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正在做夢。

我住在一個城鎮的神殿裡,在那裡結識了很多有趣的好人,並且得到了家庭的溫暖,在那裡的他們對我來說就像家人一樣的重要。

我每天都過得很愉快、很開心,還可以變男變女,只是在大家都還不知道的情況下,懶得解釋的我就這麼順其自然的隱瞞下去了。

直到有一天,我女身的模樣不小心被十二位聖騎士給知道了,我才對他們說出了實情……

啊啊,我想這應該是夢,一個有趣的夢。

我在黑暗中如此想著,呆愣了許久才想著轉動身體,微微一動卻聽到身下木板發出的吱嘎聲,我想我是在床上沒錯,而身體的僵硬程度讓我知道,我躺了很久。

這麼一想的我很快地便睜開了雙眼,身下確實是一張單人木床,但看了看房間內部的構造……

這裡是哪裡啊?

我皺著眉頭看了看四周,這個地方不管我怎麼看,對我來說都是個陌生的地方,抓了抓頭,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抓一把頭髮到眼前看了看,是褐色的長髮,這不是夢中那副女身的模樣嗎?

看來我剛才確實是在做夢,而且夢到了我自己沒錯。

我放下手上抓著的頭髮,隨即站起身走到窗邊,窗外的景色陌生依舊,這讓我皺著的眉頭又更緊了些。

這裡到底是哪裡?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許多的問題不斷地湧現出來,不明白的事情卻是怎麼想也想不出答案,我納悶地看向門口,猶豫到底要不要出去一探究竟。

門外就在我猶豫沒多久後出現了腳步聲,接著房門就被輕輕地打了開來,一名白髮黑膚的男人探出頭來朝內望了望,然後鮮紅的雙眼在對上我的同時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了喜悅。

「你醒來了嗎?太好了!」白髮男子將頭縮了回去,似乎在跟身後跟著的人說話:「尼奧,他醒來了呢!」

「醒來就醒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門被有些粗魯地推開,一名金髮藍眼的男人皺著眉頭的臉便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他先是雙眼上下打量著我好一會,才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就說嘛!這種小傷交給我絕對沒問題,你這傢伙還在那邊窮緊張,拜託!我可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怎麼可能會連區區一個治癒術都不會用呢?」

「……」白髮男子沉默了,嘴角還有一下沒一下地抽動著。

「喂喂喂!你那是什麼表情啊?就這麼不相信我嗎!」金髮男子皺著眉頭看著白髮男子,對於後者的反應,前者的臉上明顯露出了不滿。

「不,沒什麼……」似乎是不想讓這個話題繼續下去,白髮男子很快地將注意力轉移到我身上。「小森,你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還是餓了想吃東西?」

對於白髮男子的問題,金髮男子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你是褓母嗎?問那什麼鬼問題?還有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我的治療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啊!」

金髮男子的話讓白髮男子皺起了眉頭,「尼奧,現在不是爭論這種事情的時候,要是小森還有哪裡痛怎麼辦?說不定就這麼剛好被你漏掉了一個地方,要是不趕快治療,造成後遺症了該怎麼辦?」

「你這是在質疑我的能力嗎?」

「我這是小心謹慎!」

「……」

「……」

我看著倆個男人互瞪著對方,戰火似乎一觸即發,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不會感到絲毫害怕,為什麼呢?

而且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卻怎麼也想不出那個奇怪的地方在哪裡……

肚子在這個時候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這讓準備開始激烈爭吵的倆人愣了一下,隨即轉頭看向我。

「餓了?」金髮男子微皺起眉頭看著我,我摸了摸肚子,無聲地點頭。

金髮男子抓了抓頭,隨即看向白髮男子,「好吧艾崔斯特,你是對的,他餓了。」

白髮男子無奈地笑了笑,隨即向我問道:「想吃什麼嗎?」

我聳了聳肩,「都可以。」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這裡有什麼好吃,反正只要是吃的,能夠讓我填飽肚子就夠了。

白髮男子點了點頭,接著道:「那你等我一下,我這就去幫你拿點吃的。」

「好。」

白髮男子很快地轉身離去,留下我和金髮男子在這對看著。因為不知道該做什麼,正確來說我也沒什麼事情好做,對他也沒什麼話題好聊,所以我就只能和他沉默地對望著。

金髮男子顯然跟我有著同樣的窘況,他也沉默地和我對望著,一時之間空氣沉默的讓人無法呼吸。

「你……」我不知道過了多久,金髮男子這才打破了沉默。「難道都不想問什麼嗎?」

「問?」我疑惑地看著他,不懂他為什麼要問這種問題。

「例如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金髮男子很快地舉了個例子,這讓我露出了理解的表情。

對啊,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這麼一說我確實有很多的問題。」

金髮男子對我的話露出了冷笑,「我也有很多問題想問你。」

「問我?」我面露不解,疑惑地看著他,不懂他有什麼好問我的,然而就在他準備開口之際,白髮男子回來了。

白髮男子僅是看了一眼我們,就露出理解的表情,他對我露出了和藹的笑容。

「來,先吃點東西吧!其他事情等吃飽了再說。」

我點點頭,接過他端來的熱食,聞了聞食物的味道,嗯,很香。

「謝謝。」我抬頭向白髮男子笑著說,隨即又低頭吃起我的食物,因為我真的很餓。

飢餓讓我進食的速度非常之快,也因此沉默的時間沒有太久,我將被我吃得乾乾淨淨的碗筷放置一旁,抬頭便對上倆人的視線。

「那麼,回答我的問題。」金髮男子率先發言,卻因為我抬起的一隻手而打斷了。

「不好意思,能不能由我先發問呢?」

我看著倆人先是互看了一眼,金髮男子很快地便答覆道:「無所謂,你問吧。」

我點點頭,隨即露出了笑容。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