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旗木卡卡西一起離開幻域後,雨森佟在回達茲納家的途中眉頭深鎖,這讓旗木卡卡西感到相當不解,不免好奇的問:「怎麼了嗎?」

「卡卡西老師,我想把神之眼的事情稍微跟他們說一下。」雨森佟用著詢問的眼神看著旗木卡卡西,後者自然是知道他口中的「他們」是指誰──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春野櫻。

「你確定?」旗木卡卡西挑眉看著雨森佟,後者「嗯」了聲。

旗木卡卡西思考了會,最後說了聲「也好」表示贊同,回去後便帶著四人來到森林裡,由雨森佟為他們做簡單的講解。

事實上雨森佟說的並不多,也只是說明一下桃地再不斬和白的去處,也就是說,他只講了幻域這項能力,並且也在他們的身上做了記號。

「你們聽著,」在雨森佟解釋完後,旗木卡卡西嚴肅地說:「神之眼是只出現在傳說的記載裡,是個非常可怕的眼睛,你們絕對要替佟保密,越多人知道,他就越危險。」

漩渦鳴人艱難地吞了口口水,宇智波佐助則是面無表情依舊,而春野櫻面露不安地看著雨森佟,卻見雨森佟的臉上仍舊掛著一如往常的溫柔微笑。

「不用擔心我。」頓了一下,雨森佟接著說:「我告訴你們的其實也不多,因為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

神之眼的事情,記載著家族歷史的書上寫得清清楚楚,雨森佟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處境。然而現在知道的人不多,他暫時是可以不用擔心,但他也知道未來只會有更多人知道這件事,要是讓他們知道太多關於神之眼的事情,未來他們只會越危險。

這是動畫以外的事情,確實是出乎雨森佟的預料,卻也因此帶給他不少煩惱。但也因為這項能力,他才可以如此隨心所欲。

神之眼的能力,比書上記載的還要強大,或許是因為他跟梅菲尼格爾要來的能力導致的吧?就現階段來說,他不需要擔心。

「我只是希望你們可以好好的活下去。」雨森佟說,臉上的笑是真誠的溫柔微笑。

 

待他們離開波之國的時候,就是那座大橋完成的時候。回去後,第七小組又回歸以前的生活,開始做一些普通的D級任務。

旗木卡卡西仍舊常常找雨森佟出去,偶爾還會大家一起到幻域找桃地再不斬和白聊天吃飯,可以說非常和平。

今天是帶狗散步的任務,漩渦鳴人被狗拖進地雷區而被炸得傷痕累累,雨森佟覺得有些無奈,不管是每天的晨練還是在波之國的訓練,漩渦鳴人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

旗木卡卡西看著天上飛舞的老鷹,說了聲要回去回報任務,所以要先行離開的話後,宇智波佐助聽了,正想找雨森佟一起去吃頓飯,雨森佟卻先一步開口說要離去。

「我晚點再去找你們。」

語音剛落,雨森佟就不見蹤影,無奈之下,宇智波佐助也說了句「我先走了」便邁步離去,留下漩渦鳴人和春野櫻倆人在那。

而漩渦鳴人也抓準時機,邀請春野櫻一同修練,木葉丸和他倆個朋友卻在這時候出現。

雨森佟其實是跑去找我愛羅了,他記得沙忍者村的人就是在今天到的,但他卻沒有頭緒,一時倒也只能隨便亂跑。

一直沒有找到我愛羅,原本只是想打聲招呼的雨森佟猛地停下找尋的腳步,他沉默了。

我現在去找我愛羅幹麻?現在要在意的應該是大蛇丸才對吧?雨森佟扶著額頭,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是不知道三代火影的死他要不要插手,但……

好迷惑啊。

搖了搖頭,他決定回去找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

晚點再思考看看好了……雨森佟如此想著,畢竟告訴旗木卡卡西未來的事,他不確定旗木卡卡西會不會介入,介入之後會不會造成他的死亡。

他可不希望未來因為他的改變而讓無辜的人死亡,這樣就本末倒置了。

「那我呢那我呢?」

順利找到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的雨森佟呆愣地看著前面熟悉的三人背影。

呃,原來在這裡啊?雨森佟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但他都決定什麼都不要做了,現在卻又碰到我愛羅,這是不是森下雨海在暗示他什麼?

不,是他想太多了。

「沒興趣。」我愛羅不帶感情、冷冷的說,在跟著手鞠和勘九郎一同轉身準備離開時,赫然發現他們身後在不知何時站了一個人。

這個也好帥!手鞠臉頰有些微紅地看著雨森佟。

他是什麼時候……我愛羅面無表情地盯著雨森佟,心裡也多了幾分戒備。

勘九郎這次倒是沒想什麼,因為不知道為什麼,他看著雨森佟臉上的溫柔微笑,原本有些急躁且帶著恐懼的心情變得非常平靜。

雖然說雨森佟沒有特意隱藏氣息,但好歹他生前也是個殺手,自然是會無意識地放輕腳步。

「你們好。」雨森佟最後還是開口了,因為眼前的沙忍者們似乎不打算離開。

「你、你好……」手鞠的臉更加通紅了,因為雨森佟跟宇智波佐助同樣是帥哥,但前者顯得比較和善。

雨森佟紫色的雙瞳直盯著我愛羅,這讓後者心裡一震。

就算不知道我是守鶴的人柱,也應該會怕我所散發出來的殺氣才對,為什麼他卻……直視我的雙眼呢?我愛羅覺得有些困惑,但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一絲動搖與改變。

「你叫什麼名字?」我愛羅突然很好奇,眼前的男生叫什麼名字。

對於我愛羅的疑問,雨森佟也感到訝異,照理說現在的我愛羅,應該不會問看起來沒什麼實力的人的名字吧?

並不是雨森佟在貶低自己,而是因為他現在的身體,皮膚非常的滑嫩白皙,身材也略顯消瘦,看起來就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唯獨臉蛋還算是可取,這樣的他不管由誰來看,都會認為他沒什麼本事,只會成為被女人養的小白臉罷了。

就連我愛羅旁邊的手鞠和勘九郎也頗感訝異,但前者卻覺得能夠因此知道他的名字而感到幸運,後者則是因為他能夠讓自己恢復平靜也有些好奇。

「雨森佟。」雖然訝異,但雨森佟也不介意,就這麼報上自己的名字。

能夠讓他早點記住自己的名字,也算是一件好事吧?雨森佟如此想著,卻沒想到沙忍者們確實在這一刻將他的名字深深地印記在腦海裡。

「我愛羅。」我愛羅可以說是脫口而出了,連他自己都感到訝異,因為他察覺到自己的心中有那麼一絲希望,希望雨森佟也能記住自己的名字。

為什麼呢?他不懂。

「嗯。」雨森佟輕笑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我愛羅似乎比動畫上還要可愛。「手鞠還有勘九郎。」

「咦?」

對於對方能夠叫出自己的名字,手鞠跟勘九郎顯得非常訝異,而我愛羅雖然也感到驚訝,但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察覺到三人的驚訝,雨森佟溫柔地笑著說:「因為某些原因,所以知道你們的名字。」

頓了一下,雨森佟最後還是決定說了──

「我一直都很想見你呢!我愛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