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回來了。」我打開家門,笑著走了進去。

「回來啦?小森,來!媽媽幫你準備了你最愛的紅茶跟蛋糕喔!」母親朝我和藹的笑著。

「真的?」我高興的跟著母親來到客廳,紅茶的香味撲鼻而來。

我等不及要好好品嚐了!因為那是如此懷念的味道……

慢著!懷念?

腦中頓時閃過出車禍的畫面。是的,我死了。

那……就讓我在夢中陪伴著孤獨一身的媽媽吧!

在我還小的時候,母親因為父親外遇,而跟父親離婚。一個人就這麼辛辛苦苦的把我撫養長大,直到我十八歲,出車禍的那一天……

不知道媽媽現在過得怎麼樣?她還好嗎?有沒有好好吃飯?

我突然想多看母親幾眼。轉過身去,卻只看見空無一人的客廳、空無一人的家……

「媽?」

我一喊再喊,卻沒有任何人回應。

這是個可怕的夢魘……

「媽!」

我猛地睜開眼,卻看見太陽正一臉的不解。

「赫!」我跳了起來。太陽迅速的躲開,這才免於我們額頭相撞的危機。

「你幹麻啊?很危險耶!」太楊沒好氣的吼著。

我呆愣的看著一夥人。十二聖騎士竟然都在我房間?不對,還是沒有看到帝摩斯……那不重要啦!一群人擠在我房間幹麻?開轟趴啊?

審判走了過來,問:「音森,你家在哪?」

「……問這個幹麻?」我現在哪還有家啊?

「不就某人亂拿死老頭的東西,結果昏迷了三天,還一直叫媽嗎?」太陽揶揄的看著我。

……格里西亞‧太陽,你已經快要變成焦炭了喔!

「我們不知道你的事,但照這樣看來,你應該是逃家對吧?」審判摸摸我的頭,溫柔的說:「想回去,就回去吧。」

我低著頭……

雷瑟‧審判,你真的是一個好人!但你錯了,而且還是大錯特錯啊!

我不是逃家,而是死了!我想我媽媽,但我看不到她啊!

嗯……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家誤會了,所以還是跟他們解釋一下好了。

我抬起頭看著審判,淡淡的說:「我不是逃家,而且我沒有家。正確來說,現在的神殿就是我家。還有,我確實是想見我媽媽,但是她不在這裡,就算我想見也見不到了。」

現場突然陷入一片死寂,我愣了一下。

慘了!我剛才說了什麼?我緊張的看向其他人,正準備開口解釋,卻被太陽一口打斷。

「音森,你放心!神殿是你家,而我們都是你的家人!」太陽眼睛泛著淚光的看著我說。

「沒錯!你可以叫我哥哥沒關係!」烈火激動的抱著我說。

「你可以跟我要甜點。」寒冰摸摸我的頭。

「你可以……」

「你……」

……

媽媽,我錯了。被他們搞到變成走的人是您,孩兒不肖啊!

呃,演起古裝劇來了,搞屁啊?

「妳的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一陣胡鬧後,教皇的聲音突地想起。

「赫!你什麼時候來的?」我驚恐的拍著胸口,心臟正撲通撲通的狂跳。

「一開始就在了。」教皇回我一個燦爛的微笑。

敢情您老人家是走了,所以才這麼神出鬼沒?

不,還是不要詛咒死老頭了……死老頭要是死了,那誰來救格里西亞?

嗯?你說我可以?對吼!學完起死回生術就把死老頭給幹掉!

呃,不行!這樣御我大會變成怨靈來找我索命……為了我自己的小命著想,我還是安分點好了。

「我的身體要有什麼變化嗎?」我不解的看著教皇,手下意識的摸向口袋。

口袋裡有一張紙,我默默的把手伸了出來。

「妳拿的項鍊,裡面封印了一名強大的死靈法師。」教皇一臉嚴肅的看著我。「封印被妳解開了,她可能會把妳給殺了。」

其他人聽了,臉上都透著緊張的看著我。

「沒事。」我爆出最燦爛的笑容。「那傢伙變成焦炭了。」

教皇呆愣的看著我額頭上那若隱若現的青筋,好奇的問:「她對妳做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把我變成這副德行,再加上叫我去當雙性戀而已。」我依舊燦爛的笑著。

眾人沉默了一會,然後決定自動將那位怪怪的死靈法師給省略掉……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