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我想說的是,任務是以小組為單位來執行!」決定暫時將雨森佟的問題放在一旁的旗木卡卡西又開始說:「的確,對忍者而言,卓越的個人技術是不可或缺的,可是團隊精神卻比這個更重要!」

「不懂團隊合作的人,會讓同伴陷入危機,甚至害死他們!舉例來說……」旗木卡卡西拿出一把苦無,邊抵在宇智波佐助的脖子旁,邊對著春野櫻吼道:「小櫻!把鳴人殺了!要不然我就殺了佐助!」

「咦──!」漩渦鳴人驚恐地看著旗木卡卡西,又看向春野櫻,深怕春野櫻真的會把他給殺了。

雨森佟依舊坐在地上,臉上的溫柔微笑在掛上之後就不曾變過,他靜靜地看著宇智波佐助,而宇智波佐助的臉上正透著不甘。

難道,只能到此為止了嗎?宇智波佐助不甘心的看向雨森佟,見雨森佟仍像平常一樣地看著自己,他愣住了。

雨森佟的溫柔微笑彷彿是他的鎮定劑,宇智波佐助艱難地吸一口氣,便讓自己的心境回復平靜。

這樣的轉變旗木卡卡西也看在眼裡,他非常驚訝雨森佟對宇智波佐助有如此大的影響,只是對於剛才雨森佟所說的話……

要是這幾個孩子真成為我的學生了,以後大概有得忙吧?旗木卡卡西邊將苦無從宇智波佐助的脖子旁移開,邊說:「就像這個樣子。」

聞言,漩渦鳴人和春野櫻這才鬆了口氣,春野櫻甚至直接說出了「搞什麼啊?嚇死我了……」的話來。

「同伴被挾持成為人質,逼迫妳做出痛苦的二選一,而害同伴喪命。」旗木卡卡西邊收起苦無,邊從宇智波佐助的身上離開。「你們要面對的任務,都是玩命的工作。」

宇智波佐助爬起身,默默的走到雨森佟的旁邊坐了下來。而旗木卡卡西則是走到身後的慰靈碑。

「你們看這個,刻在這石頭上的無數姓名,全都是被稱為英雄的忍者們。」

聽到「英雄」兩個字,漩渦鳴人興奮的說:「就是這個就是這個!我決定我也要把我的名字刻在上面!英雄!英雄!我怎麼可以那麼簡單就死掉呢!」

對於漩渦鳴人的話,旗木卡卡西淡淡的說:「不過,這不是普通的英雄。」

「嘿──那!不然是怎樣的英雄?」

旗木卡卡西沒有立刻回答這個問題,他只是沉默地看著慰靈碑,而仍處在興奮狀態的漩渦鳴人,則是按耐不住地催促道:「快說啊快說啊!」

「他們是在任務中殉職的英雄。」

一句話,卻讓漩渦鳴人的興奮消失無蹤,就連在一旁安靜地聽著的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櫻也面露難色。

「這個是慰靈碑,而我好朋友的名字也刻在上面。」旗木卡卡西說完,現場陷入一陣沉默後,他又再次開口:「你們幾個!最後再給你們一次機會。不過到了下午,搶鈴鐺的戰鬥會變得更激烈,還想挑戰的傢伙就去吃便當吧!」

「不過不能給鳴人吃。」

旗木卡卡西的最後一句話讓漩渦鳴人「咦」了聲,前者又繼續開口道:「這是他不遵守規則,想一個人吃便當的懲罰!如果有人敢分給他吃的話,那個傢伙就立刻不及格!」

停頓了一下,旗木卡卡西冷冷的說:「在這裡,我就是規則。知道了嗎?」

語畢,旗木卡卡西便丟下四人離去。

 

接下來的劇情就跟動畫差不多,在他們吃便當吃沒多久,漩渦鳴人的肚子卻越叫越大聲,並且逞強的說他不吃也沒關係的時候,宇智波佐助將他的便當遞到漩渦鳴人的面前。

「等、等等!佐助,老師剛才不是說……」春野櫻有些緊張地東張西望著。

「沒關係,他現在不在這裡。」宇智波佐助無所謂的說,「下午我們三個人一起去搶鈴鐺,要是你礙手礙腳的,我也很困擾。」

漩渦鳴人雖然很感動,但不止漩渦鳴人,春野櫻和躲在一旁觀察的旗木卡卡西都對宇智波佐助的說辭感到困惑。

「為什麼……是三個人?」春野櫻不解的問。

好歹雨森佟在忍者學校的成績是中等,就算是三個人,也應該是跟雨森佟,而不是吊車尾的漩渦鳴人吧?

