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坐在書桌前,我兩眼無神地直視著前方。

今天非常難得的,我沒事做。但也因為沒事做,所以我正在發呆。

不知道我現在大叫「我好無聊阿阿阿阿啊!」會發生什麼事?可惜現在的我,因為正在發呆,連帶的覺得無力,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什麼事都不想做……

不知道媽媽現在在做什麼?

想到這不免又嘆了口氣。

每次只要一靜下來,就會想到媽媽。想到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因為越想念就越想見到媽媽。但,我又要怎麼見呢?

……音森?」

我轉頭,卻看到倩奏她那放大的臉,我下意識的靠了一下,身體也反射性的往後靠,卻因此跌下椅,撞到了頭。

「痛……倩奏!妳搞什麼鬼?」我沒好氣的吼著。

「因為,人家叫你很多次了,你都不理人家嘛……」倩奏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我。

「妳叫我?妳什麼時候叫我了?」我狐疑的看著她,慢慢地爬到椅子上。

「你轉頭以前我一直都在叫。」倩奏一臉「你都不理我,害我好傷心。」的看著我,我看了是嘴角在微微抽動著。

不過……我竟然發呆到倩奏叫我都沒聽到?難道是因為我太想媽媽了嗎?

「音森!」

倩奏的一聲大喊,嚇了我一跳。我驚恐的看著她,沒好氣的說:「又怎麼了?」

「你又發呆了啦!」

我又發呆了?我呆愣的看著倩奏,無意識的再次進入了放空狀態。

倩奏看了,嘆了口氣。

「十二聖騎都來找過我了。」

……慢著!妳剛剛說什麼?」

「我說十二聖騎都來找過我了。」

我呆愣的看著倩奏,不解的問:「找妳幹麻?」

「因為你啊!」倩奏沒好氣的說,臉上是明顯的受不了。

想不到我也有這一天,竟然被倩奏用一臉受不了的表情看著我。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

「我?關我屁事?」

「不就某人一天到晚都在發呆嗎?」倩奏好笑的看著我。

「怪了,我發呆就發呆,礙到他們喔?」我翻了個白眼給倩奏,她也很快的回我一個白眼。

「他們在擔心你啦!笨蛋!」

……想不到我有這一天,在一天之內就收到倩奏一臉受不了的表情和白眼,我怎麼了我?我還是我嗎?我真的是我嗎?我是誰?我是郝音森。

咳!不好意思我錯亂了,我們繼續吧。

「你要不要去見你媽媽?」倩奏笑看著我。

我愣住了。

我可以……見到媽媽?

見我一臉雀躍,倩奏又笑了。

「我可以讓你回去原本的世界,但是你只能以現在這副模樣……我是說女生的模樣回去。」

……一定要嗎?」

「畢竟你在那個世界已經死了,而這個世界的東西是不能帶過去的,這是極限。」

……那就拜託妳了。」

只要能見到媽媽,哪怕是一眼也好,就算要我用女生的模樣去見她我也甘願。

「那好,你現在把眼睛閉起來,待我數到三後就睜開。一…………三!」

……總覺得張開眼會看到倩奏一臉燦笑的看著我說「哈哈哈!你被騙啦!」讓我覺得非常不想睜開眼。

是說倩奏,妳以為妳是魔術師嗎?還數到三就睜開眼勒!

說歸說,但我還是要睜開眼啊!總不能就這樣永遠不睜開眼吧?你以為不睜開眼我就不會聽到倩奏說的「哈哈哈!你被騙啦!」嗎?你會不會想太多了?想也知道如果一直不睜開眼就會聽到倩奏說:「孩子,你可以睜開眼了,在不睜開眼你就會睡著了。」

……不對,孩子是尼奧在說的,請自動把孩子改成音森謝謝。

睜開眼,卻發現我正站在我家門口,莫名的懷念擁上心頭,緊張充斥著胸口,心臟正快速地跳動……

我回來了。

「請問妳有什麼事嗎?」一道好聽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我轉過身去,印入眼簾的是那熟悉的身影。

