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雨森佟用著略帶不確定的語氣,但腳下的速度不減,依舊跟在旗木卡卡西的身後。

「嗯?」旗木卡卡西沒有回頭,對於雨森佟發出的兩個字,他僅回一個單音節便等待雨森佟的下文。

「您應該是有話想問我才會找我出來,但……」

對於旗木卡卡西找他出來的用意,雨森佟多少也知道個大概,但在跟著旗木卡卡西走了一段路程後,雨森佟開始對他們要去的地方感到納悶了。

「有必要來這裡嗎?」

四周是一片樹林,沒有任何住家或廢棄小屋,只有幾隻小動物飛得飛、跑得跑。

事實上,旗木卡卡西是把雨森佟帶出木葉村了,也因此雨森佟才會感到納悶,因為旗木卡卡西似乎太慎重了,他們將要談的事情應該不需要這般隱密吧?

「啊。」旗木卡卡西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雨森佟,「就在這裡吧!」

「是。」雨森佟看著旗木卡卡西找了棵樹坐了下來,然後又朝自己招了招手,雨森佟只好乖乖地走過去,在旗木卡卡西旁邊坐了下來。

「你們的事情我多少都有從三代火影那邊聽來,」旗木卡卡西也不廢話,直接進入主題。「你說你不懂怎麼幫助別人,難道三代火影從來沒有跟你說過要怎麼與人相處嗎?」

火影爺爺說過的話?雨森佟沉思了起來。

記得有一次,有人欺負漩渦鳴人,結果被他狠狠的修理一頓,但那個時候還不太習慣新的身體,所以他也受了點傷。和漩渦鳴人一起回去後,卻被三代火影狠狠的罵了一頓。

『佟,我知道你很重視鳴人,但是打架是不對的。』記得當時三代火影在罵完他後笑著這麼說:『對我來說,木葉的每一個人,都是我的家人,我希望你們可以和平相處。』

『但是火影爺爺,他們欺負鳴人!』當時的他這麼跟三代火影憤憤地反駁,因為他非常氣憤,漩渦鳴人明明就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卻要受到這種對待。『鳴人是我的家人,他是我的弟弟!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

那個時候的他不知道,他之所以會有這種反應,是因為他已經把漩渦鳴人當作家人看待了。但對身為殺手的他來說,那個時候的他,只是把這種情緒歸類在「因為森下雨海喜歡漩渦鳴人,所以我要保護他」,卻沒想到他最後說的話,意義有多重大。

『佟、你……』三代火影愣住了,因為臉上一向掛著溫柔微笑的雨森佟,現在卻是一臉的憤怒,而這是他不曾看過的,由此可知,雨森佟是真的很重視漩渦鳴人,比他想像中還要更加重視。

三代火影突然笑了,這讓雨森佟感到非常不解。

『佟,有你在真是太好了!鳴人他一定可以過得很好。』三代火影由衷的說。

當然不止這件事,因為漩渦鳴人是九尾妖狐的事情大人們都知道,因為厭惡漩渦鳴人,所以大人們都會警告自己的孩子不要接近他,當然也讓漩渦鳴人吃盡苦頭。

每次出事,三代火影都會把雨森佟叫去,並且告訴他很多事情。

「我每次都有照著火影爺爺的話去做,只是一看到鳴人被欺負,就會把火影爺爺說的話忘得一乾二淨。」

旗木卡卡西聽完雨森佟的描述,也跟三代火影有同樣的感想──有雨森佟在,漩渦鳴人一定可以過得很好。

不過現在應該是──有雨森佟在,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一定可以過得很好。

不過旗木卡卡西還是一一向雨森佟解釋,他的幫助、與人的相處等,雖然他說他不懂,但其實他都經歷過了。

雨森佟也在旗木卡卡西解釋過後才恍然大悟,他這才知道漩渦鳴人在一開始就被他放在第一位了,直到宇智波佐助來了,第一位就變成了他們倆人。

「原來這就是情感嗎?」雨森佟抬頭看著天空,夜晚的星空非常的美麗。「好複雜……卻不討厭。」

旗木卡卡西愣住了,他剛才說『情感』嗎?

