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柔一路被江紀澤抱到車上,也好在目前她處在被唐博遠趕出唐家的狀態,出門什麼的不但只有一個人,就是代步工具都沒有,這才沒有任何顧慮的上了江家的車。

當然,就算有些困擾,江家也會替她解決的,只是早已習慣任何事都由自己處理的唐柔一時間沒有想到。

江紀澤二人出門也沒帶人,開車的人是江紀澤,一路上毫無壓力的抱著唐柔,輕柔的將人放到後座後便上了駕駛座,哪怕抱著人有十來分鐘也絲毫不顯疲態。

就是看在自家母親的份上,要不他還真想把人放到副駕駛座上。

對於自己這樣的想法,江紀澤準備發動車子的手頓了一下,隨即將這歸類在妹控對妹妹的強烈佔有慾上。

「小柔,妳快跟馮姨說說,這些年唐家是怎麼對妳的?」一上車,馮思薇就忍不住握住唐柔白嫩的小手,一臉憂心忡忡地問。

唐柔被馮思薇的眼神看得心底更加柔軟,對於這輩子能這麼早就碰上江家人並對自己將他們列入自己人名單內的決定無比慶幸,連帶著也忘卻腳傷的疼痛,臉上掛起略帶滿足的笑容。

「沒事,馮姨不用擔心,您看我這不是吃好睡好,還是一樣的漂亮嗎?」說著揮了揮被馮思薇握住的手,可愛的眨了眨眼,看起來還有幾分俏皮。

馮思薇頓時被逗得一陣發笑。

「妳這孩子,馮姨跟妳說正經的呢!」馮思薇拍拍唐柔的手,語重心長的說:「小柔不要怕,不管發生什麼事馮姨都會替妳出頭的。」

「可是馮姨,我也是跟您說認真的呀,您看我這不癢得白白嫩嫩,還挺美的嗎?」說罷還擺出一臉嬌羞的表情,看得馮思薇呵呵笑得花枝亂顫的。

唐柔見馮思薇眉眼間的擔憂散了不少,頓時就鬆了口氣。

她實在不想拿唐家的破事讓馮思薇煩憂,再說這事她自己就能夠處理,畢竟有著上輩子的記憶,最重要的是那些末世後的慘烈恐怖生活,相信這輩子她能夠更好的和唐家人玩玩。

當然,她也不是閒著沒事就想找唐家人麻煩,畢竟他們還沒重要到要讓她放太多關注在他們身上的地步,所以她很期待,期待唐家人自己撞上槍口的那一天呢。

唐柔笑咪咪著,不著痕跡的轉移話題,和馮思薇悠哉的閒聊了起來。

江紀澤雖然在開車,卻不時透過後照鏡注意車後的兩人。更正確來說,他的視線大多是放在唐柔身上的,因此在看到對方臉上那帶著些滿足的笑容時,內心就忍不住一陣抽痛。

那像是終於得到久違的溫暖般,哪怕只有一點也無比滿足的模樣,江紀澤不知道這些年來的唐柔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但看著這樣的她就是忍不住心疼,他默默在心底決定待會回去要找個時間打電話請人調查一番,務必得到最詳細的過程內容。

然後,今後的唐柔會有他寵著愛著呵護著,哪怕是她真正的家人,他也絕不允許有人欺負她!江紀澤的眼底閃過一抹狠戾,轉瞬即逝。

完全不知道已經有人打著調查她的主意,自己這些年的生活很快就會暴露在對方眼皮子底下,唐柔和馮思薇天南地北的聊著,體會到都快忘記的悠閒暇逸,這讓她在不知不覺中更加放鬆了。

不止是江紀澤,就連馮思薇都注意到了,對此她滿意的笑得更加和藹開懷。

馮思薇到底也是豪門世家出來的大小姐,又怎麼可能愚蠢天真到什麼都看不清?只是有些事她不願說破,也懶得去管罷了。

在知道眼前的女孩就是唐柔後,馮思薇自然更加關注對方的一舉一動,因此早就發現對方的戒備非常之高。雖然貌似在面對他們時戒備低了點,但到底還是有的。

這樣的發現讓馮思薇更加心疼,唐家到底對這麼可愛的孩子做了什麼,才會讓一個尚未成年的孩子變成這副讓人憐愛的模樣?

既然唐博遠敢欺騙她,並狠心將自己的孩子趕出家門,那麼今後唐柔這孩子就由她來照顧了。馮思薇的眼底閃過一抹暗沉,隨後便被她收拾得一乾二淨,讓人看不出異常。

只能說馮思薇和江紀澤不愧是母子,竟然在這一刻做出了相似的決定。而唐柔則是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默默多了兩個強力靠山。

雖然這靠山她已經用不上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