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兩天,體力也恢復的差不多,但卻也因此被稱為「恢復力比太陽騎士長更加變態的超級大變態」……

靠!你們該不會是忘了我有學神術這種東西了吧?我的聖光有沒有比溫暖好人派多我是不知道啦,但是一定比殘酷冰塊組的多啦!

雖然沒有光明神的祝福,但聖光多少也能增加點恢復力吧?

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剛整理好儀容,就聽見敲門聲。

「我是審判。」

「請進。」我笑看著審判走進來,問:「雷瑟哥找我有什麼事?」

「身體還好嗎?」審判走到我前面,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嗯,好得很!」我燦笑著,審判不由得愣了一下。

「我們沒找到攻擊你的人,你有頭緒了?」

「沒有。」我依舊陰笑……不是,是燦笑著。「但我會讓他知道,他敢讓我全身插滿玻璃碎片,我就敢在他身上開個洞,一個會不斷開的洞!」

學劍術就是要在別人的身上開洞,學神術就是要幫別人把身上的洞復原,兩種都學就是要拿來SM……不是,是拿來懲罰罪惡!

審判笑了,他摸摸我的頭說:「記得別亂來。」

「好!」我笑著,對於十二聖騎待我像親弟弟般的舉動總覺得有股暖流流過,每次都讓我忍不住露出孩童般的天真和可愛的笑容,而他們也會回我一個溫柔的微笑。

誰?誰說好噁的?我不准你玩弄我的感情……不對,是不准你汙辱我!

最重要的是,我說的都是事實啊!

「我會派人幫你的,先去找教皇。」審判邊說邊站了起來。

「找教皇?」我不解的看著審判,跟著他一起朝教皇辦公室走去。

「嗯,你的事情整個葉芽城都在傳。」

「……傳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審判看了我一眼,才開口道:「音森騎士因為做了『某事』而被人暗殺,至於那個『某事』,有很多版本。」

「……說吧。」

「毀了一個村子,所以被唯一的生還者暗殺。」

「……我只記得我炸了一個豬圈,所以暗殺我的是一隻豬?」我額爆青筋。

審判笑了笑,又說:「不小心殺錯人,家屬派人來暗殺。」

「不小心殺錯人?」我皺著眉頭想了想。「說到不小心殺死的倒有一個……」

聞言,審判愕然的看著我。

我看了審判一眼,尷尬的說:「不小心殺了一隻兔子。」

鬆了口氣的審判又接著說:「毆打別國的王子。」

「……原來一個小村子裡沒沒無聞的小鬼也可以當王子啊?」

「應該說你為什麼要打小孩吧?」

「誰叫那死小孩竟然把我的紅茶蛋糕給吃了!」我憤憤的說,審判卻更加無奈的看著我。

「還有……」

「算了算了!」我一口打斷審判,不耐煩的說:「那些毫無根據的謠言管它去死!愛傳就繼續傳吧!反正我不是太陽騎士,不需要固什麼形象!」

審判點頭,打開教皇辦公室的門,我這才發現我們已經到了。

一進去,就看見教皇正一臉嚴肅的坐在椅子上。一見到我,馬上衝到我前面跳到我身上,雙手粗魯地抓著我的衣領,用他那佈滿血絲的雙眼直瞪著我。

「說!妳是不是惹到那個『不存在的傢伙』了?」

審判的臉色明顯變得鐵青,我不解的看著教皇,又瞄了下審判。

不存在的傢伙?阿飄嗎?怎麼?原來你們這麼怕阿飄啊?臉色變得這麼難看……不是有烈火嗎?快去躲在他身後啊!

「我什麼時候惹到阿飄了?」我皺著眉頭看著教皇。

「阿飄?」教皇愕然的看著我。「什麼是阿飄?」

「不就是幽靈嗎?」我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給教皇。

愣了一下,教皇放開抓著我的手,頹廢的走回椅子前坐了下來,嘴裡還喃喃的說:「妳竟然不知道?完了完了,這下完了!一定是惹到那些傢伙了……」

我不解的看著審判,他嘆了口氣,才向我解釋道:「除了忘響國、月蘭國和基辛格王國外,還有一個不被承認的王國,我們稱他們為『不存在的傢伙』。」

「不被承認的王國?」

「嗯,因為他們很危險。」頓了一下,審判接著道:「他們的黑暗屬性幾乎跟一個死亡領主一樣,思想及做法也非常危險,所以三大王國試著把他們滅國。」

一旁的教皇接著說:「雖然成功滅掉了那個國家,但還有少數的殘存者。雖然沒有趕盡殺絕,但也不肯承認他們的存在,所以他們被冠上了『不存在』這三個字。」

「雖然不像以前一樣勢力龐大,但光就一個人就可以毀滅世界了,所以我們也不敢進一步的殺害殘存者。」審判深呼吸了口氣,嚴肅的看著我,問:「小森,你真的惹到他們了?」

糟糕!我現在腦袋裡一片空白!什麼「不存在的傢伙」?我怎麼不知道有這種東西?該不會是倩奏搞的鬼吧?

該死!竟然給我亂搞?要是御我大化作厲鬼來找我怎麼辦?叫奇克斯來淨化?

不對,現在不是想那些有的沒的的時候……不存在的傢伙不存在的傢伙,靠!不存在的傢伙阿飄比較適合啦!

……我怎麼又開始胡思亂想了?

「小森?」

我看了眼審判,又看向教皇,伸出了右手。

審判不解的看著我,教皇也一臉呆愣的問:「幹麻?」

「紅茶蛋糕啊!」我一臉的理所當然,著實讓兩人傻眼。

「都什麼時候了妳還吃紅茶蛋糕?」教皇沒好氣的說。

我手依舊伸的直直的,無辜的說:「我又不知道誰是『不存在的傢伙』,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曉得到底有沒有惹到。既然不曉得,當然就要拿塊紅茶蛋糕來細細品嚐啊!」

我看著教皇無言的翻著白眼,燦笑著說:「唉!紅茶蛋糕可以促進腦部細胞運作,吃一吃說不定就想到了嘛!」

「……我看是消弱智能吧。」教皇拿了塊紅茶蛋糕遞給我,嘆了口氣。

嘻嘻笑著,我向兩人道別,離開教皇辦公室。

「接下來……」

我叫倩奏送我到她那裡去,準備細細品嚐我的紅茶蛋糕,順便和她談判。

噢不,是詢問才對。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