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幻域可以說是最下策了,本來還有些擔心不知該如何收尾,卻不料根本沒有預想中的事情發生。

大概是顧忌到他的身體吧,宇智波鼬並沒有像動畫裡那樣對自家弟弟出手──至少當宇智波佐助回來時他是沒看到對方身上有傷的,而實際情況如何他倒是沒問──所以當他看到宇智波佐助安然無恙回來找他時,一時間還真沒掩飾住驚訝表情。

原本身體緊繃著的人見他這副反應頓時微不可察地鬆了口氣,面無表情的臉也多了幾分笑意。

「怎麼這副表情?」宇智波佐助有些好笑的看著難得顯露呆樣的雨森佟,心中鬱悶一掃而空,還帶著一絲滿足。

他敢保證漩渦鳴人一定沒見過雨森佟這副模樣,心中對對方實力突然大幅超前自己的鬱悶頓時一掃而空,還帶了點幸災樂禍。

雖然漩渦鳴人現在跟在傳說中的三忍,自來也身邊,怕是這一趟回來又有不小的成長,但那又如何呢?比起那什麼傳說中的三忍,他更喜歡跟在雨森佟身邊。

更何況根據這次大戰來看,雨森佟的實力未必比自來也低。

會有這樣的認知是因為雨森佟在描述這次大戰的過程雖然沒有到詳盡,卻也說得毫不含糊,因此幾人都知道對方在身受咒印阻礙的情況下還能輕鬆應付大蛇丸和兩名火影時無一不感到震驚與震撼,同時也更加認知到自身與對方的差距。

他可不認為區區一個自來也的實力能同時匹敵那三人,能夠做到這點的雨森佟實力又豈會比他差勁?

就是可惜現在的雨森佟身體虛弱,且這樣的狀況就目前來看怕是要持續好一陣子。

宇智波佐助的眼神瞬間暗沉下來,晦澀不明,但也僅僅是一瞬。

雨森佟正因為自己誇張的表現而不好意思,一時還真沒察覺到對方的怪異,只是內心感慨以前的自己可不知道「害臊」這兩字怎麼寫,果然懂了情感就是不一樣啊……

雖然沒看到宇智波佐助眼底一閃而逝的情緒,但畢竟還只是個孩子,情緒收斂自然無法和雨森佟相比擬,所以在感慨完沒多久,他還是察覺到對方的怪異。

似乎……情緒很低落?

這又是怎麼了?雨森佟只覺得有些好笑,對方這幾天的情緒起伏太大,時好時壞,瞧著倒也像──玻璃心?

和「電燈泡」一樣,都是森下雨海曾經提起過的詞,雖然有些他還不太懂是什麼意思,但看著眼前的宇智波佐助,他似乎有些理解這個「玻璃心」代表什麼意思了。

「佐助。」

宇智波佐助聞聲抬頭望去,就見雨森佟正笑看著自己,眼底溢滿他最喜愛的溫柔,但莫名就讓他有些心慌,覺得對方似乎還是察覺到自己的情緒低落。

雨森佟腦袋轉了一下也大概明白造成對方情緒低落的原因,聯想到對方剛和自家哥哥見面,雖然拜託對方告知一聲自己在家,但誰知道這段過程會發生什麼,他們又談了什麼呢?

再加上經過那一場照面,宇智波佐助這時也該知曉漩渦鳴人被自來也帶在身邊,這意味著對方實力又會有所增長,而目前能夠指導他的除了自己和旗木卡卡西貌似別無他人?

他身體狀況不佳,旗木卡卡西也陷入昏迷,倒是還有身處幻域的兩人能夠幫忙,但桃地再不斬只喜歡打打殺殺,要他教導別人恐怕有一定難度,白的實力又有限,而且最近為了他似乎一頭栽進研究藥物裡去了,攸關自己身體大事,宇智波佐助也一定不願打擾對方。

換句話說,在漩渦鳴人接受傳說中的三忍親自指導時,宇智波佐助卻只能獨自修練,那效果相比起來確實不太理想啊……

也難怪會又鑽牛角尖了,雨森佟忍不住輕笑出聲。

本來還因為自己又被看穿而懊惱的宇智波佐助聽見叫喚還忐忑的有些不知所措,想著自己真是不應該,明明對方身體差極需休息,自己還要添麻煩給對方擔心,誰知左等右等卻等來對方一陣輕笑,頓時就有些發懵。

「佐助,你要是真擔心追不到鳴人,我可以讓你現在就開始修行。」

一句話就讓宇智波佐助宛如五雷轟頂,他呆愣地看著雨森佟,對方臉上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微笑,還夾帶著明顯的嚴肅,顯然是認真的。

宇智波佐助抿了抿唇,一時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他確實是因為實力問題而有些緊張,也當然可以接受雨森佟的提議立刻著手進行修練,但同時這也意味著沒人照顧對方──顯然除旗木卡卡西外,其他人並不在能照顧人的名單上──也因此才會有所猶豫。

雨森佟沒有開口打斷明顯在沉思中的男孩,他只是繼續掛著溫柔微笑靜靜看著對方,等待對方的答案。

微垂下眼簾,宇智波佐助並沒有猶豫太久,待他開口時,語氣還帶著一絲堅定。

「不用了。」

看著雨森佟眼底帶著的訝異,宇智波佐助這次是真心笑了。

「不用了。」他說,「我來照顧佟。」

反正眼前的人說過絕對不會離開自己,他又有什麼好擔心?再說自己和對方的差距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追得上,更何況對方曾答應過他,當自己承受不住想離開時就去找對方……

似乎……對方總是知道些什麼?

宇智波佐助不動聲色地來到雨森佟身前,想著對方的秘密還是一樣多,恐怕和神之眼有關係?

