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著橋上所有的查克拉流動,找到了被旗木卡卡西的忍犬咬住而動彈不得的桃地再不斬,以及施展千鳥、正朝著桃地再不斬衝去的旗木卡卡西,還有瞬間出現在桃地再不斬身前、準備為他擋下致命一擊的白……

「渾蛋!」

無意識地罵出了不曾罵過的髒話,雨森佟來到旗木卡卡西身旁,一把抓住他的手讓他動彈不得,時間就像停止般,只有旗木卡卡西的忍犬因為卷軸被白射了幾隻針而失效回去的聲音響起。

「佟?」旗木卡卡西驚訝地看著雨森佟,後者的臉頰正流下了冷汗。

心臟快速地跳動著,雨森佟喘著粗氣看著自己抓著的、旗木卡卡西的手,只差一點,他就要錯過了。

「是你?」對於雨森佟突然地出現,桃地再不斬也感到驚訝。

閉上眼一連做了幾次深呼吸好讓自己的情緒能夠有所舒緩,雨森佟緩緩減輕握住旗木卡卡西的手的力道。待他再次睜開眼,他已恢復了平靜。

「到此為止了。」

「這就是你要改變的未來嗎?」旗木卡卡西冷靜的問,見雨森佟輕點了點頭,他才將手收回。

「……為什麼?」白不解地看著雨森佟,他的事情桃地再不斬已經和他說過了,但是他們根本就沒見過面,這樣的他,為什麼要改變他們的未來?

