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依舊衝到太陽的房間看他全身塗滿了粉紅……不對,他今天改塗綠色的,所以我一衝進去,就看到一個全身塗滿了綠色不明液體的太陽一臉燦笑的看著我。

靠!格里西亞,我知道你是想嚇我,好讓我不敢再直接衝進去。但是格里西亞你錯了!我從以前就很喜歡看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你把自己搞得跟綠巨人浩克一樣只會讓我每天更期待啊!

雖然浩克沒你那麼瘦啦……但是沒關係!格里西亞,你不要氣餒!因為你COS的很好!但是浩克不會燦笑,所以請你一臉猙獰的瞪著我,然後快速地朝我撲過來吧!

……慢著!我在想什麼?我竟然要格里西亞朝我撲過來?搞得我好像是個飢餓很久的女人,正在尋找跟我同樣飢餓的男人,兩人一起手牽手邁向天堂的那一方一樣!

靠!原來我已經能接受了嗎?我能接受跟男生相擁了嗎?

……不對,我本來就不介意跟男生抱抱。你!我可是在說擁抱!別再想歪了!你這思想邪惡的傢伙,還不快滾!免得有家長跑去告我說我教壞他們的小孩!呿!我明明就是這麼天真可愛純真無邪的小傢伙,怎麼可能會有這麼骯髒醜陋的思想來教人呢?

誰?誰放屁?很沒教養喔!

不過扯得還真遠……我們繼續吧。

太陽一臉高興的走出來,見我也燦笑著,肩膀還微微顫抖著,很明顯的就是在憋笑的樣子,他知道自己的計畫失敗了,燦笑也就變成了苦笑了。

接下來是去找其他十二聖騎一起去餐廳吃早餐,當然過程也非常的有趣。

大概是要洩憤吧?太陽到綠葉的房門外大喊著:「安,好久不見。」,然後就會聽到綠葉的房間內發出了諸如跌下床、撞到桌子之後的聲響和哀嚎,然後是綠葉看似鎮定實則緊張的走出來,最後在只看到我和太陽兩人正燦笑著看著他,肩膀還微微顫抖著後,笑著跟我們要頭髮……不對,又不關我的事!所以是要太陽的頭髮。

我為太陽哀默一秒,然後就跟著兩人來到烈火的房門外。

綠葉笑著說由他來叫,我跟太陽趕緊退到一旁。

大概是要洩憤吧?我跟太陽好奇的看著綠葉,不知道他要怎麼喊?

「小森,你來啦?」

慢著!為什麼是我?我無言的看著綠葉,卻也在這時聽到房內諸如跌下床、撞到桌子之類的聲響和哀嚎,然後是烈火猛地打開門,在看到我後高興的抱著我摸摸我的頭說:「吃飯吧?走吧!」

原來奇克斯這麼喜歡我這個弟弟嗎?喜歡到一句「小森,你來啦?」就可以讓你跌下床和撞桌子嗎?

倒不如說……艾爾梅瑞,你洩憤的方式就是讓別人也跌下床和撞桌子嗎?你不是好人嗎?好人綠葉就應該要拿著剛要到的頭髮去綁在稻草上釘阿!

呃,我是說接下來是去叫希歐,我絕對沒有要害格里西亞喔!

跟剛才一樣,綠葉只說了句「小森,你來啦?」,就聽到房內諸如跌下床、撞桌子之類的聲響和哀嚎,然後是暴風一臉尷尬的走出來說:「走、走吧!去吃飯!」

是怎樣?原來我這麼受大家的愛戴嗎?已經兩個了耶!

五個人來到了大地的房門外,這次是由太陽……構想,五人主演。

沒辦法,因為聽了格里西亞的計畫,實在是太有趣了!所以就一人扮一角,上!

