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緩睜開眼,我看了看四周。

坐起身,褐色的長髮映入眼簾。

唔,當女人真的很麻煩,尤其頭髮還這麼長。

嘆了口氣,我爬下床。

來到浴室,我看著鏡中的自己,呆愣了一下,隨即又靠了一聲,才開始整理儀容。

說真的,每次照鏡子都會被自己的臉給迷的小鹿亂撞,然後在下一秒回過神來,為自己的白痴行徑感到可恥。

搞得我好像很自戀一樣……不對,還是男人的時候也很自戀。

來到這裡也有一年多了,對於自己的外貌也沒那麼反感了。再說,現在還有戒指可以恢復男兒身,倒是沒什麼差別。

唯一的困擾就是,每天早上照完鏡子,都有想跟自己交往的念頭。

整理好儀容,我將桌上的兩枚戒指給戴上。變成了金髮藍眼的男生後,我走了出去。

因為替教皇做了三百五十五個任務,所以教皇放我一個月的假和免費提供一個月份的紅茶蛋糕。雖然說不上好,但對我來說,又多了一個月份的紅茶蛋糕,真是好上加好啊!

至於現在嘛……

人嘛,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情當然就是去吃早餐啊!

但是啊,吃早餐這種事情,如果是一個人去的話,會很無趣的!所以啦……

「格里西亞,要不要跟我去吃早餐?」我門連敲都沒敲,就這麼直接闖進太陽的房間。

那個一陀的粉紅色不明物體……我是說太陽,一臉驚愕的看著我。

我快速的把門關上,蹲在門口開始狂笑。

當然,是小小聲的笑。我還不想被格里西亞給整了!

每次格里西亞敷面膜的時候都會有人來敲他的房門,但沒有人直接開門吧?所以啦!我就勉為其難的當這個直接開門的第一人啦!不過……

天啊!格里西亞,你敷面膜的時候真的有夠像鬼的啦!

門被猛地打開,太陽已經整理好儀容了。他一臉無奈的看著我,我忍不住又轉過頭去開始偷笑。

「別再笑了!」太陽豪不客氣的賞我一顆爆栗。

「痛!」我吃痛的抱著頭,卻又在看到太陽的時候忍不住笑了出來。

沒辦法,現在只要一看到格里西亞的臉,剛才的畫面就會浮現在眼前……噗!太好笑了!
「夠了!你不是要去吃早餐?」太陽沒好氣的問。

「好、好啦……你要跟我去嗎?」我笑問著。

「走吧。」

我笑著跟在太陽的後面,一路上經過了其他聖騎士的房間,就順便問他們要不要一起去。

十二聖騎士,外加一個正在放假的小騎士,就這麼浩浩蕩蕩的來到餐廳。

老實說,就算是當事人也會覺得有趣。

試問,溫暖好人派和殘酷冰塊組的所有人一起到餐廳去吃飯的場景,能看嗎?

不對,對女人來說,那是個非常養眼的畫面。但當「全大陸的人都知道」的,不合的溫暖好人派和殘酷冰塊組一起去吃早餐,這就好玩了。

不過至從我來了之後,神殿的人似乎也看習慣這些不合的傢伙們聚在一起的畫面了。

因為,我有事沒事就會跑去找他們打屁聊天啊!

嗯?你問我找他們打屁聊天跟他們聚在一起有什麼關係?如果我說,我是遇到誰就跟誰聊天,而遇到的剛好都一個溫暖好人派、一個殘酷冰塊組,你相信嗎?

嗯?你說我怎麼這麼厲害?小意思!這種事就跟格里西亞每次敷面膜都會有人來敲他的房門是同樣的道理啦!

嗯?你說自從我到神殿裡來,他們就不得安寧?我聽你在放屁!這是他們的榮幸好不好!

啥?你說我出口成「髒」,教壞你們這些可愛乖巧的小朋友?你們這些「可怕又愛吃乖乖巧克力口味」的傢伙,不要邊吃乖乖邊說我!因為最壞的不就是坐在電腦桌前看我演戲耍白還高興的哈哈大笑笑到把嘴裡的乖乖都噴出來的你們嗎?

「小森,這一個月的假你要做什麼?」暴風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親愛的希歐,我已經看到你臉上寫的「快說你沒事然後來幫我改公文吧!」了喔!

我告訴你,我可不是來這邊改永遠改不完的公文,最後當史上第一個過勞死的暴風騎士!我現在對公文是一看臉紅二看搭訕三看拐回家!看第一眼就火大的臉色漲紅,第二眼就向路過的騎士搭訕,第三眼就下定決心叫被我拐來的騎士幫我改!所以我打死都不要幫你改公文!

畢竟被殘害的是別人不是我,對不起我不是這種人啊!

「應該會到城外走走。」我如是回答,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要幹麻啊!

如果我回答在這一個月的時間我都要每天起來就衝到格里西亞的房間看他全身塗滿面膜然後關上門蹲在門口大笑到他出來打我的頭,在跟他一起到其他人房間問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然後跟大家一起來餐廳,吃飽後衝到教皇的辦公室拿我的紅茶蛋糕回房間慢慢品嚐,在到粉紅家去泡茶聊天或是到街上閒晃直到晚上再回神殿跟教皇再領一份紅茶蛋糕回房品嚐,最後脫下戒指洗澡在上床睡覺,那我一定會聽到希歐下一句就說:「小森,你這樣過日子實在不太好!所以你還是來幫我改點公文吧!」

然後我的行程就會變成品嘗完紅茶蛋糕後開始沒日沒夜的改著永遠改不完的公文,最後奔出房門隨便抓住一個人大吼著「幫我改公文!」就把人拖到房間去,然後自己跑到教皇辦公室去吃紅茶蛋糕打屁聊天啊!

……這樣說起來,好像都差不多嘛?

嘖!這不是重點!反正我就是不要再看到公文了!你滾!

慢著!搞得好像我被男友甩了,恨不得他早點滾一樣!靠!雖然我已經習慣當女人了,但我內心卻還是個男人啊啊啊啊啊!

「也好,這一年你也幫了不少忙,是該好好休息一下了。」審判如是說。

噢!審判,我准許你娶我!但請把我當個花瓶擺在一旁觀賞就好謝謝!

「也對,這一年來小森真的做了很多事呢!」暴風笑著摸摸我的頭。

我笑了笑,低頭繼續吃我的早餐。

「總之,這一個月你就好好休息吧!」

「好的。」

「對了,小森。」

我不解的看向太陽,後者一臉燦笑著看著我,說:「反正你都要出去了,就順便幫我排隊買個藍梅派吧!」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