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書桌前,我無聊的轉著筆。

每天早上起來就衝到格里西亞的房間,再跟格里西亞去找其他十二聖騎,然後一群人來到餐廳吃早餐,最後再到教皇的辦公室領便當……不是,是領我的紅茶蛋糕回房去細細品嚐已經是例行公事了。

這當中的過程絕對不無聊!但吃完紅茶蛋糕後就無聊了。

叩叩!

「我是審判。」

雷瑟?他來找我幹麻?

「請進。」我無聊的轉著筆,看著審判走進來。

審判看著我,笑著說:「很無聊?」

「當然無聊啊!只要過了早上的『美好時光』就好無聊喔!」我哀怨的趴在桌上,手上的筆仍舊在轉。

審判聽了,臉色有些慘白。

哎呀!逗逗雷瑟好像也挺有趣的耶!我笑看著審判他那有些無奈的臉。

「對了,雷瑟哥找我……」話還沒說完,眼前的玻璃被一支箭射碎,玻璃散落在地上和……

我的身上。

「小森!」審判緊張的抱起倒在血泊中的我。

幹!有夠痛的!射箭的你給我走著瞧!不把你的皮剝下來,我的名字就倒過來唸!

……森音郝,聲音好?不管怎麼聽都比現在的好啊!糟糕!我會不會就這樣不去找他了?

嘖!這不是重點啦!

「怎麼了?」

來者是烈火和綠葉。烈火一腳將門踹開,和綠葉兩人神色緊張的衝了進來,在看到審判抱著全身插滿玻璃碎片的我和地上那怵目驚心的血,一時竟傻了眼。

靠!我人還醒著,全身痛的要命,你們別發呆,快去叫格里西亞啊!

我痛的皺緊眉頭,審判看了大吼一聲:「快去叫太陽!」

回過神來的烈火,拔腿就跑。而綠葉則是開始觀察著四周。

審判小心翼翼的將我抱起,輕放到我的床上。沒多久,十二聖騎都來了,就連教皇也一臉緊張的跑過來。

快速的將我身上的碎片拔掉,太陽緊張的一連丟了幾個中極治癒術。

「格里西亞。」我大叫,卻發現聲音小的跟蚊子一樣。

看來是失血過多了,我現在只覺得好累、好累……

停下動作,太陽跑到我的面前,緊張的問:「小森,我在、我在聽……」

看著十二聖騎和教皇皆一臉的擔憂,我忍不住笑了。

看啊!有這麼多人關心我,死而無憾了……

但我要死還很早,請你們不要一副「爺爺臨床在危,隨時都有可能會走,所以要陪伴在他身邊,讓他一路好走」的樣子看著我好不好?我只是失血過多要休息一下,你們這麼緊張幹麻?

還有格里西亞,你剛才說什麼「我在聽」?是怎樣?現在爺爺要死了,準備公佈財產要怎麼分了,所以孩子們要仔細聽,免得最後起內鬨讓爺爺在天之靈都要嘆口氣是嗎?

夠了喔!你們不要再詛咒我了!我已經死過一次了,打死我都不要再死一次!

……不對啊!打死了還是死了啊!

咳!扯遠了。

「讓我休息。」

雖然我比較想講「格里西亞我已經沒事了,所以不要再丟治癒術給我。希歐不要在那搥牆,快去改公文。還有奇克斯你不要哭啊!艾爾梅瑞,給我把你剛才說的『我會替你報仇的!』收回去!喬葛也是,你那句『早知道就該讓你實際演練拐女人進房了』是怎樣?帝摩斯,你不要跑進我的衣櫥裡,你臉上寫的『我要永遠記得你,所以我以後要待在這裡』已經被我看到了!雷瑟,快把你深鎖的眉頭鬆一鬆,你這樣會把我嚇死,可我已經不想死了,求求你成全……不是,是拜託你幫幫我吧!伊希嵐,你放在桌上的甜食是怎麼回事?祭拜嗎?還有維瓦爾,你那句『我應該多帶你出去玩的。』跟艾維斯那句『我應該少帶你出任務的。』是怎麼回事?原來你們是講好的嗎?萊卡你這傢伙!竟然說什麼『早知道就常常給你打了。』是怎樣?你只有教我怎麼用鞭子跟蠟燭,可沒讓我用在你身上啊!羅蘭!你人真好,什麼都沒講,就只是靜靜的看著我,但身為死亡領主的你,臉頰旁邊的兩道淚痕是怎麼回事阿阿阿阿阿!」,但我現在沒力氣了,說得太簡略又怕你們誤會,還沒起來就被格里西亞用太陽神劍插一劍復一個不是死人的死人,最後不但失敗,還有可能因為他那一劍而變成真正的死人那還得了?

呼!好累。

真想喝口水……我是說所以你們趕快出去讓我休息啦!

「小森說讓他休息。」太陽吐了口氣。

「看樣子是沒事了。」審判一臉放心的看著我,又轉過頭看向教皇問:「教皇,還有房間嗎?」

「對!要是讓小森繼續留在這,又遇到襲擊怎麼辦?」烈火緊張的說。

……你們,到底知不知道要體諒病人啊?不對,我又不是生病,所以是虛弱的人?

啊!隨便啦!重點是我要睡了,你們聲音一個比一個大是怎樣?想要我上演一段「爺爺病危,卻因為被孫子氣得起身怒罵,結果身體就奇蹟似的好了」是嗎?但問題是我不是生病啊!

……應該說,我幹麻一直說爺爺啊?

嗯,又扯遠了。

總之,拜託你們閉上嘴巴好讓我安息吧!

……我是說安心休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