「啊!慢著!那間不是大地的房間!」暴風緊張的喊著。

「對啊!你不要進去!」烈火接著說。

「胡說!我上次才進去過!」我用有點可愛的女音,生氣的吼著。

……還好剛才有給他們聽過我的聲音,不然會傻眼吧?不……他們又傻了。

我推了推太陽,後者回過神來,趕緊道:「你、你先等一下!大地的房間真的沒有別人啊!」

回過神來的綠葉接著到:「對啊!」

「那你們幹麻阻止我?」我生氣的吼著,還跺了跺腳。

跌下床、撞桌子、撞椅子……啊!這大概是跌倒撞到門的聲音!好痛的樣子阿……

我們五人的手下意識的摸了摸鼻子,身體也忍不住抖了幾下。

喬葛,祝你好運!

我們看著大地頂著一頭凌亂的頭髮,身上多處瘀青,神色緊張的和我們對望……

「喬葛,你房間真的有女人啊?」我一臉呆愣的看著大地。

大地猛地關上門,似是回去整理儀容,期間還傳來大地的怒吼……

「才沒有!」

我們五個人就這麼笑著……當然,是偷笑,直到大地生氣的甩開門為止。

六個人來到了白雲的房門外,這次換大地洩憤了。

「啊!白雲的小天地怎麼了?」大地驚呼著。

跌下床、撞桌子……白雲披頭散髮的跑出來,然後在見到我們後,默默的走回房間整理儀容,最後隱藏自己的身影跟著我們來到孤月的房門外,順便忽略我們微微顫抖的肩膀…‥

「啊!是孤月的女朋友!」這是白雲的叫喊聲。

……帝摩斯,原來你也會洩憤啊?

然後是又一次的跌下床、撞桌子,孤月穿著整齊的走出來與我們對視……

幹!維瓦爾你不要這麼鎮定的看著我們好不好?我知道你的脖子僵硬不能動,所以只能抬著頭傲視別人,但你現在這樣實在是……

好欠揍阿!

八個人來到了寒冰的房門外,孤月說:「啊!寒冰的甜食!」

跌下床、撞桌子,寒冰用力的甩開門……然後默默的關上門整理儀容,跟著我們來到了刃金的房門外……

「鞭子。」

……就這麼兩個字,就聽見房內傳來的聲響。伊希嵐,我佩服你!

看著刃金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跑出來,然後又一臉尷尬的跑回去,我們的肩膀都在微微顫抖著。

來到堅石的房門外,刃金大吼一聲:「堅石真的很固執!」

……我無言的聽著房內傳來的聲響,堅石一臉怒意的跑出來說:「我才不固執!」

艾維斯,你竟然為了固不固執而跌下床、撞桌子,我佩服你。

十一個人來到魔獄的房門外,堅石喊著:「小森小心!」

慢著!為什麼又是我?你怎麼不喊「死亡領主納命來!」呢?我看著穿著整齊,卻一臉驚慌的魔獄,無言了。

是說羅蘭,你該不會都穿著蒙面裝在睡覺吧?

十二人來到了審判的房門外,卻沒有人敢亂來。

我看了眼其他人,大叫了一聲:「啊!」

所有人一臉緊張的看著我,卻也在這時聽到了聲響,眾人這才明白,一臉佩服的看著我。

審判打開門,臉上是少許的慌張。

哎呀!想不到雷瑟也會因為我而慌張啊?我用自認為最可愛的笑容笑看著審判,說:「雷瑟哥,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審判先是愣了一下,最後無奈的點點頭。

十三人就這麼來到餐廳,除了我和太陽,十二聖騎的身上多處掛彩,這讓這頓飯的期間,有不少騎士跑來關心自家隊長。

「小森,」審判無奈的看著正在偷笑的我,嘆了口氣。「下次麻煩用正常的方式叫大家好嗎?」

眾騎士點頭。

「咦?可是很好玩耶!」我一臉惋惜的說。

「……」

我看著十二聖騎一副「算我拜託你,饒了我們吧!」的表情,悶悶的說:「好啦好啦……」

唉!起床的第一樂趣沒了……

大概是看我悶悶不樂的,審判又嘆了口氣。

「偶爾一次。」

「真的?」我雙眼發亮的看著審判。「太棒了!」

看著我燦爛的笑容,眾騎士冒著冷汗。

看來,他們最好要早點起床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