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髮男子和白髮男子皆用錯愕的眼神看著我,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露出這種表情,或許是因為我的那句話──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誰?』

實在不能怪我,剛醒來就看到你們,而且你們的臉真的讓我覺得很陌生,我很確定我不認識你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陌生中還帶著些許熟悉感,但我想那是錯覺吧。

重點是從剛才開始我就有發毛的感覺,那感覺強烈到我都要覺得在不久的將來就會有大事發生在我身上,該不會是因為我對他們說那句話吧?

不,不可能,區區一句話怎麼會對我造成生命危險呢?

……好吧,有時候簡單的一句話也會惹來殺生之禍,重點是我並不覺得我那句話有哪裡可以招來殺生之禍好嗎!

「你真的不知道我們是誰?」金髮男子皺著眉頭看著我,表情異常的凝重。

我點點頭,畢竟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們是誰,就算他們擺出再恐怖的臉我也不會改口的,不認識就是不認識,改口了我也不會得到任何好處,再說我也沒聽說過有人說不認識誰誰誰就被對方做掉的,相信我可以不用擔心這種事情會發生……

大概吧。

唉!不是我想對自己漏氣,而是眼前的倆人,尤其是那個金頭髮的,全身上下散發著冷酷氣息,感覺就是「把你幹掉是理所當然」的那種人,也許我該擔心一下自己的處境了。

金髮男子轉頭看向白髮男子,倆人似乎在做眼神交流,我現在應該要胡思亂想一下,覺得他們正在討論要怎麼把我處理掉好呢,還是樂觀一點,覺得他們是在思考要怎麼向我解釋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這裡不管怎麼看對我來說都很陌生,既然他們知道我在這裡、我是誰,那我想我會出現在這裡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也就是說──我是他們帶來的。

至於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樂觀一點,或許是我遇到了什麼事情,他們剛好經過出手相救;悲觀一點,或許是我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所以他們想把我殺人滅口。

只可惜我無法知道究竟是前者還後者,就現階段來說,我想也只能靜觀其變了吧。

趁著他們仍在做眼神交流,我試著回想了一下,但時間過得越久,額上冒出的冷汗就越多。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想不起來發生了什麼事?

不,我還記得我的名字,記得我的家、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這些我都記得,但……之後呢?

這裡的設備看起來實在不像我家附近的住家該有的東西,所以我可能已經不在台灣了,但這裡是哪裡?難道我出國了?但是我沒有出國的記憶啊!

而且那倆個人穿的衣服也是我從沒看過的,所以這裡到底是哪裡?

也許問那倆個人可以得到一些解答。如此想的我抬頭看向那倆人,卻發現他們的眼神交流早已結束,正舜也不舜地直盯著我看,呃,我是不是想得太出神了,連他們叫我都沒聽到啊?

不是吧?不會真的有叫我吧?慢著!叫我卻不鳥他們,那他們就真的有理由可以把我幹掉了耶!

而且人生地不熟的,說不定我還沒有護照之類的東西,那就算他們把我做掉了也沒人會知道吧?

我就要這樣一聲不響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光明神啊!祢倒是告訴音森我做錯了什麼,需要讓祢用光明神的嚴厲來懲罰我?

然而出乎預料的,他們只是問了我幾個簡單的問題。

「你還記不記得在你昏倒之前發生了什麼事?」金髮男子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他表情嚴肅地看著我,看起來頗有威嚴。

只可惜他散發出的威嚴嚇不倒我,話中的幾個關鍵字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

昏倒之前?「原來我是昏倒的嗎?」

我看著金髮男子的面孔一抽,威嚴什麼的全沒了,幹麻?我說錯話啦?

「我說艾崔斯特啊,他連他是不是暈倒的都不記得了,我看是真的沒望了。」金髮男子朝白髮男子擺了擺手,一副「我不想管了,交給你吧!」的樣子,看得白髮男子是一陣無奈。

既然金髮男子不想管了,白髮男子雖然無奈,卻也不能撤手不管。他轉頭看向我,臉上是一臉的溫和,讓人看了有種安定的效用。

「你還知道什麼事情?」

這個問題問得有點奇怪,奇怪到讓我皺起了眉頭,不知該如何回答。或許是看出了我的困惑,白髮男子很快地又接著道:「例如你的名字之類的。」

「噢!」我理解的點點頭,「知道。」

頓了一下,我又接著說:「該有的基本知識都知道,至於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有暈倒前發生的事情就一概想不起來了。」

白髮男子和金髮男子對看了一眼,前者又開口問:「那麼,你還記得你會什麼嗎?例如魔法。」

「魔法?」這兩個字讓我愣住了,其實我是在拍電影嗎?我怎麼都不知道我是明星,而且還開始拍片子了?

白髮男子對我的反應露出了不解,他有些猶豫地開口:「你……不知道魔法是什麼?」

「我知道啊。」又不是沒看過奇幻小說或電影什麼的,我怎麼會不知道魔法是什麼?

不過有一點很奇怪,他問的是「你會什麼嗎?」,而他又舉了魔法這個例子,也就是說我應該要會魔法?

怎麼可能?在充滿高科技的現實世界裡會使用魔法的,那根本是天方夜譚!

但是那個白頭髮的傢伙看起來不像是會騙人,所以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說艾崔斯特啊,我看你也不用問那麼多了,直接跟他說就好了啊!」原本決定撤手不管的金髮男子不耐煩地插話了。

對於金髮男子的話,白髮男子的臉上露出了猶豫。

「但是尼奧……」

「少在那邊婆婆媽媽的了,他看起來也不像裝的,連這點你都看不出來嗎?」金髮男子似乎是更加不耐了,我知道他們口中的『他』指的就是我,所以我現在應該期待我的疑惑能得到解答嗎?

白髮男子先是遲疑地看著我好一會,最後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說,現在想嘆氣的人應該是我吧……我都沒嘆氣了你在嘆什麼氣啊?還不快點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那麼小森……你應該知道你叫小森吧?」白髮男子有些不確定地問我,我點了點頭。

廢話!我就跟你說我知道我叫什麼了,怎麼會不知道我叫「小森」?讓我納悶的不是你怎麼知道我的小名叫小森,而是你為什麼會知道小森這個小名……噢,好像有點饒舌,不過沒關係,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快點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啦!

「就是……」白髮男子的臉上又露出了遲疑,而這樣的舉動讓一旁的金髮男子再次受不了地發話了。

「簡單來說,你失憶了。」

「……」

還真是……他媽的簡單明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