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往常一般,我來到了教皇的辦公室。

打開門,我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看見教皇正坐在桌前,桌面上是空空如也。

「……你在幹麻?」

「發呆。」

……我無言了。

堂堂光明神的教皇,竟然坐在桌前發呆?

「死老頭,我的蛋糕呢?」想也知道我是來領我可愛的紅茶蛋糕!不然我沒事怎麼可能會跑到教皇的辦公室呢?

「嗯?什麼蛋糕?」教皇一臉呆愣的看著我。

怎麼?現在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裝傻啊?不要以為你裝傻就可以耍賴!快快把我的紅茶蛋糕交出來!

「紅茶蛋糕!快點給我!」我不耐煩的說。

「噢!紅茶蛋糕。」教皇呆愣的點點頭,手上卻沒有任何動作。

我皺著眉頭看著教皇。

今天的教皇……很奇怪。

不,正確來說,今天的大家都很奇怪……

格里西亞比我還早起床;希歐沒有公文好改;奇克斯一直在發呆;艾爾梅瑞沒有寫信給安;喬葛沒有帶女人進房間;帝摩斯忘記隱藏;雷瑟比我晚起床;伊希嵐沒有做甜點給我;維瓦爾沒有帶我出去玩;艾維斯龜縮在房間不知道在幹麻;萊卡沒有吵著要我鞭打他;羅蘭人不知道跑哪去。

現在又多了一個教皇,竟然忘記準備我的紅茶蛋糕!

今天是怎樣?大家都要跟我抗議嗎?不對啊!抗議才不是這種抗議法!

不過算了,既然大家今天都不正常,那我今天就學艾維斯龜縮在房好了。

走回房間,卻發現我的床已經被人佔領了……

「倩奏,妳在幹麻?」我無言的看著倩奏呈「大」字形的躺在我的床上。

這擺明就是在跟我說「老娘現在要睡覺,誰都不許跟我搶!」的樣子。

好啊!連那個口口聲聲說喜歡我卻把我變成女人的傢伙都來跟我作對?現在竟然就這麼大刺刺的躺在我的床上,今天到底是怎樣?上演一起個性大轉變嗎?那為什麼不順便把我的個性給變一變,這樣說不定我現在會去挖糞塗牆……我是說去做任務!

嘆了口氣,我決定出去透透氣。

走在街上,才發現我根本不知道要幹麻,只好去排隊買藍梅派。

排藍梅派真是個消磨時間的好事情。因為排隊總是可以排去一整個早上,只是排隊中會很無聊而已。

因為我出去的時間已經是中午了,等我買到時也差不多晚上了。

拿著十五個藍梅派,我朝神殿走去。

結果今天就這麼過了……不過也沒什麼不好的,只希望明天大家都恢復正常,不然我沒紅茶蛋糕可以吃啊!

說來說去都是為了我的紅茶蛋糕。唉!今天只好勉為其難的吃藍梅派了。

回到房間,卻發現倩奏不在,我皺著眉頭。

「倩奏?」

喚了好幾次卻不見倩奏的身影,不免感到有些心慌。

就像那次作的惡夢,這是個可怕的夢魘……

慢著!難道我在作夢?我夢見大家個性大轉變,所以我只好跑去排隊買藍梅派?買完藍梅派卻不見倩奏的身影?這是什麼鳥夢啊?也太長了吧?

我嘴角正微微抽動著,莫名的無奈感湧上心頭。

嘆了口氣,我決定先去找其他人。

帶著藍梅派,我就這麼走了一間又一間房間,卻一個人都沒找到。

這是從未碰過的事情,我知道我真的慌了。

我拼命的跑,最後來到了教皇的辦公室。

用力的開門,映入眼簾的卻仍是空無一人。

大家呢?

我喘著氣,心中的恐懼正不斷滋長。

我討厭,討厭這種感覺……沒有人陪伴的這種孤獨感,好可怕、好可怕……

我默默的走著走著,待我回過神來時,已經站在我的房門外了。

看了眼手中的藍梅派,我打開門……

「情人節快樂!」

我呆愣的看著十二聖騎、教皇還有倩奏高興的看著我,寒冰更是推出了一個特製的紅茶蛋糕。

「嚇到你了吧?」太陽一臉臭屁的看著我。

「今天是情人節,想說來給你過節。」綠葉笑著說。

「因為每次過節你都不在嘛!」大地接著道。

「音森?」倩奏小聲的叫喚,所有人才發現我的異樣。

斗大的淚珠從我的臉頰滑落,我的肩膀正止不住的顫抖著。

「小森,你還好吧?」寒冰緊張的問。

「怎麼了?有誰欺負你嗎?」堅石也一臉的緊張。

「小森?」審判走過來,語氣裡有著小心翼翼。

「笨蛋!你們都是大笨蛋啦!」我吼著,卻也開始大哭了起來。

所有人似乎是被我嚇到了,一時竟緊張的手忙腳亂,不知該如何是好。

「呃,小森,你手上拿的是藍梅派?」太陽一臉呆愣的看著我手上的藍梅派。

「對啦!誰叫你們今天那麼奇怪,我、我就想說買藍梅派給大家吃……」我哽咽的說。

所有人笑了。

審判拿走藍梅派,分給了大家,最後在拿給我。

「我們一起吃吧。」太陽笑著說。

抹著淚,我笑著。

「各位,」我看著所有人一臉不解的看著我,笑著說:「情人節快樂!」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