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太過震驚,基本上已經不怎麼外露情緒的唐柔難得將此刻的心情全表現出來了,因此江紀澤雖沒有得到回答,卻還是一眼就看出她的問題。

「受傷了?」說著就伸手扶住對方,等察覺到手裡那細膩柔嫩的觸感後,江紀澤整個人都僵了。

江紀澤這個人吧,因為家裡是軍閥世家,因此他也不意外的步入軍隊,並且年紀輕輕就爬上上校的位置,還有一個特種兵的特殊身分。

然而他是個有潔癖的人,除了任務中不得已的情況下,基本上他不喜歡自己身上有絲毫髒污,尤其因為小時候的經歷讓他非常不喜歡旁人觸碰,哪怕是家人也一樣。

要不是他的母親常常對他以淚洗面,為了安慰她只好忍受她的觸碰,要不還真沒人能在正常情況下近他的身。

這也是為什麼對於陪同自家母親出門逛街這事他會非常不喜的原因。

此時此刻,他正處在所謂的正常情況下,而身為一名有潔癖、不喜人接近的人,現下卻主動碰觸一名女孩。

江紀澤的大腦在這一刻有一瞬的空白,但更讓他意外的是自己似乎並不厭惡和女孩的身體接觸,他微蹙眉頭,強壓下內心的疑惑,盡量放輕力道扶住似乎疼得冒汗的她。

女孩的長相精緻漂亮,皮膚白皙滑嫩,在陽光的照耀下彷彿度上了一抹淡金,看起來更加閃亮耀眼。

鼻尖有道淡淡清香,似乎是女孩身上特有的香味,江紀澤下意識地聳了聳鼻,竟覺得異常好聞。

這樣的念頭不過出現在短瞬間,隨後在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後,耳尖悄悄染上一抹紅。故作淡定地看向女孩,除卻開始有些扭曲的面孔,之後她的表情一直都很淡然,哪怕額上早在不知不覺中佈滿了細密汗水仍舊無法改變她分毫表情。

仿佛感覺不到疼痛般。

這要不是身體做出的一系列外在反應,江紀澤都要以為這女孩其實根本什麼事都沒有了。

倒是個意志堅定又堅強的孩子。

內心似乎隱隱升起一股憐惜的情緒,可惜現在的江紀澤尚未察覺。

江紀澤本身就是個長相出眾的人,對於一出門就會成為眾人焦點早已習以為常,但看著身旁的女孩,他想對方大概和自己的待遇相仿,且反應也和自己相似。

早在騷動結束後,他們就成為眾人的焦點了,然而兩個明顯對此不在意的人站在一起,那視線自然是越聚越多。

到底是命案發生現場,尤其距離近的人,眾人尚處在驚慌的情緒下,因此雖然在確定兇手被制伏了,還是兩名長相出眾的俊男美女出手,仍心有餘悸的眾人也只是看著他們出色的外貌稍稍平復心緒,因此現場整體來說還算秩序。

警方的速度雖稱不上快,但也終於到場,一夥人見現場如此井然有序還驚訝了下,在知曉兇手已被制伏,解決這場騷動的還是兩名俊男美女後更是訝異,尤其男的一看明顯氣勢非凡,連身為警察的他們都忍不住肅然起敬,女的更是看起來尚未成年,頓時跌破一夥人的眼鏡。

由於兇手已經被唐柔打殘,因此警方毫無困難的就將人給帶走了,剩下負責善後的人則開始處理起現場。救護車將受傷民眾一批接著一批的帶走,而江紀澤則從頭到尾都沒有絲毫要放開唐柔的打算。

對於江紀澤了解不多的唐柔雖同樣不喜旁人觸碰,畢竟對旁人隨時處在警戒狀態已是常態,但對象如果是他,倒是可以忍受一番,因此對此倒沒有什麼感覺,心安理得的模樣彷若天經地義。

先不說兩人其實從小就認識,只是在江紀澤小時候在被綁架救回後沒多久便全家搬離到別的縣市去,因此兩人早已不甚熟悉,但對唐柔來說卻不是第一次看見長大後的江紀澤。

前世的唐柔正巧碰見過江紀澤一次,只是那時候的她和唐博遠一行人在一起,而且早已被孟欣蕊那對母女倆折磨得有些不成人樣,又哪裡還有心思去注意這麼一號人物?

要不是唐蓮見對方長相出眾,想勾引對方,唐柔是真的一點注意力都不會分給對方。

也因為唐蓮的行為,她這才注意到這麼一號人物,卻是在分別之際才知曉對方是小時候那個常常跟在她後頭跑,對她百般呵護的小哥哥江紀澤。

可惜物是人非,對方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小哥哥了。

唐柔知道,當時的她都無法認出江紀澤,對方又怎麼可能認得出自己?更何況當時的她一副心力交瘁的模樣,看起來狼狽不堪不說,還一點生氣也沒有。

最重要的是,當時的她早在那對母女倆的設計下被毀容了。

所以在對方離開之際發現他是記憶中那個小哥哥時,她下意識地回頭看去,卻只看到挺拔筆直的冷硬背影。

然後,她的世界,再也沒有希望。

但和唐柔的情況不同,此時的江紀澤可不知道唐柔是小時候的那個軟萌妹妹,對於不願放開對方也存在著一點試探的因素在,在發現自己確實對女孩的身體接觸不感冒後就更加不想放手了。

倒是驚呆了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江母馮思薇。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