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達茲納平安送回家中,並且讓旗木卡卡西好好休息,這期間沒有人開口問雨森佟任何問題,一直到旗木卡卡西醒來了,所有人一同到房間裡看他,雨森佟也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不語,臉上依舊掛著溫柔的微笑。

旗木卡卡西解釋暗殺部隊的事情,並且察覺到有問題,最後推論出桃地再不斬還活著,因此決定要讓第七小組修練,好讓他們能夠在下一波的襲擊來臨時能夠應付。

事實上旗木卡卡西已經完全確定桃地再不斬還活著的這項事實了,畢竟他還沒忘記雨森佟要改變桃地再不斬的未來的這件事情,要是桃地再不斬就這麼死了,雨森佟不可能會這麼冷靜。

畢竟是攸關森下雨海的事情,要是失敗了,雨森佟現在大概會一臉的鬱卒吧?

來到森林,在旗木卡卡西講解完後,他們開始修練。對雨森佟來說,控制查克拉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所以在他們開始爬樹的時候,不像其他三人用跑的,雨森佟是學旗木卡卡西慢慢地走上去。

漩渦鳴人早在採了兩步就掉下來了,而宇智波佐助也在沒多久後跟著落地。落地後的倆人,前者是抱著頭在地上打滾,後者則是思考著控制查克拉的方法。

「這還挺簡單的嘛!」

「嗯?」漩渦鳴人爬起身,朝聲音的主人望去。

不止漩渦鳴人,一旁的宇智波佐助和仍在樹上的旗木卡卡西也看了過去,只見春野櫻一臉輕鬆地坐在上頭,她很快地就爬上去了。

「喔?現在最會控制查克拉的人,好像是女孩子的小櫻啊?」旗木卡卡西說完,又看向雨森佟爬的樹,他正像平常在路地上走路般,輕鬆漫步地走在樹幹上。

「呀──不光是對查克拉的認知,而且控制和持久也很不錯呢!」旗木卡卡西笑著說,「這麼看來,目前最接近火影的是小櫻,跟某人不一樣呢!」

聞言,漩渦鳴人抬起頭,而旗木卡卡西又接著說:「而且,宇智波家的人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

「老師你很囉唆耶!」春野櫻生氣的指著在她對面的旗木卡卡西,心裡想著「不要害佐助討厭我啊!」

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對看著,心裡皆有「不能輸給他」的決心。

雖然這麼說,但鳴人和佐助這倆個傢伙身上的查克拉比小櫻還要多許多呢!如果這個修練順利的話,會成為他們的巨大財產。旗木卡卡西看著倆人如此想著,隨即又看向依舊慢慢地往上走的雨森佟。

看來因為失控的關係,佟似乎不打算再向他們隱瞞實力了嘛!旗木卡卡西微笑著。

「好──!最先的目標就是追上佐助,我一定要做到!」漩渦鳴人雙手握拳,興奮地喊道,隨即又像想到什麼似的「咦」了聲,便開始東張西望地尋找某人的身影。

「佟呢?」

漩渦鳴人這麼一問,宇智波佐助這才想到,從開始爬樹到現在似乎都還沒看到雨森佟的身影,正確來說,是開始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到雨森佟跑起來。

「鳴人,把目標改成我如何?」

雨森佟的聲音自上方傳來,所有人皆抬頭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雨森佟仍在慢慢地往上走著,而且早已超過春野櫻所爬的高度了。

「佟、佟!」漩渦鳴人驚訝地看著雨森佟慢慢地走著,就像旗木卡卡西一樣,這讓他覺得非常厲害。

「佐助,你也一樣。」雨森佟只是看著天空,腳下沒有一絲停緩,依舊用著一定的速度一步一步地往上走,直到待在下面的人都快看不到他的身影了,他才停下腳步轉過身,看著下方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你們,要跟我走在一起,就必須加倍的努力。」

現在的雨森佟也只能用言語激勵他們了,畢竟現在的他還不打算做多餘的事情,既然旗木卡卡西給他們修練的機會,那麼他就借此機會,試試看能不能讓他們比動畫上成長的還要多。

畢竟,現階段的他,只想要順其自然。

他想過了,早一點開始修練變強對他們或許比較好,但是……平靜的日子不多了,他希望至少現在,他們能夠輕鬆一點,至於以後,就算不願意,他也會負責指導他們的。

因為不久前的失控,雨森佟相信他們多少都察覺到自己的實力,所以他才會這麼悠哉的爬樹,因為第七小組已經知道他的實力不像在校成績那般弱了。

「好──!我一定會加倍努力的!」漩渦鳴人自信地喊著,一旁的宇智波佐助則是笑哼了聲。

那我呢?一旁的春野櫻憂鬱地嘆了口氣,她也沒忘了自己說過要和雨森佟走在一起的話,但問題是人家根本沒把她放在心上啊!

