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既然他們說我失憶了,相信我確實就是失憶了沒錯,因為他們看起來都不像是會騙人的傢伙。

而且就他們目前為止跟我的互動來看,他們大概是我遺忘的人之一,畢竟他們連我的小名都知道,光就這點就足以證明他們認識我了。

但是我為什麼會失憶呢?我想就算問他們,他們大概也不知道,因為從剛才那個叫尼奧的傢伙的表情來看,他原本大概就是想問我失憶前的事情吧。

既然我都失憶了,就算問我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看來他們是沒問題要問我了。

「小森,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艾崔斯特的臉上寫著一絲希望,但我只能將他的那絲希望完全打碎。

「嗯,我連你們的事情都不記得。」

尼奧在這時猛地轉頭看向我,眉頭深鎖的讓我感到有些慌恐,怎麼了嗎?難道我說錯話啦?

「你說你不記得我們的事情,也就是說你還是有部分的記憶?」尼奧很快地便抓住了重點,這讓我對他感到非常佩服,真是犀利的洞察力啊!

我點點頭,「我記得我以前的事情,例如家人、朋友之類的。」

「那格里西亞呢?」尼奧很快地又丟出了令我錯愕的問題。

「格里西亞?」我呆愣地重複著尼奧說出來的這個名字,不知為何覺得相當耳熟,我到底是在那裡聽過這個奇怪的名字的?

大概是發現我對這個人名也沒印象,這下連艾崔斯特都沉默了。

「……也就是說,關於神殿的一切你都忘了嗎?」尼奧的雙眼變得有些深沉,這樣的轉變卻令我不解,但比起這個,我更在意「神殿」這個詞彙。

為什麼會提到神殿?難道我真的已經不在台灣了?我現在到底在哪裡?還有為什麼會在這裡?那我媽呢?我媽有沒有跟著來?還是只有我一個?

好多的問題讓我非常混亂,我想我需要放空腦袋讓自己冷靜一下。

我閉上雙眼揉了揉太陽穴,但卻還是忍不住回憶了一下,最後的記憶,是在我回家的路上,一台車子快速地朝我衝來……

身體猛地一震,幾乎是驚恐地睜開雙眼,我錯愕地看著自己有些發抖的雙手,剛剛的記憶是真的,我已經──

死了。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應該已經死了的我卻還好好的坐在這裡?呼吸這裡的空氣、和失去記憶前認識的倆人在這裡說話?

我到底……忘了什麼?

「小森?」大概是察覺到我的異樣,尼奧皺著眉頭看著我,語氣還帶著不易察覺的擔憂。

我抬頭看向尼奧,卻見他皺著的眉頭又更緊了些。

「想到什麼了嗎?」

我低頭看著自己仍舊顫抖個不停的雙手,他們知道嗎?我的事情……我該說給他們聽嗎?這是他們該知道的事情嗎?

不,不需要。

「不,沒什麼……」

尼奧沉默著,沉默到我以為他要逼我說出口的時候,他卻說出了另我出乎預料的話來。

「不想說就算了。」

我呆愣的看向尼奧,怎麼?原來尼奧人還挺不賴的嘛!不會隨便強迫人……

不,不對,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好人」這兩個字和尼奧絕對沾不上邊,這一定是我的錯覺,沒錯,一定是這樣,哈哈!哈哈哈哈!

「我說你啊,現在一定是在想什麼失禮的事情對吧!」尼奧額爆青筋,臉上卻掛著異常燦爛的笑容,看得我是直冒冷汗。

「不不不,我怎麼敢呢?你可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長耶!」

話剛說完,我愣住了,尼奧愣住了,艾崔斯特也愣住了,呃,我剛才說了什麼?太陽騎士長?那是什麼東西?

「小森,你的記憶……」艾崔斯特有些不確定的看著我,卻見我一臉的一頭霧水。

「奇怪了,太陽騎士長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怎麼會說出這麼奇怪的話來啊……」我皺著眉頭低喃著,卻讓聽到的另外倆人面露苦澀。

但很快地,我突地感到一陣背脊發涼,那涼意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我快速地轉過頭去,只見尼奧正朝我不懷好意的笑著,這讓我萌生出了來日無多的錯覺感。

「看來,雖然你沒了記憶,潛意識裡倒是記得清清楚楚嘛!」尼奧燦笑著朝我緩步接近,越接近我就越感到一股無形的壓迫感,壓得我有些喘不過氣,噢!看來我這次是真的會死了!

「既然如此,那事情就好辦了。」尼奧用著讓我反應不及的速度將我一把拎起,然後在艾崔斯特擔憂的眼神下將我帶了出去。

「尼奧,你到底想幹麻?」不放心地跟出來的艾崔斯特忍不住問出了連我也想知道的問題,但下一秒我就後悔從尼奧口中得到解答了。

「既然他的潛意識還記得以前的東西,那麼只要讓他想起怎麼戰鬥,我們的行程也不會被打亂。」

……你們,到底想帶會戰鬥的我去哪裡啊?

儘管有些害怕,但我還是認命的被尼奧帶到一處空曠的場地,他粗魯的將我隨手一扔,不意外地看著我安然落地。

怪了!身體竟然會自動反應?

「看到了沒有?艾崔斯特,這傢伙雖然什麼都不記得了,但身體卻記得一清二楚!」頓了一下,尼奧燦笑著說:「只要讓這傢伙記起怎麼戰鬥,我們就直接把他帶去!」

……帶去哪裡?我說你們能不能不要再打啞謎了,要我幫忙什麼的至少也先告訴我要做什麼啊!你們這樣讓我很驚恐你們知不知道啊!

「但是尼奧,這樣不太好吧?」艾崔斯特不甚贊同地看著尼奧,說出了讓我歡呼的話來。

當然,我才沒那個膽在尼奧面前歡呼,所以我是在心裡歡呼……雖然我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麼我會不敢在他面前歡呼啦。

「少囉嗦!」尼奧不耐煩的吼道,隨手丟了把劍給我,見我反射性地接住劍,並且擺了個漂亮的備戰姿勢後,他的臉上掛上了燦爛的笑容。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啊?不知道現在可不可以偷溜回去?

好吧,想也知道不可能,所以我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尼奧舉劍朝我劈來,然後──

地獄般的四小時,就此展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