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了嗎?」

「你說望森國找小森的事?」

「嗯,不知道這次又是什麼事?」

「不知道。」

「該不會……」

「求、求婚!」

「不!這怎麼可以!」

「快!快去阻止小森啊!」

格里西亞看著兩個慌慌張張離去的騎士,他重重地嘆了口氣。

斯特里亞在昨天請人送了一封信來,內容大約是在說要音森帶幾名騎士到望森國有事相求,而教皇最後決定派他和艾爾梅瑞一同前往,這讓格里西亞想起當初愛麗絲和等陽私奔時所發生的事情。

看著自己的手,格里西亞微微笑著,失而復得的視力讓他能夠看見音森,他由衷地感謝『他』。

「想什麼?」

低沉的聲音突地出現,但並沒有嚇到格里西亞。格里西亞看向一旁的雷瑟,笑著說:「在想不要重蹈覆轍。」

雷瑟先是沉默了一會,才開口道:「『他』沒有再來找你了?」

「沒有。」格里西亞搖了搖頭。「『他』就像本來就不存在一樣,沒消沒息的,讓人覺得是一場夢,但現在在我眼裡的彩色世界,卻再再地提醒我那不是夢。」

雷瑟看著格里西亞久久不語,最後淡淡的說:「別再亂來了。」

格里西亞笑而不語,因為他知道同樣的戲碼如果再上演一次,他還是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犧牲自己,來換取兄弟的性命。

雷瑟自然是知道這點,格里西亞的沉默也在他的預料之中,所以他也沒再說些什麼。

「話又說回來了,不知道斯特里亞這次又想幹麻?」格里西亞微皺著眉頭,問這個只有他口中的男人才知道答案的問題。

「不知道。」頓了一下,雷瑟問道:「綠葉跟小森呢?」

對於這個問題,格里西亞只是聳聳肩表示不知道。見狀,雷瑟也只是嘆了口氣表示無奈,倒也莫可奈何。

「對不起!我來晚了!」

急急忙忙地跑過來的艾爾梅瑞先是一臉歉意地看著格里西亞,然後再看到一旁站著的雷瑟後呆愣了幾秒,最後在回過神的下一秒不解地問:「呃,小森人呢?」

格里西亞仍舊用聳肩來代替回答,一旁的雷瑟則是一臉無奈地看了格里西亞一眼,才代替他回答:「還沒來。」

「咦?」艾爾梅瑞略顯驚訝地問:「小森不是都很守時的嗎?怎麼會還沒來呢?」

這個問題不只是艾爾梅瑞,就連格里西亞和雷瑟也很想問,但問題的答案也只有本人才知道,但那位『本人』仍未出現,一時倒也沒人答得出來。

想起先前騎士們的對話,格里西亞的嘴角開始些微抽動。

「該不會被那些說要阻止他去望森國的傢伙們給劫走了吧?」

「我嗎?」

突然出現的女性聲音令正在傷神的三人著實地嚇了一跳,他們呆愣地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後的音森。

「幹麻?」音森不解地看著正一臉怪異地盯著自己看的三人,不懂他們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

「不,沒什麼。」雷瑟淡笑著。

「是嗎?」音森狐疑地看著猛地點頭的格里西亞和艾爾梅瑞,最後擺了擺手表示停止這個話題。

「是說,你怎麼這麼慢啊?」格里西亞好奇地問,讓音森「嗯」的一聲愣了一下,隨即又發出了「噢」的一聲。

「被教皇叫去交代了一些事情。」音森笑著解釋,換來的卻是三人明顯的震驚表情,這讓他好笑地問道:「怎麼?有問題嗎?」

「你……」格里西亞吞了口口水,「確定不是去跟死老頭拿你的紅茶蛋糕嗎?」

音森聽了差點吐血,他沒好氣的說:「要是有拿,我現在就在吃了啦!」

「說、說得也是。」格里西亞乾笑了幾聲。

「好了!我們該出發了,人家還在等我們呢!」音森看著在聽完他說的話後,表情明顯扭曲的格里西亞,微瞇著眼問:「又怎麼了?」

「沒有啦!」格里西亞搔了搔頭,「你不是很討厭斯特里亞嗎?」

音森看了看格里西亞,沉默了好一會,他才開口道:「討厭跟求助是兩回事,不能混為一談。」

音森的回答讓三人皆愣住了。

「快走吧!」

音森轉身邁步離去,褐色的及腰長髮隨著他的步伐左右擺動,雪白的騎士服一時竟錯看成禮服,隨著他優雅的腳步輕輕擺動,宛如舉止優雅的一國公主。

三人互看了一眼,紛紛露出了微笑。

這個不將私人感情加諸在任務上,仍舊願意幫助自己討厭的人的女孩……

這,就是我們的公主。

******

小森現在雖然是用女生的外表,但礙於內心是男生,所以我用「他」,最後會用「女孩」,則是因為他現在是女生的外表,或許會搞混,不過還是決定這樣打了。

大家可以從「他」跟「她」或是「你」跟「妳」來知道說話的那個人知不知道小森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然後因為公主本身就不是愛情同人,所以是以男生為主喔!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