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紀澤抿了抿唇,直接伸手將女孩攔腰抱起,突如的動作嚇得唐柔差點反射性出手攻擊,隨後在意識到抱她的人是江紀澤後才猛地停下動作,身體因此變得僵硬,但這一系列反應不過在短瞬間。

江紀澤只以為懷裡的女孩是不習慣這樣親密的碰觸而僵硬,殊不知事實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對唐柔來說,比起其他人,恐怕現在全世界能夠勉強近她身的也就只有江紀澤一家人了,其他人哪怕是她的親生父親都早已被她歸類在敵人的行列裡。

對唐柔來說,她的世界只有兩種人,一種是自己人,一種是敵人。很遺憾的,前世一直到她死去前,自己人的名單都只有她自己。

換句話說,她從不相信任何人。

至於江紀澤,前世在那次彼此都未認出彼此的一次短暫相遇後,他們就再也沒見過面了,而唐柔也是在他們分離不久後性情大變,這才有了這樣的歸類,因此江紀澤並不算在內。

在有了這樣的分類後便沒見過對方,哪裡曉得該將對方放在哪裡?而現下遇到卻直接被她列入自己人的行列,完全是看在第一眼就對他有親切感的份上。

唐柔畢竟是歷經末世十餘年的人,而這些年來可從未有人能得到她的認可,因此她也更加相信自己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她會如此爽快就將江紀澤歸類在自己人的原因。

身體僵硬的時間沒有持續太久,唐柔很快就放鬆下來,安心的任由男人抱著自己,她微抬頭看向江紀澤,正巧後者也低頭看向她,兩人的視線就這麼猝不及防的對上了。

和江紀澤的鳳眼不同,唐柔有一雙漂亮的桃花眼,但同樣都帶著股狠戾,只是對象是江紀澤,唐柔明顯要來得收斂許多。

江紀澤就因為這雙眼睛察覺到了懷裡女孩的不一般。

彷彿遇上同類的親近感。

這個念頭在腦海一閃而過,江紀澤若有所思的又看了眼女孩,覺得或許就是因為如此,自己才會如此反常也不一定。

卻沒想過這樣的反常又豈會到讓他願意碰觸他人的地步?

思緒非常果斷朝完全不同的方向奔去的江紀澤絲毫沒有覺得這樣的想法有什麼不對,抱著女孩的動作變得更加輕柔,內心也越發心安理得起來。

馮思薇就不能如此淡定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家兒子竟然會如此主動,二話不說就將人家女孩子來個公主抱,那畫面太美,美到她都捨不得眨眼了。

兒子的第一次啊!各種意義上的第一次啊!馮思薇激動不已,偏偏當事二人沒一個察覺到她的異樣,就是看到了也只會不明所以。

「你要帶我去哪裡?」察覺到江紀澤似乎打算帶她去哪裡,唐柔趕緊開口問。

「醫院。」江紀澤抿了抿嘴,眉頭微蹙,表情有著自己都不知道的淡淡心疼。

「不用,不用去醫院了,不嚴重。」唐柔皺眉,語氣帶著明顯的不喜。

顯然很排斥醫院。

江紀澤頓時一陣恍惚,記憶中似乎也有那麼一個人很討厭醫院,每次都要他好一陣哄才不甘不願的答應。

可愛稚嫩的臉蛋,似乎在一瞬間和懷裡的女孩有那麼一絲重合。

邁步的腳頓了一下,江紀澤一個轉身直接將人抱到不遠處的椅子上,輕柔放下的動作彷彿在呵護什麼無上至寶般,隨後在收回手的下一秒便蹲在唐柔身前,布滿粗繭的大手覆上那雙有些紅腫的腳踝細細查看。

一系列的動作是如此自然,彷彿做了許多次般,看得一直笑咪咪沉默地跟在他們後頭的馮思薇驚訝的張大嘴巴。

這……這真的還是他那個木頭大兒子?

要不是親眼所見,馮思薇還真不敢相信自家兒子會做出這種事。

最重要的是,兩人自然的相處氛圍竟讓她有種莫名的熟悉感,馮思薇眨了眨眼,盯著唐柔的臉蛋有些疑惑地歪頭沉思。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