「媽……」我下意識的喊了聲,卻也在這時為自己的舉動感到愚蠢。

「咦?」母親一臉呆愣的看著我。

「對不起,您長的很像我媽媽,所以就……」我尷尬的抓著頭,卻見母親和藹的笑了。

「妳的母親過世了嗎?」母親溫柔的輕撫著我的頭,笑著說:「要進來嗎?」

「好。」我笑了。

跟著母親進到家裡,母親先帶我到客廳,自己就提著剛買回來的菜到廚房。

看著熟悉的環境,我的嘴角正不經意的上揚。

我回來了……不是夢,我真的回來了……

「妳喝紅茶嗎?」母親的聲音突地傳來,我轉過身去看著母親手中拿著的兩個杯子,笑了。

「謝謝。」

接過紅茶,我喝了幾口。嗯,媽媽泡的紅茶還是一樣的好喝。

「妳一個人住嗎?」母親笑著問。

我搖了搖頭,笑著說:「我跟很多人一起住,大家都很照顧我。」

「這樣啊?」母親又笑了。「那就不會寂寞了。」

「嗯!」我開心的笑著,在神殿裡生活的點點滴滴浮現在腦海裡。

自從住進神殿後,每天都過得好開心、好開心,真的……好開心……

「哎呀!怎麼哭了呢?」母親和藹的笑著,拿著面紙溫柔的擦著我臉上的淚水。

「那個,伯母會寂寞嗎?」我看著母親。

我這麼的快樂,但媽媽在這邊卻只有一個人,媽媽會寂寞嗎?

「為什麼這麼問?」母親笑看著我。

察覺到自己的紕漏,我慌張的說:「呃,我、我是聽說伯母的兒子……」

母親笑著摸摸我的頭,說:「我不寂寞阿。」

我愣住了。

「為什麼?」

我知道對於一個陌生的人來說,問這種問題實在很失禮,但我還是問了。

母親笑著反問我:「為什麼要寂寞?現在不就有個可愛的女生來陪我嗎?」

愣了一下,我笑了,但卻還是忍不住開口又問:「伯母有過如果您的兒子還在之類的想法嗎?」

「沒有。」很乾脆的,母親回答了。

看著我臉上寫著的不解,母親笑著摸摸我的頭。

「與其事後才在後悔,不如把握現在。我每天都珍惜著與他相處的任何時刻,儘管現在他不在了,但跟他相處的每分每秒都還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我不寂寞,真的不寂寞,我有這些美好的回憶,有他的照片、東西,我可以每天準備他最愛喝的紅茶,邊喝邊回想著他喝紅茶的模樣,想像他在我的身邊陪伴著我。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他永遠都陪在我身邊。與其去想如果這樣如果那樣,沉溺在自己的幻想裡,倒不如活在記憶裡,那個他真正存在過的證明。」

「存在過的……證明?」

「嗯。」母親笑著又摸了摸我的頭,才接著說:「我想要留下他活在這個世界上的證明,我認為最好的證明,就是回憶。」

我沉默了。

「在說,我要是一直想著如果,那我會活的很痛苦的。那孩子可不希望看到那樣的我。」

我瞪大雙眼看著母親,母親仍舊用她那和藹的笑容笑看著我。

媽媽還是跟以前一樣,完全沒有改變。我知道,媽媽過得很好、很好……這樣,我就放心了。

我站起身,向母親鞠了個躬,燦笑道:「謝謝您,打擾了。」

「哪裡。」母親笑著送我到玄關,我笑著向母親道別,走出門去。

一踏出門檻,眼前的景色就變成了我的房間--神殿裡的房間,我知道我回來了。

「怎麼樣?」倩奏好奇的看著我。「見到你媽媽了吧?」

我看著倩奏,爆出最燦爛的笑容。忍不彷地,我抱著倩奏。

倩奏似是嚇到了,動都不敢動的就這麼讓我抱著,我又在她的臉頰輕輕一吻。

「謝謝妳,倩奏!」

倩奏呆愣的看著高興的走出房門的我,手下意識的摸了摸被我親的臉頰,隨即爆出了一陣歡呼,高興的轉著圈。

「小森,你沒事了?」路上每遇到一個十二聖騎,見我一臉的高興,他們就會問同樣的問題。

而我也會回同樣的答案。

「嗯!讓你們擔心了!」

然後他們會回我一個好看的笑容……

看著玄關,那剛才還有個可愛的女孩站著的地方,母親笑著關上門。

「小森,歡迎回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