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要去哪啊?」太陽不厭其煩地問一個禮拜以來的第五千七百三十九次。

「格里西亞,閉嘴。」我也不厭其煩地回答他一個禮拜以來的第五千七百三十九次。

「只要你告訴我目的地我就會閉嘴了。」太陽燦笑著說依舊是一個禮拜以來的第五千七百三十九次。

「無可奉告。」我也燦笑著回答他依舊是一個禮拜以來的第五千七百三十九次。

然後凍殤就會在這時候遞來一塊不知如何依舊保存新鮮的紅茶蛋糕給我,我就會不管太陽,吃起我的紅茶蛋糕了。

「喂喂喂!怎麼可以自己在那邊享受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今天是第幾天了?斯特里亞不是很著急嗎?」太陽開始一一數落著我,我拿著手上的叉子指向太陽,他立刻閉上了嘴巴。

「休息。」

想也知道我們的太陽騎士長累了,要休息,要不才不會這麼囉嗦。

沒辦法,因為我不准艾爾梅瑞揹他嘛!雖說真正讓我們花這麼久時間的罪魁禍首就是格里西亞,但沒關係,反正我也不急。但話是這麼說沒錯,有件事還是要搞清楚才行。

「格里西亞。」我邊放下手上那被我吃得乾乾淨淨的盤子,看向正一臉不解地看著我的太陽,問:「這一路上一直與我們保持距離的傢伙,你有頭緒嗎?」

我的話讓綠葉和凍殤錯愕地停下手上的動作,而太陽則是隱隱冒出些許薄汗。

「你……幹麻問我?」

「怎麼?」我不解地看著太陽,「這裡有人不知道你會用感知嗎?」

太陽沉默了。

想來凍殤跟我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且好像都知道他們的事情,太陽嘆了口氣,才開口道:「我不知道。」

「要去看嗎?」凍殤看著我問。

「不,」我笑著說,「今天不走了。」

「咦?」綠葉呆愣地看著我,「可是現在……」

「才中午。」我接下綠葉尚未說完的話,頓了一下,又接著說:「沒關係,凱洛特的事不急,倒是後面那兩個讓我很在意。」

「為什麼?」綠葉不解地看著我。

「目的。」凍殤淡淡的說。

我朝凍殤比了個大拇指,又看向仍一臉困惑的綠葉,解釋道:「就像殤說的,我們還不知道對方的目的,如果對方的目標是凱洛特,那麼等我們找到凱洛特的時候,就是他有危險的時候了。」

「但凱洛特現在被綁架,不也同樣很危險?」太陽不解地看著我,一旁的綠葉也跟著點點頭,反倒是最應該心急的凍殤的眼裡看不出任何冷靜以外的情緒。

「前提是他真的被綁架。」我說,太陽和綠葉卻更加不解。

「在探查真相的時候,不要先入為主的認定一件事。你們未經證實,就將凱洛特的失蹤認定是被人綁架了,所以才會覺得比起後面跟蹤的兩個人,現在的凱洛特更加危險。」我解釋道。

「所以,凱洛特不是被綁架?」太陽狐疑地看著我,我聳了聳肩。

呆子!蠢豬!一般的綁架是犯人留紙條,而不是受害者留一首詩情畫意的鳥詩!

不過同樣的,要是現在就說了那就不好玩了,所以我是不會告訴你的,格里西亞。

於是,太陽和綠葉又開始當個用功上進的好孩子,不斷向我發問,而我也努力地當個啞巴,吃我美味的紅茶蛋糕。凍殤則是在一旁保養他的劍,就這樣熬到了傍晚,敵人終於行動了。

「格里西亞。」我看向太陽,他點了點頭。

「他們開始往這邊過來了。」

「比想像中還快呢!」我又吃了口蛋糕,「我還以為他們會等到晚上。」

重點是,為什麼敵人越接近,我越有不好的預感?

我試著用粉紅教我的方法,將感知擴散出去,只見敵人一個充滿光明氣息、一個充滿黑暗氣息,我靠了。

「怎麼了?」太陽不解地看著我快速地收拾東西,我瞪了他一眼。

「你怎麼沒告訴我那兩個人一個有光明氣息,一個有黑暗氣息?」我沒好氣地問,手上的動作有增無減。

「啊?你又沒問,我……」太陽突然閉上嘴巴,臉色變得有些慘白。「該、該不會是……」

凍殤也明白了,趕緊收拾東西站了起來,只剩下綠葉一人還搞不清楚狀況,呆愣地看著我們。

「艾爾梅瑞!」我一把抓起綠葉丟給凍殤,又抓著太陽,大吼一聲「跑!」,我和凍殤便以最快的速度奔馳著。

「到、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綠葉有些慌亂地看著我們,舌頭因被凍殤抓著跑而險些咬到。

「廢話少說!」回答的人是太陽,他使出吃奶的力氣大吼著:「快逃啊啊啊啊啊!」

「你們要逃去哪啊?」

悠悠的聲音自上方傳來,我和凍殤猛地停下腳步,四人抬起僵硬的脖子看向來者,在看清來者的面貌後,綠葉終於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逃』了,他甚至開始向光明神懺悔自己的愚昧,為什麼剛才不自己跑,順便帶上其他人呢?

一個有著金髮藍眼的人類男子和一個有著白髮紅眼的黑暗精靈緩緩將落在我們面前,人類男子的臉上正掛著太陽般的燦爛笑容,而黑暗精靈的臉上則掛著無奈與歉意。

「格里西亞,看到我不用說什麼嗎?」人類男子臉上的笑容又增大了些,看得我們是冷汗直流。

「老、老師……」

……結果還是遇上最可怕的傢伙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