彥一向都很認命,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他都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接受命運,然後繼續走下去。

既定的事實,就算再怎麼不願意,結果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既然無法改變,越早接受並且有所行動,事情就越快結束,至少他是這麼想的,但──

「不要!放開我!」彥奮力掙扎,力氣卻明顯比眼前的男人還要小上許多。

眼前的男人對他而言並不陌生,因為只要是上班的日子,他都見得到──彥的上司。

一直以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欣然接受,但……

為什麼他非得遇到這種事不可?

彥不斷掙扎,衣服卻很快地就被扯掉了,這讓他有點慌。

彥從來都不知道,平常一臉威嚴的上司竟然有這種癖好,應該說誰也不會知道一向受人敬畏的他竟然是一名同性戀!

從小彥就不愛運動,比起玩樂,他更喜歡看書,不管經過多少年都沒有改變,也因此他根本就沒有力氣能夠抵抗,這讓第一次向命運抵抗的他有些心灰意冷。

就算無力抵抗,他也要做垂死的掙扎,他不要接受這種命運,他不要……

不出所料,他的褲子也在沒多久就宣告投降,男人粗魯地扯掉彥的褲子,心急的想在他身上留下印記,奈何他的雙手雖然無力,卻夠讓男人心煩了。

男人抓住彥的雙手讓他無法動彈,臉上的笑容與彥寫滿絕望的臉形成強烈的對比,彥閉上雙眼,淚水跟著順流而下。

碰!

門被猛地踹開,男人愣住了,但彥可沒有。

在門被踹開的同時,彥反射性的望去,是他的兒時玩伴、他現在的室友,那個總是和自己的名字一樣冷著一張臉的──冬。

在看到冬的同時,彥的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他立刻踹開尚未回過神來的男人,也不管身上只剩一條內褲,狂奔似地衝到冬的懷裡。

冬回抱著彥顫抖的身體,這讓彥覺得很安心,卻也因為太過放鬆而昏了過去。

 

緩緩睜開眼,腦袋卻昏昏沉沉的,彥坐起身,呆愣地靜坐在床上。

頭上突地覆上一隻大手,緊接著的是低沉且附有磁性的嗓音。

「醒了?」

「唔?」彥看向大手的主人,冬穿著一身休閒服坐在床邊,臉上的冰冷表情依舊,眼裡卻透著不易察覺的擔心。

漸漸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彥猛地一顫,這讓冬快速地收回放在他頭上的溫暖大手。

「彥?」

彥一臉驚疑不定的望向冬,在意識到眼前的人是冬,而不是那個想對他出手的變態上司後,他感到很抱歉。

「抱、抱歉……」彥將臉埋進手掌中,竟開始厭惡起自己。

那個時後看到冬時明明是這麼的安心,現在的他卻只有滿滿的害怕。

「……餓嗎?」

彥點點頭,卻始終沒有抬起頭來。他聽著冬站起身走出去的聲音,卻感到鬆了一口氣,但下一秒,他愣住了。

他……怕冬嗎?

 

幾天下來的相處,讓他們再次恢復從前的相處模式,但彥依然很怕男生,怕到成天關在家裡足不出戶。

冬沒有說什麼,每天依舊準時起床上班,趁著中午的空檔回家和他一起吃飯,接著再趕回公司,直到下班再回家和他吃晚餐。

那天昏倒過後的事,彥沒有問冬,冬也沒告訴他,卻在幾天後帶來了一個消息──彥原本上班的那間公司倒閉了。

原因冬沒有說得很清楚,彥也不打算追問,更何況他現在也不敢出門,所以根本不用擔心會再碰到那個男人。

現在的彥,除了冬以外的男人都會讓他感到害怕。

冬雖然不介意,但成天在家當米蟲,日子久了彥倒是非常介意,奈何現在的他根本不敢出門,一時也只能做家事來當房租了。

「回來了。」

冬的聲音傳進彥的耳裡,他探出頭朝冬招招手,笑著說:「吃飯囉!」

「嗯。」

每天都一如既往,這讓彥開始祈禱,希望今後的日子都能如此平和簡單。

 

「冬……」彥滿臉通紅地看著冬,後者的嘴角正勾起一抹笑,這讓彥原本就跳得很快的心臟跳得更加快速了。

那種一成不變的日子持續多久了?彥不記得,但他們都知道,日子在今天改變了。

看著冬平常都冷著的一張臉,如今卻掛著迷人的笑容,彥忍不住用手遮住自己的臉,他已經不敢直視著冬了。

「彥……」

冬在他耳邊低語著,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因此停歇,他輕舔彥的耳朵,手也不忘替彥的上下搓揉。

「啊……冬、冬……嗯……」

因為彥終於受不了當米蟲的生活,所以他今晚忍不住向冬哭訴,告訴冬他對冬有多抱歉,都是因為他不敢出門,害得冬必須獨自承擔房租與日常的所有費用。

雖然不太清楚冬是做什麼的,但就冬跟他一起合租這間普通的公寓來看,收入應該算普通、甚至更差吧?

