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之前打在噗浪上的BL R18文,慎入喔!

因為想貼文但是又找不到文貼……好吧其實是我沒時間打文,總之就是翻到了這篇,正好這篇沒貼所以就貼出來了

再次呼籲是BL R18文喔,然後我之後可能會越來越少時間發文,原諒我吧(跪地

*****

隱約中感覺唇上有異物,接著嘴巴被溼漉的東西給撬了開來,嘴裡很快地便被異物侵入,尼爾森皺起了眉頭,意識正逐漸地被找回來。

他漸漸地清醒了,睜開眼,卻見一個放大到極點的臉,雖然距離近的讓他看不清對方的長相,但他知道,那是他從未看過的臉龐。

他伸出手抓住對方的手,雖然早已有感覺,但在握住對方結實的雙臂時,尼爾森的內心仍不免一震顫慄,只因為現在正在碰他的人同樣是個男人。

對於尼爾森的舉動,他明顯地感受到對方愣了一下,隨即快速地離開自己的唇,這才得以讓他看清對方的長相。

對方有著一頭紫色微長的俐落短髮,血紅色的雙眼正舜也不舜地直勾著自己,尼爾森看著對方俊俏的臉龐,不知為何卻感到一股似曾相識的錯覺。

對方伸手輕撫上自己的臉頰,動作輕柔的與臉上的冷酷表情成強烈的對比,尼爾森呆愣地忘了自己現下的處境,任由對方直盯著自己錯愕的臉龐。

「尼爾森……」男人輕喚著自己的名字讓尼爾森的腦袋一片混亂,他不明白眼前的男人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心中強烈的熟悉感又是怎麼回事?自己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許多許多的事情都讓尼爾森混亂的無法思考,這讓他有些慌張。

或許是察覺到尼爾森的緊張,男人輕聲道:「別緊張,沒事的。」

不知為何,尼爾森竟因為男人的這句話而漸漸平靜了下來,他看著男人,這才意識到自己正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而男人則是跨坐在自己身上,是個極度曖昧的姿勢。

不,倒不如說是男人剛才正是在自己昏迷的時候對自己動手動腳,意識到這件事讓尼爾森又是一陣慌亂,抓著男人的雙臂就想將男人推開,奈何不管自己怎麼使力,男人絲毫紋風不動,這讓長期在外闖蕩的尼爾森感到一陣挫敗。

我、我竟然連推開男人的力氣都沒有嗎?尼爾森有些欲哭無淚地想著。

額上突然被男人輕吻了下,尼爾森呆愣地看著男人,只見男人低頭在自己耳邊輕聲說道:「不是你太弱,而是我太強了。」

男人的話讓尼爾森心中的怒火湧上心頭,但很快地,他的怒火就被男人的下一句話給澆熄了。

「如果再被你推開,你一定又會不見。」

尼爾森反覆咀嚼著男人剛才說的話,卻怎麼也不明白男人怎麼會說出這種話。

再被我推開?難道我們以前認識?尼爾森納悶地望向男人的臉龐,卻怎麼也想不起自己曾經與眼前的男人相識過的記憶。

「想不起來也沒關係,」男人淡漠地說:「你只要知道,從今天開始,你只能待在我身邊,這就夠了。」

男人的話對尼爾森來說無非是個重擊,因為這句話所代表的意義就是──他失去了自由。

嘴巴吐不出任何話語,只因為嘴唇再次被男人給堵住,雙臂也被男人緊緊箝制住,尼爾森只能睜著雙眼看著男人冷酷的臉龐,腦袋一片空白,只因為他根本無力反擊。

男人冰涼的手在自己的身上劃過,尼爾森明顯感覺到對方的手探到自己身下,先是有意無意地觸碰了下,然後在自己尚來不及反應時一把握住,這讓他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拇指輕壓了壓敏感的頂端,這讓尼爾森忍不住發出了令他羞愧的聲音,男人面無表情地看著身下的尼爾森微皺眉頭的臉龐,眼裡卻流漏出極力壓抑的情慾,他正在忍耐。

