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熱鬧的街道上,我掛上太陽騎士式笑容。

看得出來有不少女生在看到我之後先是一臉的呆愣,然後才快速的別過瞬間泛紅的臉。

……突然好後悔之前沒有常常出來閒晃。

現在對女性肉體有所免疫,所以對這種事情沒什麼感覺了。

嗯?你說我講話很難聽?哪裡?女性肉體嗎?

……聽起來真的滿變態的,媽媽我錯了,請原諒我的嘴賤。

「請、請問,您是太陽騎士嗎?」一個女孩怯怯的問。

我對她溫柔一笑,她的臉瞬間泛紅。

「雖然我不是太陽騎士,但也是一名騎士。有什麼事嗎?」

嗯?你問我怎麼不用太陽語?我不是說了看心情嗎?再說,神殿裡都有人聽不懂太陽語了,更何況是一般老百姓?與其在這邊浪費時間,倒不如一劍解決!

……我是說友善詢問。

女孩用她那如蘋果般燒紅的臉,小聲的說:「可、可以請你吃個飯嗎?」

「不行!」

「咦?」女孩一臉錯愕的看著我,卻在聽到我說的下一句話後,快速的低下再次泛紅的臉。

「我怎麼好意思讓妳請呢?」我笑著說。

「沒、沒關係啦……」

「對不起,身為一名騎士,卻讓一名女子請客實在不妥。」

再說,我現在也不喜歡女人……是不能喜歡女人。我知道我很帥,但我現在已經是女人了,要是哪天被她們發現我也是女人,她們會哭死的!

唉!我真是個善良的好男人!

誰?誰說屁的?我聽到了喔!

是說……我講話幹麻像個古代人一樣啊?還女子勒!

「而且……」

「而且?」

「我只愛光明神。」我燦笑著。

太陽騎士只能愛神,不能愛女人,所以格里西亞只能用眼尾紀錄美女,然後回房間細細品嚐……我是說慢慢觀賞。

那我呢?

我什麼都不是,就只是一個完成三百五十五個任務而正在放假的小騎士,幹麻要愛神?

雖然我現在是女人,但內心還是個男人啊!身為一個男人,怎麼能欺騙女人的感情呢?我才不是那種人!

啥?你說我看起來就是那種人?你,死吧。

但是阿……唉!其實我比較想說「我只愛紅茶。」啊!

女孩一臉呆愣的看著我,我朝她笑了笑,便離開了。

一路上,有不少女生跑來問同樣的問題、說同樣的話……

「請問你是太陽騎士嗎?」

然後在聽到我回答不是的時候問:「可以請你吃個飯嗎?」

最後在聽到我說我只愛光明神後呆愣在原地。

現在是怎樣?我記得書上說過最搶手的男人是喬葛吧?原來最受歡迎的竟是格里西亞嗎?

我邊想邊拒絕一個女生的邀約。

是說,我還是個男人嗎?我真的還是男人嗎?竟然一直拒絕女生的邀約?是怎樣?我變了嗎?性格已經轉變完成了嗎?已經沒救了嗎?

我忍不住嘆了口氣……當然,是在心裡嘆氣。

回到神殿,我一臉憂鬱的走進教皇的辦公室。一進門,就看見太陽正在和教皇交談,這讓我又更憂鬱了。

「小森,你怎麼了?」太陽一臉不解的看著我。

「第一次覺得,閒晃比出任務還累……」我幽幽的說,一把搶過教皇手中的蛋糕,洩憤似的吃了起來。

教皇和太陽對看了一眼,好奇的問:「為什麼?」

我看了眼教皇,說了句:「都是你(的戒指)。」,然後又看向太陽,說:「還有你(的長相)。」

「我?」教皇和太陽異口同聲的說:「關我什麼事?」

我哀怨的看著正一臉不解地看著我的教皇和太陽,丟了句「我回房了。」便走了出去。

教皇和太陽呆愣的看著緊閉的門,門卻突地被敲了幾下。

「我是審判。」

「進來。」

審判走進來,卻看到一盤只吃了一半的紅茶蛋糕,便看向教皇和太陽,問:「小森吃的?」

「對阿,」教皇皺著眉頭說:「她今天出去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聞言,審判難得的笑了。

「審判,你知道什麼嗎?」太陽一臉狐疑的看著審判,後者又笑了。

「現在的葉芽城都在傳小森的事情,而且還給了他一個封號。」

「什麼封號?」

「第二個太陽騎士。」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