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小組與這次的委託人達茲納,仍舊走在前往波之國的道路上。期間,春野櫻曾問過旗木卡卡西「波之國有沒有忍者」這個問題,而身為他們的指導老師的旗木卡卡西,自然是仔細的解釋給他們聽了。

旗木卡卡西有注意到心不在焉的雨森佟,但他沒有多問,因為他知道其他三人在聽了他的解說後,正在懷疑三代火影的實力,所以他故意嚇唬他們。

雨森佟之所以心不在焉的,是因為他一直在思考森下雨海到底說過了什麼。除了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和我愛羅之外,森下雨海其實對很多人的遭遇都很捨不得,只是她特別喜愛那三人罷了。

也就是說,除了那三人,雨森佟還要改變很多人的未來,奈何事隔甚遠,他的記憶早已不清不楚的、忘得差不多了。

到底是誰呢?雨森佟模糊的記憶裡,就只有「波之國有『倆個人』很可憐」,但就是那『倆個人』,他實在想不起來是哪倆個,這讓他覺得非常困擾。

來到這個世界,除了活下去之外,在雨森佟知道這裡是《火影忍者》的世界後,他希望他能夠讓這裡的未來變成森下雨海喜歡的未來,就算她沒有看見,他也會在他死後,帶著這份回憶去找她,並且與她分享這裡的一切,但是現在的他不管怎麼想,還是想不起來那『倆個人』到底是誰。

也許等見到面了就會想起來了。雨森佟暗自嘆了口氣,因為他現在也只能這麼想了。

「佟?」

耳邊傳來宇智波佐助的叫喚聲,雨森佟轉頭看向走在他旁邊的宇智波佐助。

「你在想什麼?」宇智波佐助看著雨森佟,臉上寫著擔憂。

「沒什麼。」雨森佟回宇智波佐助一個微笑,眼角卻瞄到地上的一攤水。

我應該不用插手吧?記得他們會沒事。雨森佟如此想的同時,走在後頭的旗木卡卡西就被突然出現的倆名忍者用鎖鏈變成了碎塊。

除了雨森佟以外的人都嚇到了,其中以宇智波佐助顯得比較冷靜,而春野櫻則是尖叫了起來,漩渦鳴人則顯得有些驚恐。

畢竟這種場景宇智波佐助已經見過了,所以他能夠立刻恢復冷靜。而春野櫻一個女孩子,第一次看到這種血腥的場景,自然是嚇得尖叫出聲了。反觀出村前興致滿滿的漩渦鳴人,他已經完完全全的被嚇到了。

倆名忍者緊接著出現在漩渦鳴人的身後,被嚇到的漩渦鳴人一時反應不急,只能呆愣地站在那。宇智波佐助反應快速地前去幫忙,成功地阻止他們的行動,但他們隨即扯掉鎖鏈,分別朝漩渦鳴人和達茲納攻去。

宇智波佐助在聽到春野櫻的聲音時前去幫忙,而雨森佟……

在看到那名忍者傷到漩渦鳴人的同時,瞳孔猛地一縮,他的身影在一瞬間出現在那人的旁邊,接著起腳一踢,那人在飛出去的同時吐出一大口血,被踢的腹部也明顯凹陷下去,可見那力道有多麼大。

使用替身術而完全沒事、在一旁觀察的旗木卡卡西,原本要先解決漩渦鳴人這邊的忍者的,卻在一瞬間察覺到雨森佟的殺氣而先去解決另一邊的忍者,他沒想到雨森佟出手會這麼重。

這已經不是中等成績的傢伙會有的表現了,佟這傢伙真的生氣了啊……旗木卡卡西看著沉著臉的雨森佟,赫然發現紫色的眼瞳竟變成了藍色,但那只是一瞬間,讓人有看錯的錯覺,但旗木卡卡西確定他確實沒看錯。

那是……神之眼?旗木卡卡西呆愣地看著雨森佟,對於神之眼,他也只聽說過傳說,卻沒想到真的存在。

雨森佟對自己會如此激動也感到非常錯愕,他剛才竟然出手了?

「佟、佟?」

漩渦鳴人帶著抖音的叫喊聲讓雨森佟反射性的轉頭看去,卻見漩渦鳴人一臉的驚恐,而且那個驚恐表情不是因為剛才的忍者,而是因為他,雨森佟。

察覺到漩渦鳴人的異樣,宇智波佐助也喚了聲「佟」。雨森佟再次反射性的轉過頭去,卻嚇到所有人了。

沉下的臉正透著冰冷,紫色的眼瞳收縮至極小,難以言喻的殺氣正衝擊著每個人的身體,是冰冷、是刺骨,沒有任何感情,讓人的身體忍不住顫抖、異常的恐懼。

不難察覺每個人眼中的驚恐,雨森佟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手正劇烈地顫抖,是害怕嗎?就像當時失去雨海的時候一樣……