雖然現在知道的不多,但雨森佟也說過,當他們有一定實力後便會告訴他們更多事情,因此不急。

他不介意對方有秘密,也知道對方閉口不談全是為了保護他們,對此內心只有濃濃的不甘與心疼,因為一直以來總是對方在照顧、遷就他們,卻是一句怨言也無。

明明身負危險,卻是不願波及他們,一個人獨守秘密這麼多年,這要他如何不心疼?如何能甘心?

還好,雨森佟從未嫌棄自己,也說過願意等他,要他不要著急。

看著這樣的雨森佟,想起宇智波鼬在月讀世界和自己說的話,宇智波佐助抿了抿唇,腦子一熱便脫口而出:「等佟你的身體好了就來指導我好嗎?」

出乎預料的,雨森佟只是笑著答應:「好啊。」

反倒讓宇智波佐助傻了一下。

「你……你答應了?」語氣還帶著幾分難以置信。

大概是他的表現太誇張了,這讓雨森佟有些不明所以地反問:「怎麼了?我答應很奇怪嗎?」

「是……不是……」宇智波佐助有些語無倫次。

難得見到這樣的宇智波佐助,畢竟他總會下意識展現出自己好的一面,雨森佟一時還有些新奇,嘴上更是難得揶揄:「到底是還不是?」

被自己的反應搞得臉頰通紅,宇智波佐助深呼吸了口氣平緩情緒,這才紅著臉解釋:「我以為佟會拜託卡卡西老師替我訓練。」

「在中忍考試的時候不是說過可以來找我嗎?」雨森佟語帶不解。

「那句話的意思是佟要親自給我特訓嗎?」宇智波佐助面露茫然。

愣了一下,隨即又有些哭笑不得,但雨森佟還是好脾氣的回答:「對,由我親自訓練。」

宇智波佐助頓時喜上眉梢,整個人都容光煥發起來,雙眼發亮得驚喜模樣看起來像得到什麼無上至寶,看得雨森佟心裡都軟得一蹋糊塗。

「你啊,老是胡思亂想的,以後有什麼事就跟我說,不要悶在心裡,知道嗎?」

像個教育小孩的大人,還挺有模有樣的,但外表畢竟是個孩子,還因為身體狀況坐在輪椅上,看起來就成了故意板起臉教訓人的小大人,頗有幾分滑稽感。

但宇智波佐助就是喜歡這樣的雨森佟,所以他乖巧的點頭答應,然後像隻求表揚的小狗跪趴在對方腿旁,低頭就要對方撫摸。

被這樣的宇智波佐助逗得一樂,但雨森佟卻是得遺憾的拒絕對方:「我現在動不了。」

誰知卻見對方主動抓起自己無力的右手輕放在自個兒頭上,雨森佟見了又是一陣失笑,看來宇智波鼬還是說了些什麼,要不今天的男孩又怎麼這般愛撒嬌?

就是自己也挺受用的。

「好了好了……你哥哥是怎麼跟你說我在家的?」輕拍了下對方的頭,雨森佟好奇地問。

身體微微僵了一下,隨後又放鬆下來,卻還是被雨森佟所察覺。正要開口納悶詢問,就聽對方悶悶回答。

「說是你要他轉告的……佟和哥哥認識?」宇智波佐助乾脆將頭枕在對方腿上,眼巴巴的看著他,看起來還有幾分委屈在。

「今天第一次見面。」雨森佟有些好笑的輕撫對方的頭髮,也不知道究竟是哪裡讓他吃起醋來了。

說起來會知道宇智波佐助這番舉動是吃醋還得歸功於平常他老和漩渦鳴人爭寵呢。

就是隨著年紀增長,每次獲勝的都是宇智波佐助,也因此已經很久沒見到對方這副模樣了。

「可是哥哥的語氣聽起來和佟很熟稔。」說著還不自覺嘟起嘴來。

怕自己嘴上的笑容太過張揚,雨森佟抿了抿唇強壓下笑意,這才問道:「說吧,你哥哥到底跟你說了什麼?」

卻見男孩將頭埋在自個兒懷裡,久久不語。

眼見對方是真沒有說的意願,雨森佟也不勉強,想到最後阿凱會突然出現,還將自來也誤當敵人踢了一腳,他拍拍對方的頭又問:「那阿凱老師有出現嗎?」

「……有。」埋在懷裡的臉再次露了出來,宇智波佐助抬眼看著對方。

「那,他知道我在家裡嗎?」

「知道。」

畢竟當時阿凱可是和自來也說雨森佟失蹤了,疑似是被宇智波鼬等人劫走,才剛從月讀世界自家哥哥口中得知真相的宇智波佐助為了不造成恐慌,於是便插口回答了句。

畢竟事關雨森佟,他還記得對方神之眼繼承者的身分,不宜太過張揚高調。

「那就好。」稍微放鬆下來,疲憊也跟著蜂擁而至,雨森佟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眼皮也開始打起架來。

「累了?」宇智波佐助立刻從對方腿上離開,起身就推著輪椅將人送進房裡休息。

「嗯。」雨森佟也不隱瞞,略帶歉疚地說:「我先睡一下。」

「好。」

雖然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但宇智波佐助平常本就非常努力在鍛練身體,再加上最近雨森佟身體消瘦得厲害,因此將人扶上床的過程並沒有太大困難。

替對方蓋好棉被、壓好被角後,宇智波佐助坐在床邊,看著不稍片刻便進入熟睡狀態的男孩,微垂下眼。

──替我轉告他,既然認你做弟弟,那麼我也是他哥哥了。

想起自家哥哥說的話,深深覺得和自己爭寵的人又多一個的宇智波佐助看了雨森佟的睡顏一眼,悄悄離開。

然後冷哼一聲。

「我才不說呢!」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