一個正常的孩子不可能會說出這種話,只有從小被送去訓練成暗部的孩子才會被教成沒有情感的忍者,但雨森佟剛才說的話卻像是在說……他沒有情感。

怎麼會呢?火影大人是不可能這麼做的……旗木卡卡西眼神複雜地看著雨森佟,他的秘密太多了。

轉頭看向旗木卡卡西,雨森佟先是露出一貫的溫柔微笑,接著又抬頭看向星空沉思著。

「卡卡西老師。」

雖然還有很多事要搞清楚,但旗木卡卡西還是放棄了,因為憑雨森佟對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的重視,他是不可能背叛木葉村、成為木葉的敵人的。

至於要進一步的了解,未來還有很多時間,更何況現在的雨森佟未必願意全盤托出。

旗木卡卡西跟著雨森佟抬頭仰望星空,嘴裡還不忘回應道:「什麼事?」

「我有前世的記憶。」

旗木卡卡西愣住了,他轉頭看向雨森佟,雨森佟正微笑著看著他,臉上一臉虛假的表情都沒有,旗木卡卡西知道,雨森佟說得是真的。

「我是一名殺手,沒有感情的殺手。」雨森佟淡淡的說,或許是信任旗木卡卡西,亦或是別的原因,他不知道,就只是覺得應該要告訴旗木卡卡西這件事,所以他繼續說了下去。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被送去訓練,所以我變成了冷血無情的殺手,並且受到全世界的畏懼。」

旗木卡卡西知道,這句話就代表雨森佟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可惜他並不知道,現在的雨森佟之所以很強,全是因為他向穿越之神要了能力。

「我是在……四歲的時候,被送去訓練的。」臉上的溫柔表情已不在,雨森佟的臉上露出了些微的痛苦表情。

旗木卡卡西終於了解了,這麼小就被送去訓練,還成為全世界都懼怕的存在,可見他熬過了那段痛苦的時光,成為一個完美的殺手,會不懂情感是當然的。

「你,喜歡這個世界嗎?」

旗木卡卡西的問題讓雨森佟抬起頭看著他,雨森佟沉默了一會,最後開口道:「我遇到一個朋友,她改變了我,但感情卻是殺手的致命傷。」

儘管雨森佟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但旗木卡卡西還是靜靜的聽他說話。「感情是殺手的致命傷」這句話讓旗木卡卡西感同身受,因為身為一名忍者,感情也是致命傷。

「我曾經答應過她,要好好的活下去,就算她死在我眼前。」雨森佟的語調沒有一絲起伏,現在的他,是一名稱職的殺手,亦或是忍者。「但是我做不到,因為那個時候,我崩潰了。」

那個時候的他,像瘋子一樣的把所有人都殺了,卻在精疲力竭之際,新的一批暗殺他的人來了,他勉強殺掉了三分之二的人,然後敗陣。

「但是卻有人給我重生的機會。」

他記得那個穿越之神叫梅菲尼格爾,是一個非常有氣質的男生,最重要的是……他長得很像森下雨海。

「前世沒能做到,所以我希望我能在這個世界活下去,也是因為她的希望,我去找鳴人和佐助。」

旗木卡卡西愣住了,因為雨森佟原本應該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他卻說他會去找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是因為他前世的朋友的『希望』……難道,他的那個朋友,知道這個世界的事情,並且能夠預知?

「卡卡西老師,」雨森佟看向旗木卡卡西,冷靜的說:「我知道這個世界的未來,但是在我來的同時,也等於改變這裡的未來,就像鳴人不再孤獨、佐助不再想著報仇,我不確定未來會不會因為我的改變而發生什麼劇烈的變動。」

旗木卡卡西看著雨森佟認真的眼神,他知道雨森佟說的所有一切都是真的,毫無虛假。

「那麼,你要怎麼辦?」旗木卡卡西看著雨森佟,後者回他一個微笑。

「我想活下去,但我更希望鳴人和佐助能夠平安。」

「是嗎?」旗木卡卡西也笑了,雖然雨森佟有前世的記憶,但他現在仍舊是個孩子,而現在的他,讓旗木卡卡西覺得非常可愛。

木葉村有佟在,真的是太好了。旗木卡卡西由衷地如此想著。

「卡卡西老師。」雨森佟再次叫喚道。

「什麼事?」

雨森佟露出了最真誠、最純真的笑容。

「我不喜歡這個世界,但我喜歡木葉村。」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