如果只是一個人生活,或許還過得去,但要冬支付他的生活費,彥實在很過意不去。

也不知道是慌了,還是冬終於忍不住了,他一把將彥拉去,用力地將他的唇貼上彥的。

「彥,沒關係的。」冬抱著彥,在他耳邊輕輕的說:「我喜歡你。」

彥的淚水再次忍不住潰堤了,他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因為他也喜歡冬?

他不知道,只知道冬微笑著為他拭去淚水,然後再次覆上他的唇。

或許真的是喜歡吧?對於冬的撫摸彥並不排斥,或許就是因為他喜歡冬,所以才會在那件事發生過後這麼久,卻始終只有冬能夠接近他。

「冬……」在因為冬深入他體內所產生的劇烈疼痛而緊緊抱住冬的同時,淚水忍不住地順流而下。

冬的額上冒著薄汗,他正忍著衝刺的慾望,等待彥的適應。他伸出手替彥擦拭淚水,接著又覆上彥的唇轉移彥的注意力,腰部跟著緩緩抽動,接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啊……冬……慢、慢一點……嗯……」

「彥……」

「冬、冬……啊……冬……」彥抱緊冬,嘴裡不斷喊著冬的名字,最後在兩人快要達到高潮的同時,他忍不住說出了令冬愣住的話──

「我喜歡你……」

 

最近,彥開始會跟冬一塊出門,因為冬在他身旁他就會比較安心。

「我好像小孩子。」彥有些洩氣的說,因為跟冬出門,他會因為太過害怕而拉著冬的衣服,最後就變成冬牽著他的手,這讓他覺得很不好意思。

因為長相的關係,沒有人看到他們會覺得很奇怪、很反感,因為那畫面就像是哥哥帶著弟弟一樣。

「沒關係。」冬摸摸彥的頭、輕吻彥的額,嘴唇微微上揚,顯示出他的好心情。

彥知道自己現在的臉很紅,卻還是鼓著臉頰,但似乎被冬視為挑逗,就這麼被他壓在沙發上。

「等……冬!」彥不滿地看著冬,冬輕笑了幾聲,覆上他的唇,接著便是一陣激情。

但是彥最近常常在想,這樣……真的好嗎?

彥看著熟睡的冬,忍不住掛上了苦笑。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冬……

「我愛你。」

 

「為什麼要離開我?」

彥難過地看著憔悴的冬,眼眶裡的淚水越積越多,最後終於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彥的淚水讓冬愣了一下,隨即走上前來用力地將他抱進懷裡。

「傻瓜……」

「對不起……對不起……」彥只能重複說著這句話,除了這句話,他實在想不到他還能說什麼。

「彥,你聽好。」冬撫著彥的臉頰、輕輕地抬起,無比認真地說:「你不會成為我的負擔,所以……不要離開我。」

淚水越掉越快,彥抓著冬撫著自己臉頰的手,用力的點點頭。

「彥,我好想你……」冬再次將彥抱進懷裡,他在彥的耳邊低語著,語氣裡帶著濃濃的思念。

回抱著冬,彥學著冬以前的動作,生澀的摸摸冬的頭髮,這讓冬愣了一下,放開彥呆愣地看著他。

彥露出了微笑,他笑著說:「我愛你。」

雙眼明顯地睜大,冬的嘴巴因為太過震驚而微微張開,最後在彥又說了一次「我愛你」後露出了狂喜,他更加用力的抱住彥,用力的讓彥有些難以呼吸。

「我也愛你。」


******

上課無聊蹦出來的(你克制一點啦!

呃,好孩子不要學,上課要專心喔!(真敢說

然後打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而且還從第一人稱變成了第三人稱…

這篇取名叫《暖冬》,但似乎文不對題,畢竟這也只是純粹無聊想寫的情況下所蹦出來的產物,所以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想寫什麼。

然後會從第一人稱變成第三人稱的原因是因為在寫第一人稱的過程中,因為本來就打算打短文,所以劇情被我砍掉、省略了很多,然後打到一半的時候腦袋卻突然冒出了一個問題──

如果以後想把這篇打成長篇的怎麼辦?

第一人稱跟第三人稱相比,第三人稱可以打很多東西,所以在再三考慮後,就把它改成第三人稱了。

說是這麼說,但不見得會打成長篇的,不用太期待,就算真的打成長篇的……

我也不知道會怎樣(喂

嘛!麻煩友捧場的朋友留個言給點感想意見,因為我從沒有信心這種東西,對耽美文更是宇宙超級無敵霹靂沒信心的!(哼氣

好啦!順便報時一下,現在是凌晨三點半唷喔喔喔喔喔!(快去睡啦你!(指打這篇文和這些廢話的時候)

還有目前現有的文暫時都不會寫喔!下次什麼時候會寫還不確定,在此先跟追文的朋友說聲抱歉,另外公主本的繪者還是要徵一下(雖然什麼時候會出還沒確定,也或許根本不會出,但還是讓小的有圖幻想一下好不?),還請有興趣的朋友跟我說聲喔!

那麼各位,祝大家今後的考試都順利,上課要專心喔!(笑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