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尼爾森呆愣地站在原地看著四周的一片黑暗,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但是他卻能清楚地看見自己的身體。

是作夢吧。他如此想著,也只有作夢的時候,才會在黑暗中還能清楚地看到自己。

有時候就是會發生這種事,可以很清楚明確地知道自己就是在作夢,而現在的尼爾森就是這種情況,但……

這是什麼夢呢?

除了黑暗還是黑暗,尼爾森不自覺地邁開步伐,但不管走了多久,四周的景象仍沒有一絲改變。

是惡夢嗎?尼爾森有些納悶地想著,既然是惡夢,為什麼自己卻絲毫感覺不到害怕?

這是個未知的問題。

「不要……我好怕……」

細微的聲音傳進尼爾森的耳朵裡,他先是對聲音的熟悉感到錯愕,隨即又循著聲音的方向前進。

「不要……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越來越接近聲音的主人,一個小男孩印入尼爾森的眼簾,他呆愣地看著小男孩,熟悉的感覺越發強烈,他知道這個小男孩。

小男孩沒有看見他,四周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某個小公園,而這個地方尼爾森也認得,這讓他更加確信小男孩的身分──

是他自己。

是小時候的事嗎?尼爾森有些納悶地看著小男孩,他發現小男孩看不到他,所以他只是在一旁靜觀其變。

男孩不斷地哭泣著,嘴裡也不停地喃喃自語著,似乎是在哭訴著什麼,但是尼爾森已經沒有印象了,更正確來說,他根本就不知道曾經在這邊哭泣過。

呆站立沒多久,一個男人的身影出現在尼爾森面前,他抬頭看像男人的面孔,卻驚訝地倒抽一口氣。

是那個男人,那個和自己做那種事的男人……

一想起自己淫亂的叫聲,尼爾森的臉在瞬間變得一片燒紅,突然想起這種事讓他不止覺得羞恥,還有些不敢置信。

他不相信自己竟然如此的淫亂,而且還跟同樣是男人的傢伙做了,雖然說那並非出自他的本意,但做了卻是事實,這讓他有些無法接受。

他也不相信這個男人竟然在他小時候就出現過,而且看他的長相……沒有變過。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忍不住地,尼爾森打量起男人的長相,但僅僅一撇卻讓他不寒而慄。

冰冷刺骨、難以接近,這是他給尼爾森的感覺,但……這樣的一個男人會和自己做嗎?他有些困惑。

男人先是站在男孩面前好一會,才淡漠的開口問:「怎麼了?」

那聲音沒有一絲溫暖,冰冷的讓男孩停止了哭泣,呆愣地抬頭看著他。

似是沒料到會有人上前詢問,男孩一時安靜的令男人皺起了眉頭,冷峻的臉孔頓時多了幾分殺氣,讓人心生畏懼。

但男孩不知道是神經大條還是這種恐怖表情早已見多了,臉上沒有絲毫的害怕,他抹了抹臉上的淚水,倔強地搖了搖頭,這樣的舉動讓男人眼裡露出一絲驚訝。

男人先是有趣地看著男孩好一會,隨即蹲下身子與男孩平高,他一手搭上男孩的頭,搓揉男孩柔順的短髮。

「真是勇敢的人類小鬼啊。」男人的面孔變得有些柔和,他微微一笑,讓男孩也跟著露出了笑。

「小鬼,你叫什麼名字?」

「尼爾森!我叫尼爾森!」

「尼爾森嗎?」男人一把將男孩抱起,他微微一笑,「我會記住你的。」

對男人的話感到高興,男孩也不忘問道:「那大哥哥叫什麼名字?」

男人對這個問題露出了遲疑的表情,但很快地就被淡淡的笑容所取代。

「菲特,」一陣微風吹過,吹起男人的紫髮,「我叫做菲特,給我牢牢記住了小鬼。」

「嗯!」

尼爾森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男人的名字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

他就是菲特?那個自己已經不記得長相的那個菲特?但……菲特為什麼要對自己做那種事?

尼爾森覺得他的心緒很亂,亂得難以平復,他該高興他終於見到他一直崇拜、卻忘了長相的男人,還是為被他一直崇拜、卻忘了長相的男人所囚禁而感到悲哀呢?

他不知道,他覺得一切都亂了。

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尼爾森想問,卻不知道該問誰,他想這是個無解的問題,他永遠也別想得到答案。

看著男人跟男孩高興地離開這個小公園,他似乎有些想起當時的情景與感覺,記得當時自己因為被喝醉酒的父親毆打而逃了出去,跑到了這個小公園裡哭泣,卻沒想到菲特在沒多久就上前來撘話。

比起自己的父親,菲特看起來就親切許多了,至少他不會對自己拳打腳踢。

小孩子的想法總是很天真,複雜的事情他們不懂,尼爾森也一樣,所以當時的他很快地便接受了菲特這號人物。

記得之後他常常來公園裡找菲特,菲特也教了他很多防身術,還送了一些玩具、吃的給他,所以菲特對尼爾森而言不但是個好人,還是他崇拜的對象。

他的父親不曾教過他什麼,只因為他父親成天喝酒,只要不如意就拿尼爾森當出氣筒,而他的母親也因為受不了,最後拋下了尼爾森離開了那個家,這是他一生的痛。

然而因為菲特的出現,大大地改變尼爾森的世界,他發現日子其實沒有這麼難過,只要有菲特在,他就會很快樂。

在回想的同時,附近的場景也在跟著改變,直到──

「菲特!我長大後要當菲特的新娘!」男孩高興地在男人懷裡嘻笑著說,卻是說出了讓男人錯愕的話。

「你……要當我的新娘?」男人有些遲疑地問,男孩毫不遲疑地用力點了點頭。

「因為和菲特在一起好開心!」

「……小鬼,你真的知道什麼是『新娘』嗎?」

「我當然知道!就是可以永遠和菲特在一起!」

男人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了笑容。

「那就這麼說定了。」

「嗯!說定了哦!」

尼爾森默默地看著眼前的景象,「原來還發生過這種事嗎?但我已經忘了。」

看著男人和男孩臉上的笑容,視線最後全聚集在男人的臉上,尼爾森有些迷茫,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忘了這些事情。

他知道自己已經忘了菲特的長相了,但他還記得自己對菲特的崇拜,那愛情呢?

雖然說童言無忌,但他剛剛確實說了「要當菲特的新娘」這種話,難道真的是因為小孩子不懂事,所以在亂說話?

他不知道,但他想未來會有許多的時間讓他慢慢細想,只因為……

他已經成為菲特的籠中鳥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