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傢伙?」

倩奏滿臉疑惑地回看著我,讓我呆愣地停下吃蛋糕的動作。

「不是妳搞的嗎?」

「不是啊……我根本不知道那個什麼不存在的傢伙是什麼東西。」倩奏如是說。

不是倩奏的傑作?

該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皺著眉頭,手上又開始動作,一口接一口的將蛋糕塞進嘴裡。

「對了,在第三集格里西亞不是因為救艾爾梅瑞而瞎了嗎?怎麼格里西亞沒瞎?」我看著倩奏一臉的茫然,又問:「妳也不知道嗎?」

倩奏搖了搖頭。

「真是奇怪……」到底是怎麼回事?格里西亞這該瞎的沒瞎,不存在的傢伙這不該存在的存在,這一切又跟倩奏無關……難道,這裡是真正的「世界」而非「小說」,所以有些不同嗎?

叫倩奏把我送回去,我邊散步邊思考著。

肩膀突地被拍了幾下,我快速的轉過身。眼神透著冰冷,我用龍之戒變出的鐮刀朝來者快速地揮去,最後硬生生的停在距離那人的脖子不到一公分處。

「小森?」太陽愕然地看著我,不遠處的審判也快速地走了過來。

我呆愣的看著太陽,鐮刀消失在手上。

「我……做了什麼?」

察覺到我的異樣,太陽和審判緊張的看著我,喚了聲:「小森?」

腦海裡閃過一段畫面,我愣住了。

那是一個有著一頭黑色蓬鬆短髮,血紅色的眼瞳透著狂妄,脖子上還有個似龍的黑色紋路的男人。

雙眼越張越大,我慢慢往牆上靠,雙手抓著頭髮,無神地從指縫間看著地上。

記憶猛地湧現,大腦來不及接收這突來的記憶而發出劇烈的疼痛以示抗議。抓著頭髮的手越來越用力,我痛苦的坐在地上蜷曲著身體。

「小森?怎麼了?還好吧?」太陽緊張的聲音傳進我耳裡,但我卻聽不進去。

『我的名字叫斯特里亞,很榮幸見到妳,美麗的小姐。』

『但我一點也不覺得高興,斯特里亞先生。』

『美麗的小姐,請問芳名是?』

『我沒必要告訴你。』

『喔?那這位神秘小姐,我有這個榮幸邀請妳到我的城堡坐坐嗎?』

『沒有。』

『哎呀!真是一點面子也不給呢!』

『是啊。』

『呵呵!真是位有趣的小姐。』

『一個會將自己的家說成城堡的傢伙也很有趣。』

『哎呀!神秘小姐,我說的可是真的城堡喔!』

『放眼望去,只有剛才不小心被我炸掉的豬圈最顯眼。』

『不,我的城堡不在這裡。』

『那就是在你心裡?』

『呵呵!神秘小姐,妳真的很有趣呢!』

『謝謝誇獎。』

『我就告訴妳吧!我的城堡在不存在的領地,我是不存在的傢伙!』

『……』

『哎呀!該不會嚇到妳了吧?』

『是啊,沒想到我竟然看得到阿飄。』

『阿飄?』

『就是幽靈啊!』

『……真是太有趣了!妳竟然不知道不存在的傢伙?』

『怪了?不是阿飄嗎?』

『不是喔!』

『那不然是什麼?』

『呵呵!以後妳就知道了。不好意思,神秘小姐,可能要請妳先忘了這段記憶了。』

……

所以斯特里亞,我跟你無冤無仇的,你竟然還敢派人……

「啊!」

「怎麼了?」太陽和審判急切的聲音傳進我耳裡,我茫然的看著他們。

「你們在這裡幹麻?」我狐疑地看著臉部有些扭曲的兩人,想起了剛才做的事,趕緊說:「剛才真是不好意思。不過格里西亞你放心,前陣子我不小心學會了復活術,只要你的頭還在我就有辦法救你。」

太陽的臉再次扭曲了下,審判則是一臉的無奈。

「你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太陽皺著眉頭看著我。

「嗯?沒什麼啊!對了,你們現在有事?」我看著兩人搖頭,喊了句:「太好了!」

兩人狐疑地看著我,我燦笑著。

「陪我閒晃吧!」

「……」

我看著兩人嘻嘻笑著,然後向兩人說明剛才的異狀是怎麼回事,當然也包括了那段記憶。

「……小姐是什麼意思?」太陽嘴角抽搐地看著我,審判也一臉的不解。

「啊!那個解釋起來有點麻煩,自動省略吧!」

「……」

「唉!有機會再告訴你們啦!」我煩悶的搔著頭,真是麻煩!

嘆了口氣,太陽才開口道:「照你這樣講,你應該沒有惹到不存在的傢伙才對。」

「不,我惹到了。」我笑著。

「……快點給我說清楚講明白!」

「就……」我把那天發生的所有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期間還看著太陽和審判兩人的變臉秀。

哎呀!真是一大奇景。

等我講完後,我們已經走到教皇的辦公室前。我一把推開門走進去,朝教皇伸直著我的右手。

「紅茶蛋糕。」現在是晚餐時間,我來領我可愛的紅茶蛋糕囉!

「……中午那塊讓妳的腦細胞死光了是不是?妳到底想到了沒?」

「想到了啊!」

「我就說是消弱智……妳說什麼?」教皇驚愕地看著我。

「我說我想到了。」我拿著蛋糕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指著太陽和審判燦笑著說:「接下來就拜託兩位解釋啦!」

「……先跟我們說是為了不耽誤到你吃紅茶蛋糕的時間嗎?」太陽嘴角抽搐地看著我。

「你說呢?」我笑著,塞了口蛋糕進嘴裡。

太陽和審判互看著,重重地嘆了口氣,便開始向教皇說明。

哎呀!死老頭,聽完了可別哭倒長城……不對,這裡沒有長城。是別哭倒神殿啊!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