的看著我。

各位朋友請不要誤會,我絕對不是要X屍……不對,像我這種正人君子又怎麼會強X人呢?呃,又錯了,她是屍體。

嗯,似乎又扯遠了。

總之,我只是想……

我看著變成焦炭般的倩奏,笑著說:「這是給妳的小小報復,妳就帶著妳的懺悔去找光明神吧!」

我冷哼了一聲,然後轉身準備離去。

才剛跨出一步,我的身體就僵住了。

「慘了,忘記問她要怎麼出去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