右手握著尼爾森的,漸漸地上下搓弄,男人俯下身啃咬起尼爾森的蓓蕾,耳邊傳來了尼爾森忍不住發出的淫蕩叫聲,他感覺到自己身下正在腫大。

「啊……唔、住!快點住手……」尼爾森的眼眶聚滿了淚水,他使盡力氣卻仍動彈不得,他不斷地搖頭,乞求著對方能夠停下動作,然而這樣的可憐模樣卻反而讓男人感到更加亢奮。

男人邊搓弄著尼爾森的,邊舔拭著尼爾森的身體,從胸部到鎖骨、脖子,一直往上親吻著,然後他輕咬了下尼爾森的耳垂,接著在他耳邊低語道:「對不起,但是這樣的你很可愛。」

尼爾森的意志已經有點模糊了,身下的歡愉讓他焦躁難耐,耳邊的低語讓他感到一陣酥麻,他覺得他已經變了,不再是那個永遠冷靜面對挑戰的那個獵人,他甚至對男人現在說的話沒有感到任何的羞恥。

現在的尼爾森甚至不會反抗,察覺到這一點的男人立刻放開箝制住他的手,嘴唇再次附上他的,瘋狂地吸吮著他嘴裡的芬芳後才有些依依不捨地離開,然後再緩緩往下親吻,直到來到他挺立的性器,男人毫不猶豫地一口將之含住。

「唔啊!」被溫熱的嘴含住的感覺讓尼爾森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反手抓緊床單,彷彿想要將床單撕裂才肯罷休,足以令人瘋狂的快感正不斷充斥著他的腦袋,他的嘴裡不停地發出呻吟聲。

對於尼爾森的反應,男人的臉上雖仍維持一貫的冰冷表情,但眼裡卻流露出滿意的神色,他一手握住尼爾森的,舌頭也不忘輕舔著他的頂端,接著讓尼爾森的在自己嘴裡進進出出。

尼爾森的一陣微微筋攣讓男人停下了動作,嘴巴在離開尼爾森的的同時流下了濁白的液體,男人舔了舔嘴,和一臉神智不清的尼爾森對看著。

「太快了。」男人的語調帶有濃烈壓抑的情慾,他伸出手指往尼爾森的後庭裡伸進,異物進入的不適感讓尼爾森的臉皺成了一團。

漸漸地,男人開始抽插手指,從最初的一根到現在的三根,他看著尼爾森的表情從痛苦轉變成歡愉,額角流下了幾滴汗水。

尼爾森睜著迷濛的雙眼看著眼前的男人,強烈的快感淹沒了理智,不滿足的慾望讓他伸手抱住了男人。

「給、給我……」

這句話、這動作都像是個引爆點,將男人僅存的理智破壞殆盡。再也忍不住地,男人脫去身上的衣物,抬起尼爾森的雙腿便頂進他那被自己擴張過的後庭。

儘管經過了擴張,男人的碩大仍將尼爾森的後庭狠狠撕裂,劇烈的疼痛讓尼爾森的雙手抓緊了床單,淚水也克制不住地流了下來,但男人早已把持不住,對於讓尼爾森受傷這事儘管有千百個不願意,他還是忍不住地扭動腰桿。

「嗯啊……啊、啊!」

嘴裡不斷發出淫穢的呻吟聲,尼爾森臉上的痛苦神情沒多久便再次被歡愉所取代,抓著床單的雙手也在不知不覺爬到了男人身上、緊緊抱住,讓彼此的身體更加結合。

身下毫不間斷地抽送著,男人還不忘握著尼爾森的,用手替他搓弄著,雙層的快感讓尼爾森感到一陣夢幻迷離,早已無法思考的腦袋讓他有些分不清現實與虛幻,任由快感所帶來的刺激掌控著身體。

「啊、啊……嗯……」

看著身下的人兒,男人忍不住輕喚了聲尼爾森的名字,接著身體微微一顫,就在他要和尼爾森同時解放的同時,尼爾森的叫喚聲傳進了男人的耳裡。

「菲、菲特……」

尼爾森抱緊著男人,和男人同時進入了高潮,之後便暈了過去。而男人則是躺在一旁直盯著尼爾森的睡顏,他輕撫著尼爾森的臉龐。

「剛剛,你叫了我的名字。」他輕輕地說,哪怕尼爾森現在根本聽不見,「我很高興。」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