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想到你竟然連醫療忍術都會耶!」旗木卡卡西呆愣的說,語氣卻透著佩服地看著正在為每個人一一治療的雨森佟。

雨森佟治療好桃地再不斬的傷後,他轉頭看向旗木卡卡西,現在只剩下旗木卡卡西還沒治療了。

「你們三個先回去休息。」雨森佟微笑著和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櫻說,三人沒有多說什麼,便乖乖地先行離去。

對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來說,雨森佟是他們的家長,他說的話是絕對的,所以他們一直以來都乖乖聽他的話,對他所說的話也沒有一絲質疑,就只是無條件的絕對相信。

春野櫻因為修練時雨森佟說過的「我會保護妳」這句話而乖乖聽話,因為這句話也代表著雨森佟對她的重視,她自然不能給他添麻煩。

雨森佟轉而看向旗木卡卡西,開始為他治療。他的醫療忍術非常奇特,雖然是在治療肚子上的大傷口,但似乎是透過傷口到達全身,待肚子上的傷口愈合的時候,也是治療結束的時候。

「不好意思,我又用太多寫輪眼的力量了。」旗木卡卡西乾笑了幾聲,又接著說:「嘛!跟上次比起來,這次好多了。」

雨森佟只是盯著旗木卡卡西看了好一會,接著在三人露出狐疑的眼光下快速地結印,他微笑著。

「忍法,恢復術。」

儘管名字取得有點像是線上遊戲的技能名字,但畢竟他也只是個殺手,對取名字這種事情實在沒輒。這是他將醫療忍術加以提升的忍術,不只可以恢復傷口,還可以恢復精神力、體力、查克拉,甚至加以提升。

「這是……」旗木卡卡西驚訝地感受著體力以及體內的查克拉正快速地恢復,查克拉的量甚至還增多了些,他呆愣地看著雨森佟,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把他們支開是怕他們聽到了會不知所措,會覺得我是個遙不可及的夢。」雨森佟淡淡的說:「我在七歲時就學會運用所有忍術,並且加以創造了。」

知道雨森佟成長環境的旗木卡卡西吞了口口水,最後還是按耐不住地開口問道:「自學?」

「嗯。」

「……」

怪物,也許這兩個字是現在在場的三人共同的想法吧。

「住處。」雨森佟看著桃地再不斬和白,生澀的解釋道:「因為我改變你們的未來,雖然你們現在是活下來了,但我不確定未來會不會又發生什麼事情導致你們死亡,所以我才會說希望在住處這方面能夠由我來提供,這樣我也比較安心。」

「比起住處,我們更希望能待在你身邊。」桃地再不斬由衷的說,「只不過逃亡忍者的身分只會給你們帶來困擾。」

「不,我要提供的地方,差不多等同於待在我身邊了。」

雨森佟說的話讓三人愣住了,最先回過神來的旗木卡卡西不解地問:「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要帶他們回木葉村?」

「怎麼說呢?」雨森佟笑瞇著眼,待他再次張開時,紫色的眼瞳已經被湛藍所取代。「因為那是我創造的空間嘛!」

「神之眼?」旗木卡卡西驚呼著,那時候雨森佟失控時看到的一撇,確實是神之眼沒錯。

「佟,神之眼只是個傳說,卻還是讓很多人覬覦,你不要隨便洩漏你就是神之眼的繼承者,知道嗎?」旗木卡卡西的語氣裡帶著強烈的警告,僅聽過傳說的他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就連一旁的桃地再不斬和白也是一臉凝重且認同旗木卡卡西所說的話,他們也聽說過神之眼的傳說,至於是什麼傳說我們姑且不談。

「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這件事我自有分寸。」雨森佟微笑著說,「再不斬跟白待在我所創造的空間裡我也比較安心,這樣我還能確保你們的安全,所以差不多就等於是待在我身邊了。」

雨森佟一邊解釋,蔚藍的雙眼讓人有靈光閃動的錯覺,一眨眼,三人才驚覺他們竟已身處異境。

不,說異境又不太對,畢竟這裡對旗木卡卡西來說非常熟悉。

「這裡是……木葉村?」旗木卡卡西呆愣地走在空無一人的木葉街道上,語氣裡有些難以置信。

「因為我不曉得要做成什麼樣子,就直接把木葉村給搬過來了。」雨森佟尷尬的說,「你們可以隨便找間房子住,想要吃東西什麼的可以到任何一家店裡吃,或者到外面的世界也行,因為這個世界完全是依照我的想法來控制的,就算你們不想出門,只要直接說出想吃的東西就會出現。」

「要修練也可以,只要說一聲就行,簡單來說,在這裡你們想做什麼都可以。」頓了一下,雨森佟又接著說:「至於要回到原來的世界,因為我已經在你們體內做了記號,所以只要說一聲『出去』或『回來』就可以離開跟進入這個空間。」

這是神之眼的能力之一,創造出一個與外界隔離的空間,依照繼承者的意志來改變,他們稱這項能力為『幻域』。

在場的人可以說全部呆住了。

神之眼,似乎比傳聞中的還要無所不能啊……

「神之眼的能力因人而異,我似乎是家族裡最強的繼承者。」雨森佟笑著說,「不過我也沒在使用,這個空間是當初知道有神之眼的時候試做而成的,後來就一直在這裡修練,七歲之後就沒再來了,也沒再用過神之眼。」

「那麼,我跟白就在這裡住下了。」桃地再不斬笑著說,他知道再這裡的生活一定可以很平凡,也不會很無聊。

「也可以跟我聊天,我會聽得到的。」雨森佟笑著說。

「啊。」

看了下這裡的環境,旗木卡卡西轉頭看向雨森佟,問:「佟,你該不會打算把所有被你改變未來的人都丟來這裡吧?」

雨森佟老實的點頭,讓旗木卡卡西有些哭笑不得。

「改變未來這種事,可以說是讓將死之人得以不死的事情,我無法確定被我改變未來的人在未來是否還是得接受同樣的命運。與其在那心煩,不如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我也比較安心。」

雨森佟說的話自然有一番道理,畢竟要做就要做全套,既然人都救了,當然要確保他救的人之後是否安好了,但……

「就只是為了森下嗎?」旗木卡卡西嘆了口氣。

他是不知道那個叫森下雨海的女人到底值不值得讓雨森佟這麼做,但是雨森佟現在所做的一切永遠是為了她,那漩渦鳴人跟宇智波佐助呢?

也許現在還多了個春野櫻和他,還有桃地再不斬和白,但雨森佟是否有想要為了他們而去做某些事情的念頭呢?旗木卡卡西不確定。

「卡卡西老師,」雨森佟笑著說:「也許現在的一切都是為了雨海,但是當我接觸到大家的時候,就是為了大家了。」

旗木卡卡西看著雨森佟臉上真誠的笑容,他也笑了。

現在的佟,或許已經是一般的小孩了……雖然實力深不可測的可怕。

旗木卡卡西深深的覺得雨森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因為他所給的幫助實在是太多、太大了。

木葉村有雨森佟在真是太好了,但旗木卡卡西現在覺得,應該要說這個世界有佟在真是太好了。

相信未來,會有更多人這麼想,就像現在的桃地再不斬和白一樣。

******

嘛!我外掛總是開很大,別太介意阿哈哈哈哈哈……(不停的乾笑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