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老頭!我要喝紅茶!」我衝進教皇的辦公室,高興的說。

教皇看了我一眼,無奈的嘆了口氣。

「妳竟然每天都跑來跟我要紅茶……紅茶就算了,偶爾還要吃幾塊蛋糕,妳當我什麼?國王嗎?」教皇一臉哀怨的看著我,手還不忘遞杯紅茶給我。

「沒辦法啊!紅茶是一定要的,蛋糕是附帶的。」

「……一般人應該會說蛋糕是一定要的,紅茶是附帶的吧?」

「比起蛋糕,我更喜歡紅茶。」

「……妳乾脆把這兩樣融合在一起好了!」教皇沒好氣的說。

我呆愣的看著教皇。

「有道理耶!」

「慢著!我說好玩的!千萬不要!」教皇一臉驚恐的看著我。

「為什麼?」

嘆了口氣,教皇無奈的說:「蛋糕這種東西可不是妳想吃什麼口味就好,有時候可是會變成很可怕的味道喔!」

我看著教皇,燦笑道:「試過不就知道了?」

「喂、喂!」

不再理會教皇,我叫倩奏送我到她家去。

正確來說,是送到掛在我脖子上的項鍊裡去。

「倩奏,我要做蛋糕,妳有沒有工具?」倩奏還來不及開口,我就丟了個問句給她。

「有、有阿……」

「借我吧。」我走到廚房,咖啡一放下工具,我就開始動起手來了。

嗯?你問我咖啡是誰?對耶!我之前都叫他屍體、男傭什麼的……咖啡就是倩奏的死亡領主嘛!

嗯?你問我為什麼叫咖啡?根據倩奏的說法……

「因為他的身體是咖啡色的啊!」

「謝啦!」我笑看著咖啡,他也回我一個微笑。

真是個可愛又善良的死亡領主啊!

「你真的要做啊?」倩奏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嗯。」總要先看看行不行嘛!

「那,我也可以吃嗎?」倩奏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看著我問。

「可以阿。」要是不好吃,丟掉也是種浪費。

「太好了!」倩奏高興的說,然後就到客廳乖乖的等我。

……搞得好像我們是新婚夫妻,那我還真是個好男人啊!

嘆了口氣,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頓,我繼續做著蛋糕。

待蛋糕做好後,我端出去跟倩奏一起吃。

不是我不給咖啡吃,而是咖啡說他吃不出味道,而且死亡領主不需要吃東西。

看來以後有什麼難吃的東西都可以丟給咖啡,真是個好廚餘……我是說好死亡領主。

「好吃!」倩奏驚呼著。「音森你好厲害喔!」

我高興的吃完蛋糕,臉上寫滿了滿足。味道比想像中的好啊!

叫倩奏把我送回去,我端了一盤蛋糕給教皇。

「好吃!」教皇一臉驚愕的看著我。「真好吃!」

「所以死老頭,以後就麻煩你準備紅茶蛋糕給我吧!」我燦笑著說。

「慢著!妳至少要跟我說在哪買啊!」教皇看著準備走出去的我喊著。

「我哪知道啊?」我翻了個白眼給教皇。「那是我自己做的啦!」

我關上門,卻沒看到教皇一臉驚愕的看著我做的蛋糕,滿臉的不敢相信……

又回到房間,我將剩下的蛋糕分成十四塊,一一拿給了十二聖騎,自己則留了兩塊好細細品嚐。

啊!紅茶蛋糕真是太美味了!

隔天,我還沒找教皇,教皇就先來找我了。我走到教皇辦公室,一進門卻看見十二聖騎動作一致的回過頭來看著我。

「……你們在幹麻?」

「小森,昨天的那個蛋糕在哪買的?」太陽劈頭就問。

「嗄?」

「我們一開始以為是寒冰做的,可是寒冰說不是。」綠葉說。

「我們就想說應該是教皇叫你拿給我們的。」寒冰接著說。

「……所以你們就跑來問教皇?」

「對啊!」

「我們正要問你就來了。」

「……」我、我無言了。

十二聖騎竟然為了一塊小小的蛋糕,跑來找教皇械鬥……不是,是詢問。

「那死老頭,你叫我來幹麻?」

一看就知道,十二聖騎是在教皇找我之後來的。也就是說,教皇找我是為了別的事……但大概也差不多吧。

「我是想跟妳說,我還要吃。」教皇一副小孩向媽媽撒嬌的樣子,看的我好想打啊!

「沒了。」我冷冷的說。

教皇不死心,又說:「材料費我出!」

「不要。」

「為什麼?」教皇的臉垮了下來。「我不管啦!我要吃、我要吃,我還要吃啦!」

……

靠!死老頭,你都六十好幾了,不要在那邊裝幼稚好不好?看得我都快吐了!

「我只負責吃!所以死老頭,我的紅茶蛋糕呢?」我冷眼看著教皇。

「慢著!昨天的蛋糕……是小森做的?」太陽一臉呆愣的看著我。

「對阿。」想都沒想,我理所當然的回答著。

……慘了!自掘墳墓啊!

十二聖騎外加一個教皇,正一副「我還要吃,拜託你做給我。」的討食樣看著我……

靠!神殿裡什麼時候有這麼多乞丐了?這裡不是公園,也不是火車站,你們還不快滾?滾啊!

慢著!搞得我好像被男人拋棄一樣,正在跟感到愧疚而回來道歉的男人說「你走!我不要在看到你了!走啊!」一樣!原來我這麼愛演戲嗎?我的夢想是當個巨星嗎?那我那個住在用紅茶蛋糕做成的城堡的偉大夢想呢?

咳!扯遠了。

看著十二聖騎,我無奈的嘆了口氣。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好耶!」

「太棒了!」

歡呼聲過後,是我冷冷的話語。

「死老頭,你最好快點找到紅茶蛋糕,不然請人做也行。總之就是,我明天一定要看到紅茶蛋糕!」我瞪著教皇,低吼著。

「好、好……」教皇的臉上透著驚恐的回看著我。

眾騎士為教皇默哀一秒。

我又轉頭看向寒冰,燦笑道:「伊希嵐哥,我可以教你怎麼做紅茶蛋糕喔!」

白話一點就是「我教你做,以後要做給我吃喔!」。

眾騎士和教皇為寒冰默哀一秒。

「那就麻煩你了。」寒冰笑著說。

想來能多學一道甜點也挺不賴的嘛!看來眾人是白替他默哀了。

之後,音森的甜點被眾人稱之為「傳說中的甜點」……

因為在那之後,音森就不曾親自下廚了。

「廢話!自己不用動手做就有得吃了,我幹麻要這麼麻煩阿?」

看著正高興的吃著寒冰做的紅茶蛋糕的音森,眾人重重的嘆了口氣……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