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紀澤和唐柔是這次隊伍的領頭人,兩人同坐一台車不說,開得車自然是在第一位,其他人又不像他們明顯做過功課的樣子,因此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與其說是惜命,倒不如說他們很會審時度勢。

江家人畢竟都是護短的,又豈會眼睜睜看著自己人去送死?但江紀澤的車上可還有他的家人,有江浩等三人在,這三人都安安穩穩的坐在車上了,他們又哪還需要擔心?因此見江紀澤停車甚至和唐柔一起下車了,後面也沒人跟著下車,只是乖乖地跟著停了下來。

倒是意外的讓唐柔滿意。

畢竟眼前這隻喪屍貌似快要升到二級了,並不好對付,而他們這次是第一次出門,在場除了她有對付喪屍的經驗,其他人撇除掉殺人,全部都是新手。

要知道殺人和殺喪屍可不同,人被砍了會痛,會痛就會下意識地影響到動作,但喪屍可不會,他們只會不管不顧的對著眼前於他們來說美味無比的人肉張嘴下口。

唐柔有自信保證自己的安全,卻無法保證其他人的安全,畢竟一直以來她都是一個人戰鬥,保護或配合同伴什麼的那根本是天方夜譚。

江紀澤就不同了,畢竟和他相處了整整一個月,大概還是清楚他的身手,因此見他跟著下車也沒有太大的擔心。

唐柔抽出身上的軍刀,她的異能畢竟是空間和治療,所以戰鬥都是靠身手。

「怎麼回事?」來到唐柔身邊的江紀澤低聲問道。

「這隻喪屍好像快升二級了。」頓了一下,她蹙眉說:「升得太快了,不對勁,所以現在先把他幹掉。」

江紀澤又瞥了眼唐柔手上拿著的軍刀,卻是忍不住皺起眉頭,「妳要上?」

雖然知道唐柔的身手不簡單,可看到對方拿著軍刀,一看便知是要近身搏鬥,內心就是忍不住升起擔憂。

看那拿刀的姿勢與熟練度,一看就是習慣這種戰鬥方式,又想起她的空間異能貌似只能收取東西,換句話說,前世的她或許就是過這樣的危險生活。

內心滿滿都是對唐柔的心疼與憐惜,江紀澤抿了抿唇,低聲道:「我去吧?」

「你?」唐柔一直在注意對面喪屍的一舉一動,聞言卻是忍不住挑眉看向身旁的男人。「你在擔心我?安啦,我很厲害的。」

「我知道。」江紀澤悶聲說道。

「既然知道,那你還擔心什麼?」唐柔有些狐疑地又看了眼對方,才笑著說:「不過你可以在我對付他的時候嘗試使用異能,雷系異能的破壞力可是很強大的。」

知道阻止無效,江紀澤也很無奈,只好答應:「好。」便開始試著運轉起體內的異能。

早在昨晚睡覺前他就嘗試過運轉異能了,已經多少摸到了竅門,因此現在操作起來倒是沒太大困難。而在他運轉異能的同時,唐柔的小身子已經如獵豹般飛速竄了出去,他的雙眼死死盯著她和喪屍,準備找準時機對那隻喪屍進行攻擊。

唐柔現在的身體雖然仍舊嬌弱,但這一個月的拼命可不是假的,那成效絕對讓人無法相信一個月前的她還不過是個從未鍛鍊過的小女孩。

畢竟早就已經是異能者,再加上這次昏迷發燒後,身體似乎又進行了二度改造,因此現在的唐柔和末世前相比又提升了一個檔次,雖然目前尚未經過鍛鍊還不明顯,但自己的身體狀況自己最清楚,唐柔還是清楚感覺到其中的差異。

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意外之喜,但想想自己可是重生一回的人了,這喜悅很快就又被她壓了下去。

她迅速敏捷的來到那隻喪屍面前,動作俐落的想砍下他的腦袋,不料對方竟快速撤退,這樣的轉變讓她猛地一愣。

──是速度型喪屍!

唐柔皺起眉頭,也不是不能應付,只是這一試就更加確定了,這隻喪屍確實快升二級,但前世根本沒聽說喪屍升級這麼快的啊……

難道是因為她的重生,伴隨著所謂的世界動盪之類的?

這麼一想還真有可能,不要跟她說是什麼蝴蝶效應,畢竟她可什麼都還來不及做,又哪裡有什麼翅膀可搧呢?

那這樣來看,她的重生說是幸運,恐怕也可以說是不幸了吧。唐柔舔了舔唇,有些玩味的笑了。

無妨,反正於她來說,結果都是一樣的。差別只在於這一世,她會過得更好更快樂。

而她對此,深信不疑!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