更何況,我已經是沒用的工具了……白垂下眼,看起來有些喪氣。

「再不斬,記得我說的吧?」雨森佟的臉上掛起了溫柔微笑,「以後,要對白好一點喔!不然他只會把自己當做是工具,不知道他對你有多重要。」

雨森佟的話讓白愣住了,他驚訝地轉過頭看向桃地再不斬,後者隨即撇開頭,頗有不好意思的意味,這讓白笑了。

「還有,」雨森佟看向大橋尚未完成的那一端,越來越多人的氣息出現在那。「再不斬,你的工作似乎沒有了。」

正好在這時聽到了柺杖敲地的聲音,所有人轉頭看去,漸漸散去的濃霧讓人清楚地看見卡多以及站在他身後的眾多逃亡忍者。

「哼!再不斬,你輸的可真難看啊!」卡多冷笑著說。

「來殺我的嗎?」再不斬看向雨森佟,後者「嗯」了一聲,臉上的笑容卻越發燦爛,這讓桃地再不斬打了個冷顫。「怎、怎麼了嗎?」

聞言,旗木卡卡西和白也看向雨森佟,而雨森佟則是看著卡多以及他身後的眾多手下。

「我啊,雖然不懂情感,但是在卡卡西老師的教導下,終於知道什麼叫情感了。」雨森佟笑著說,「很複雜,卻不討厭。」

不懂雨森佟現在為什麼要說這個,但雨森佟不給任何人打斷的時間,又接著說:「我現在才知道什麼叫麻煩,因為太過複雜了,害我這幾天都想不明白。」

原來佟這幾天沒回來,就是為了思考情感的事情嗎?旗木卡卡西覺得獨自摸索的雨森佟很可愛,他越來越像個小孩,這實在是一件值得讓人高興的事情。

「最後決定放棄了,卻發現差點錯過救人的時機,所以我現在很火大呢。」

火大。旗木卡卡西確定自己沒有聽錯,他看著雨森佟臉上可以說是異常燦爛的笑容,他的全身冒起了冷汗。

「那個……佟,我看你這幾天的獨處已經學會怎麼控制脾氣了嘛!」

「是嗎?」雨森佟面露不解,因為他不認為自己真的控制得了。

「是真的……」旗木卡卡西嘆了口氣,「你現在不就很冷靜嗎?很冷靜的跟我們說你現在很火大。」

這麼一說,確實呢……雨森佟眨了眨眼,最後笑了。

「所以說,卡卡西老師,我可不可以把他們全部殺掉啊?」

「不行!」

雨森佟不滿地看著旗木卡卡西,後者一方面因為他越來越像個孩子而感到高興,另一方面卻也因為他難得的孩子氣而感到無奈。

「至少……」旗木卡卡西笑著,「讓再不斬解決卡多吧!」

畢竟卡多表面的身分是個大富豪,要是讓雨森佟殺了卡多,那麼雨森佟就極有可能因為殺了卡多而被逐出木葉村。

「啊,我沒問題。」桃地再不斬也笑了,他看了看白,最後將手放在白的頭上。「結束後,我們找個地方一起生活吧!」

桃地再不斬的話讓白先是一愣,隨即也笑了。

「嗯!」

「噢!如果要定居生活,我倒是有個安全的好地方。」雨森佟抓了抓頭,「嗯」的一聲,又接著說:「我極度希望你們來找我幫忙,如果不想要我也不勉強,反正我現在已經救到你們了,只是現在正在為我差點犯下的錯誤而不爽,需要發洩一下罷了。」

佟,你越來越像個普通的孩子了,但是你可不可以像以前一樣,不要把你的情感表現出來啊?旗木卡卡西有些哭笑不得,因為現在的他跟桃地再不斬和白一樣,都是近距離的受到雨森佟無意識散發出來的、那冰冷刺骨的氣息攻擊啊!

「那麼到時候就拜託你了。」桃地再不斬笑著說。

「沒問題。」

倆人笑了笑,像是說好似的,極有默契地踏出腳步。桃地再不斬在瞬間將卡多殺掉,接著便回到旗木卡卡西和白的旁邊,接下來的場景更是讓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櫻呆愣的說不出話來。

僅靠一支苦無,就把所有卡多請來的逃亡忍者全部殺掉,而且是一瞬間的事情。

殺人這種事情宇智波佐助是看過的,所以他驚訝的是雨森佟的實力。漩渦鳴人非常仰慕雨森佟,所以不認同殺人這件事的他,現在腦海裡想的只有「好強」。春野櫻一個女孩子,看到這種場景,照理說應該會放聲尖叫的,但她卻沒有,就只是呆愣地看著雨森佟。

看得到身影,或者說殘影,卻看不到揮動苦無的動作,也看不到對方噴血的動作,那已經不是下忍的等級了,說不定就連旗木卡卡西和桃地再不斬分別和他單挑,都不見得贏得了他。

儘管身處在殺戮的戰場,翠綠色的頭髮卻隨著主人快速的動作而飄揚,雨森佟的身影就像是在飛舞,非常美麗。

「好、好厲害啊……」漩渦鳴人喃喃的說,這句話連站在後頭的宇智波佐助也認同,而春野櫻不只覺得雨森佟很厲害,她還覺得很美麗。

不愧是受到世界畏懼的殺手。旗木卡卡西讚嘆的想著,只因為雨森佟的實力遠比他想像的還要高上許多。

「白,」看得有點癡迷的桃地再不斬輕輕的開口,「也許我們不應該只是定居,而是要跟隨他。」

白的眼神不曾離開過雨森佟的身影,他近幾呢喃地回了句:「啊。」

不只他們,前來搭救的島上居民早已到了,看到那場景也感到驚艷、感到癡迷。

如髮色般的綠色上衣以及與宇智波佐助有幾分類似的雪白短褲沒有沾上任何髒汙,雨森佟的臉上掛著溫柔的微笑,他站在那些被他殺掉的逃亡忍者們的中央,回過頭看像其他人。

「達茲納先生,波之國的人民又再次充滿了勇氣,你說對吧?」

達茲納呆愣地看著雨森佟,在聽到身後伊那利的叫喊聲後,他回過頭,卻在看到波之國的人民全都出現在這裡,手上還拿了把武器,不禁泛起了淚光。

「啊啊,你說的沒錯。」

看了眼腳邊的眾多屍體,想來自己為了發洩怒氣而殺光這些逃亡忍者,讓這座即將完成的大橋染上了髒汙,雨森佟抓了抓頭,快速地結印,他用橋下的水洗淨了地上的血水,也將地上的屍體全數沖進他們來時搭來的船,接著火球一丟,將那艘船連同那些屍體一起燒掉。

對於雨森佟的舉動,旗木卡卡西感到非常訝異。

佟,似乎變得好多。旗木卡卡西看著走回來的雨森佟,他露出了微笑。

「佟,你做得很好。」

旗木卡卡西的話讓雨森佟先是一愣,隨即漾開了笑顏。

在他的心裡,又有許多東西,正在改變。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