宇智波佐助看向默不作聲的雨森佟,心裡想著「下午一定要搶到鈴鐺!只要搶到鈴鐺,就可以和佟一組了。」,至於為什麼會說三個人去搶……

「因為佟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搶鈴鐺。」

從剛才雨森佟跟旗木卡卡西的對話來看,雨森佟確實不打算參與這次的試驗。而長期的相處讓宇智波佐助知道,雨森佟是個做了決定就不怎麼會改變的人,唯獨事情涉及到他和漩渦鳴人的性命,他才會加以干涉。

這件事漩渦鳴人多少也知道,所以他沒有說什麼。正確來說,只要是認識雨森佟的人都知道,畢竟他的態度總是表現得非常明顯。

對於宇智波佐助所說的話,雨森佟沒有任何表態。

春野櫻看了下自己的便當,最後也將自己的便當遞給漩渦鳴人。後者看了是一陣感動,但因為漩渦鳴人被綁在柱子上,所以他沒辦法接過便當。

旗木卡卡西在春野櫻餵漩渦鳴人第一口飯沒多久便出現了,強烈的風壓吹得三人險些站不住腳。

「渾蛋──!」

對於旗木卡卡西突然的出現,三人都嚇到了。

「犯規的話,我會知道的!」旗木卡卡西邊說邊結印,晴朗的天空頓時變得烏雲密佈,就連地上也開始劇烈搖動。「有什麼要說的嗎?」

被嚇得心慌意亂的漩渦鳴人結巴地說了幾次「但是」後,隨即心一橫,對著旗木卡卡西吼道:「老師!我們是一體的啊!」

宇智波佐助也冷靜的接著說:「我們是一個整體。」

原本非常害怕的春野櫻聽了也跟著說:「沒錯!因為我們四個人是一體的!」

見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櫻都這麼說,漩渦鳴人更是激動的吼著:「沒錯!沒錯沒錯沒錯!就是這樣啦!」

「四個人是一體?」旗木卡卡西走上前,看著正在戒備中的三人和一旁仍舊處變不驚的雨森佟。

雖然佟沒有做出任何動作,但他們還是說四人是一體?旗木卡卡西覺得這種情況非常奇特。想來雨森佟早已知道測試的目的了,旗木卡卡西沉默了一會,隨即笑著說:「合格!」

突然的變故讓三人傻眼了,似是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旗木卡卡西看了又笑著在說一次:「合格。」

「合格?為什麼?」春野櫻臉上的驚恐尚未消失,卻還是不解地問。

「你們幾個是第一批。之前的小鬼們都只是乖乖地聽我的話,全都是沒有自己想法的乖乖牌。」頓了一下,旗木卡卡西又接著說:「在忍者的世界裡,不遵守規則的人是廢物!」

「可是,不懂得重視同伴的人,是最最差勁的廢物!」

漩渦鳴人聽了是非常感動,春野櫻則是漾起笑容,而宇智波佐助則是笑哼了聲。

「演習結束,全體及格!第七組從明天開始執行任務!」旗木卡卡西宣布完,每個人懷著各自的心情而雀躍不已,唯獨雨森佟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變化。

「好了!回去吧!」旗木卡卡西頓了一下,又看向雨森佟道:「佟,你跟我來一趟。」

旗木卡卡西會叫自己和他走一趟,這點也在雨森佟的預料之外。但雨森佟並不介意,在這裡,他就只是個孩子,並且遵循三代火影的教誨,對待長輩要有禮。

是的,就是遵循教誨。雨森佟雖然說他不懂,但其實是他沒有發現罷了。

對於一個殺手來說,他懂得太多了;但對於一個正常人來說,他懂得太少了。

「佟。」

雨森佟朝叫喚自己的宇智波佐助看去,後者正面無表情地直盯著前者。

「你們先回去休息吧!」雨森佟笑著說,「記得幫鳴人鬆綁。」

說完,雨森佟便和旗木卡卡西一同離開。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