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桌上的世界地圖收起,我輕吐了口氣。

事實上,我要殤準備的東西就是世界地圖,但早已摸透格里西亞的我又怎麼不會防範呢?

順帶一提,昨天我說的那個什麼狗屁原則是假的,不說的原因其實是因為──

好玩。

哎呀!就是要這樣,這趟旅行才會有趣啊!再說我也不想這麼快解決這件事,因為……

「音森!」

房門被快速地打了開來,我微笑著看著走進來的斯特里亞。

「該出發了,我幫妳準備了很多紅茶蛋糕,回來後還有更多。」斯特里亞冷靜的對我報出籌碼,不外乎是希望我能快點啟程。

哎呀!現在的斯特里亞看起來正常多了,真希望能多待個幾天再出發呢!

嗯?你說原來我是因為斯特里亞不再叫我公主,所以才會說出不想這麼快解決這件事的這種話?你說這不是廢話嗎?再說這我昨天不就說過了?

嗯?你說你以為我在開玩笑?不不不,唯獨這個我是絕對不會開玩笑的!

啊?你說我的笑容太刺眼了嗎?那真是對不起啊!需不需要我用龍之戒變出一副墨鏡借你啊?不用?你真是太客氣了。

「其他人呢?」我問,斯特里亞也很快地回答了我。

「太陽騎士和綠葉騎士在剛才到大廳等了,韓也已經過去了。」

哎呀!只剩下我啦?我點點頭,說了句「我們走吧!」,便和斯特里亞一起來到大廳。

大廳內,如斯特里亞說的,太陽、綠葉和凍殤都已經站在那了,見到我和斯特里亞,三人紛紛走上前來。

「太陽堅持要去。」綠葉一上前,劈頭就說了這句話,一旁的太陽只是掛著他的太陽騎士式笑容笑而不語。

沒辦法,因為現在有斯特里亞這個不知道格里西亞本性的人在,所以格里西亞必須要用太陽語說話,也難怪他會不想開口了。

順便解釋一下,艾爾梅瑞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昨天晚上在格里西亞和艾爾梅瑞準備回房的時候,我突然想起在卷三的時候,格里西亞都很不要臉的叫艾爾梅瑞揹他,所以我就問他是不是真的要去,這次艾爾梅瑞可不揹人讓他是又錯愕又困窘。

錯愕,是因為我知道那件事;困窘,是因為覺得不好意思。

不過臉皮厚如格里西亞,他一下就恢復正常了。

無所謂的聳聳肩,我笑著說:「那我們走吧!」

剛說完就想到──斯特里亞,我的紅茶蛋糕呢?我左看右看,看只揹了弓箭的綠葉,又看揹了一個大背包的太陽,最後又看向沒帶任何東西的凍殤,怎麼?教學旅行嗎?

「東西在我這,包含你的紅茶蛋糕。」凍殤眼裡透著笑意地看著我道。

知我者,凍殤也。糟糕!原來我們是格里西亞和雷瑟的翻版嗎?

「凍殤兄弟,在光明神仁慈的光輝照耀之下,迷途的羔羊將會找到道路,可惜太陽身負重任,看不見光明神的光輝照耀,不知凍殤兄弟是否願意為太陽出點力氣,為太陽除去肩上的負擔呢?」

我看著太陽臉上的太陽騎士式笑容,疑似比平常燦爛了一倍,不禁感到無言。

格里西亞,你的背包裡裝的都是面膜材料吧?竟然你嫌你的面膜重的話……

「在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提醒之下,音森得到了解答,讓音森忍不住歡欣鼓舞,願意為太陽兄弟出點微薄之力。」我燦笑著在手掌聚集了一顆適中的火球,看著太陽瞬間變得有些慘白的臉。

本來嘛!只要燒掉就不重了啊!

凍殤在這時走到太陽身後,默默地拿下太陽肩上的背包丟進他的空間戒指裡。

因為空間戒指的空間只有戒指持有者才看得到,所以太陽和綠葉只看到背包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好、好厲害啊!」綠葉呆愣的說。

看來吾命裡確實沒有空間戒指這種東西。我看向凍殤,不解他幹麻要幫太陽,但我卻從他臉上讀到了「因為你口是心非。」的訊息,我姍姍的笑了。

一直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我們胡鬧的斯特里亞,一見有機會,趕緊開口催促道:「各位,該啟程了。」

我看向斯特里亞,他的額上佈滿了薄汗,看來他剛才一定很想對我們破口大罵、要我們趕快出發吧?

好吧!看在他這麼心急的份上,我就不鬧了。我笑著向斯特里亞點點頭,又看向其他人。

「我們走吧!」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