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老頭--」我笑咪咪的走進教皇的辦公室,教皇看了我一眼,先是嘆了口氣,然後認命似的拿出紅茶蛋糕遞給我。

「謝啦!」我高興的接過紅茶蛋糕,淡淡的紅茶香味撲鼻而來,我一臉陶醉的聞了聞紅茶的芳香……

啊!還是紅茶的甜美香味好啊!

教皇看著我臉上的幸福,忍不住說了句:「妳可不可以不要每次來跟我拿蛋糕的時候都來這套啊?妳不嫌煩,我都煩了!」

「……」我將蛋糕放到一旁,突地變出了把鐮刀架在教皇的脖子上,臉上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笑著說:「死老頭,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耶!你要不要再說一次?」

「我、我、我什麼都沒說!」教皇一臉驚恐的看著我。

「是嗎?」我笑著,手中的鐮刀瞬間消失。

嗯?你問我哪來的鐮刀?當然是叫龍之戒變出來的啊!

嗯?你問我怎麼不用說「變裝」?我當然有說啊!就在心裡。

啥?你說我竟然跟戒指心靈相通,好噁心?搞清楚!只要戴上龍之戒,誰都可以跟他心靈相通好嗎!不相信?放心吧!我不會把龍之戒借給你試試看的,除非你說要跟他肉體相通!

『在下並沒有那種怪癖……』

是嗎?那真可惜。

『……』

「妳又要回房間啊?」教皇看著拿著蛋糕準備走人的我問。

「幹麻?」我狐疑的看著教皇。

死老頭,你該不會放我第一天假就反悔了吧?開什麼玩笑!小心我把你剁成肉醬喔!

「沒有,只是很好奇這一個月妳要幹麻。」教皇如是說。

「龜縮在房裡品嚐我的紅茶蛋糕。」

「……這種生活太不健康了,妳應該多去外面走走。」教皇一臉無奈的看著我說。

「噢!」我歪著頭想了想,最後笑著說:「我會的。」

回到房間,我開始品嚐著我的紅茶蛋糕。

「呐,音森待會要做什麼?」

不知何時出現在我旁邊的倩奏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看著我問。

我看了倩奏一臉,燦笑道:「出門啊!」

「那,我可以一起去嗎?」倩奏的臉有些微微泛紅。

「可以啊。」我笑著繼續吃我的紅茶蛋糕。

「真的?」倩奏高興的看著我,我笑著將最後一口蛋糕吃下肚,便站了起來。

「走吧。」

「太好了!」

走到街上,倩奏臉上的微紅非旦沒有散去,還有越來越紅的趨向,我為倩奏哀默一秒。

「咦?這裡是?」倩奏一臉呆愣的看著我走到一家大排長龍的店家去排隊。「你是出來……買藍梅派?」

「對啊!」我燦笑著,一旁的女生臉上瞬間泛紅。

倩奏看了,股著腮幫子,一把抱住我的手臂,似是在向那些女生示威……

不過我無所謂,就這麼排了一個早上,終於排到藍梅派了!

每次來幫格里西亞買藍梅派都要花好久的時間,而且自己排隊都好無聊!今天叫倩奏來,一來是為了陪我,二來當然就是……

「倩奏,妳幫我拿回去給格里西亞。」我一臉燦笑的看著倩奏,將手中的藍梅派遞給她。

「咦?那你呢?」倩奏呆愣的接過藍梅派。

「出去閒晃。」說完,我一個轉身就走,留下仍無法回神的倩奏在那。

哎呀!休假就是要出神殿裡晃晃解解憂嘛!怎麼能因為一個藍梅派而立刻回神殿去呢?

是說,我沒事幹麻把場景搞得好像我在欺負女人一樣啊?

把女人甩了,還一臉神氣的轉身離開,留下錯愕的女人呆愣在原地……

靠!我只是想要出去閒晃而已啊!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