「小櫻。」

突然地叫喊讓春野櫻反射性地抬起來,只見雨森佟正用平時的溫柔微笑笑看著她。

「妳的查克拉量跟他們相比實在是太少了,要追到恐怕有點困難。」

「咦?」

「不過妳放心,我會保護妳的。」

這句話讓春野櫻的瞳孔大開,呆愣地看著雨森佟,而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也是一臉的驚訝,因為一向只關心他們倆個人的雨森佟,竟然會說出保護春野櫻的話來。

沒錯,我會保護你們,因為我想和你們走在一起,永遠。雨森佟微笑著,轉過身繼續沿著樹幹走上去。

「你們就拼命的修練吧!用最快的速度成長。」

耀眼的陽光讓三人再也睜不開眼看著雨森佟的背影,他們互看了一眼,隨即勾起一抹笑,拿緊苦無,在漩渦鳴人大喊一聲「好」後,他們又繼續他們的修練,直至天黑。

 

接下來的幾天,雨森佟都跑得不見蹤影,就連吃飯時間也沒出現,正確來說,是他根本沒回達茲納家。

獨自一人在外的雨森佟為了讓自己不再失控而決定獨處個幾天,思考這麼問題。

一旦強大的力量被發現了,或許就會有人將自己視為眼中釘而想要剷除自己,這樣不止是雨森佟,就連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都會有一定的危險。

不,根據他的記憶,漩渦鳴人一直都處在危險當中,然後為了迎接下一個危險而不斷的修練變強,而宇智波佐助似乎本來就處於危險的狀態,最後甚至因為要成為大蛇丸的身體而被列為剷除的對象。

看來就現階段來說,不管他怎麼做,他們都有一定的危險。

搖了搖頭,雨森佟決定將結果交給宇智波佐助來決定。

只要宇智波佐助有想離開的念頭,他就親自訓練他們。

或許這樣會有點晚,但……該經歷的歡樂與痛苦,還是先讓他們嘗試過了再說吧。雨森佟閉上雙眼深呼吸了口氣,這是他經過這麼多天所得出的結論。

至於讓自己不再失控這件事,老實說他並沒有太大的把握,畢竟生前是殺手的他,不曾有過想要保護人的感覺,直到遇見森下雨海。

然而在最後,森下雨海死在他眼前,這讓他受到極大的打擊。身為一名殺手,雖然已經不是個稱職的殺手了,但他好歹也是個受到全世界畏懼的殺手,卻連一個朋友也保護不了。

來到這個世界,對現在的他而言,第七小組的成員是最重要的,他不希望有任何一個人在他眼前受到傷害,尤其是明知最後會沒事,但一看到那是足以讓人致命的攻擊,身體就會下意識地出手攻擊。

看來就現階段來說,這方面我還是沒有辦法啊……雨森佟嘆了口氣,決定任務結束後向旗木卡卡西請教這個問題。

或許連卡卡西老師也沒辦法解決我這個問題。嘆了口氣,雨森佟站起身。

自從受到旗木卡卡西的教導後,他知道他重視的東西越來越多了,從最初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到現在多了春野櫻和旗木卡卡西,他知道在未來,他想要保護的東西、他的牽絆只會越來越多而已。

該回去了。雨森佟化作殘影回到達茲納的家中,卻在途中看到達茲納的孫子伊那利正在說服村民們去對抗卡多,他知道他快錯過時機了。

因為這些天都待在森林裡,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過了幾天,沒想到在自己決定回來的時候,竟然已經到了這種節骨眼了嗎?雨森佟有股想打自己的衝動,接著身影再次化作成殘影,來到即將完成的橋上──

那個現在正淪為戰鬥場地的橋上。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