「我現在……很可怕嗎?」與表情一般的冰冷語氣自雨森佟的嘴裡吐出,他安靜地等待任何一個人回答他的問題。

「很可怕。」

這個問題沒有讓雨森佟等太久,畢竟旗木卡卡西是個上忍,他很快地就恢復鎮定,更何況他是這個世界裡唯一一個知道雨森佟的事情的人。

雨森佟沉默了,他只能站在那,低著頭看著地上,不敢再讓任何人看到他的表情。

旗木卡卡西將那倆個突襲的忍者連同一棵略粗的樹幹綁在一起,處理好後才看向雨森佟。他走到雨森佟的面前,雙手邊放在雨森佟的肩膀上,邊問:「你現在很迷惑嗎?」

雨森佟輕點了點頭,因為他現在確實很迷惑,他不懂他為什麼會如此失控。

明明就知道漩渦鳴人不會有事,但當他看到敵人衝到漩渦鳴人的面前,並且已經傷到漩渦鳴人了,他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他知道他失控了。

「因為你怕你討厭的事情會發生。」

我……討厭的事情?雨森佟的臉稍微恢復了孩童般的表情,他面露茫然地看著旗木卡卡西。

「失去嗎?」

旗木卡卡西笑著點點頭。「沒錯,就是失去。因為你怕鳴人死在你眼前,所以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就像,她嗎?」雨森佟說出了除了旗木卡卡西以外的人都不明白的話。他所說的『她』,自然是指森下雨海了。

「沒錯,就像她。」

就像森下雨海死在他眼前時,他失控的把所有人都殺掉一樣。

「因為你很愛他們。」

旗木卡卡西的話,讓雨森佟呆愣地看著他。

「因為你很愛鳴人跟佐助,所以才會這樣。」

因為……愛?

「這種愛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愛情,是親情。」

親……情?

「代表你把他們當作家人的證明。」

家……人?

對於旗木卡卡西現在和雨森佟所講得話,其他人都覺得非常奇怪,但長年與雨森佟相處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稍微能夠了解旗木卡卡西的用意,因為他們多少都有發現雨森佟在情感方面似乎完全無法理解,而他們也是在這時才知道旗木卡卡西常常找雨森佟出去的原因。

就是因為旗木卡卡西常常把雨森佟找出去,雨森佟的臉部表情才漸漸地變多,唯一的差別就是,溫柔微笑以外的表情,第七小組的人比較常看到。

雨森佟的想法很簡單,因為旗木卡卡西說過,如果沒有溫柔微笑以外的表情,就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所以他只露給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看,還有教導自己『感情』這個課題的旗木卡卡西。

至於春野櫻,因為雨森佟現在是第七小組的成員之一,而春野櫻是他的同伴,他認為他也應該多關心春野櫻,並且讓他多少能夠理解自己,所以春野櫻也成為有幸能夠看見他溫柔微笑以外的表情的人之一。

對於目前的情況,再加上旗木卡卡西現在對雨森佟所說的話,第七小組的人大概都清楚了。

春野櫻雖然不太清楚雨森佟的狀況,但她猜的也八九不離十了。唯獨達茲納仍一臉的不解,心中對雨森佟的恐懼雖然沒有增加,卻也沒有降低。

「那個……佟。」

雨森佟轉頭看向漩渦鳴人,他的臉上正透著堅定。

「我明明應該變強的,我明明認真完成任務,每天還跟你和佐助一起晨練,還有一個人特訓忍術……」

「我再也不會讓別人幫我,再也不會害怕,再也不會逃跑,再也不會輸給佐助,我對你發誓,我一定會保護大叔的性命!」頓了一下,漩渦鳴人露出大大的笑容,笑著說:「然後,我要跟佟走在一起!」

雨森佟的瞳孔正慢慢地睜大,他呆愣地看著漩渦鳴人,一旁的旗木卡卡西則是露出了微笑。

「你這個白痴!」

宇智波佐助的話讓漩渦鳴人失去理智,額爆青筋地朝他吼道:「你說什麼!?」

宇智波佐助冷哼了一聲,他看向雨森佟,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我也要跟佟走在一起。」

雨森佟仍舊一臉的呆愣,只是看的人從漩渦鳴人變成了宇智波佐助。

「那個……」

所有人轉頭看向春野櫻,她正一臉的不好意思,小小聲的說:「我……能不能也跟你們走在一起?」

旗木卡卡西聽了笑了幾聲,才道:「那就第七小組全體人員都走在一起吧!」

看著其他人笑看著自己的雨森佟沒有說出任何話語,他只用一個表情當作回應,卻讓除了早已看過的旗木卡卡西以外的人感到不可思議──

那是最真誠、最純真的,發自內心的笑容。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