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我冷靜?妳跟馮姨說實話,是不是這幾年在唐家被欺負了?」馮思薇緊張地抓住唐柔,一個不注意竟撞到對方受傷的那隻腳,頓時一陣抽痛讓她忍不住嘶了一聲。

馮思薇瞬間就慌了,江紀澤更是直接上前察看,確定傷勢沒有加重後這才鬆了口氣,但隨後又蹙起眉頭,二話不說就將人再次抱起。

「你幹麻?」唐柔不解的微抬眼看著男人。

「先回家。」頓了一下,江紀澤說:「我家。」

「對,我們先回家。」馮思薇趕緊點頭。

「可是,我們還沒做筆錄吧?」唐柔微動了下身子,越過江紀澤的肩看向他身後。

江紀澤垂眼看到唐柔的動作,便微轉身朝身後看去,兩名身著警服的男人正朝他們邁步過來,又瞥了眼唐柔額上因為疼痛而再次滲出的細密汗水,對這兩人的到來就有些不悅。

江紀澤是名少校,還是殺過不少人的少校兼特種兵,他這不悅一透出,那氣勢瞬間就讓兩名警員的腳步頓了一下,前進的動作都帶著些許遲疑。

這個男人很不好惹。

兩名員警互看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到同樣的想法。

想來這次騷動能如此迅速解決還是拜這兩位所賜,雖然其中的女孩似乎受了傷,但不能否認,兩人的身手恐怕都不簡單。

他們在來找兩人之前已經稍微聽到事發經過了,雖然訝異最後制服兇手的人是女孩,對對方因此而受傷也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們都是看過兇手的慘況的,所以也不敢小看那名正乖巧溫順地被男人抱在懷裡,睜著一雙漂亮桃花眼,看起來人畜無害甚至讓人有種看到天使錯覺的女孩。

是個有著與外表完全相反,凶殘無比的女孩。這是兩名員警對唐柔的初印象。

至於江紀澤,能夠擋下兇手的攻擊並將其輕鬆制服,雖然並沒有像唐柔那般狠戾,但還是能推測出他的身手有多麼不凡。

此時此刻見識到江紀澤周身散發的氣勢,兩人更是印證了內心的想法,在走到兩人面前時也變得更加嚴謹恭順。

「那個,你們好,可能要麻煩你們和我們走一趟警局做一下筆錄。」其中一名看起來比較年長的員警看了一眼自然地窩在江紀澤懷中的唐柔,頓了一下才接著說:「當然,我們可以先送這位小姐去醫院處理傷勢。」

「不用了。」江紀澤尚未開口,唐柔就開口拒絕。

唐柔的腳傷其實並不嚴重,就是在她白皙皮膚的襯托下看起來紅腫得可怕。

當然,這所謂的不嚴重是對唐柔而言。要不是現在抱她的人是江紀澤,她現在已經選擇自己走路了。

畢竟經歷過末世生活,再加上她的經歷,忍耐度早已非常人。

事實上連唐柔自己都不知道,當她碰到被她列為自己人名單內的江紀澤母子二人後在不知不覺中放鬆了警戒,也放棄了一直以來的偽裝。

雖然不太明顯,但從她在兩人面前如此失態的舉動──對她來說,疼得表露出來就夠失態了──不難看出兩人對她的特別。

這是身為她親人的唐家人都不曾有過的信任,無意中還做出了類似撒嬌的舉動,只是目前的唐柔尚未察覺到自己的行為意味著什麼。

江紀澤和馮思薇就更不會察覺了,畢竟他們不了解現在的唐柔,要是對方稍微表露出撒嬌舉動只會覺得異常受用。不過他們現在的注意力全在唐柔的腳傷上,又哪裡會注意到對方的哪些舉動其實是在向他們撒嬌呢?

對於唐柔拒絕去醫院,江紀澤母子倆並不意外,因為唐柔的母親齊雪柔在生下她後身體就非常不好,唐博遠又不是個好良配,因此時常住醫院,尤其最後齊雪柔去世後,唐柔就變得更加排斥醫院這個地方了。

馮思薇只知道唐柔排斥醫院,卻不知道其中緣由,畢竟在她的印象裡,唐博遠除了外面養了一個小三還讓對方跑到唐家氣齊雪柔氣到出問題之外,其他方面還是做得不錯的。

也可見唐博遠在馮思薇面前表面功夫做得有多不錯了。

要不是那陣子的江浩正巧忙碌得沒時間管這檔事,不然他早開口提醒自家親親老婆了。事後不願提起自然是因為錯失了良機,怕引起馮思薇更加激烈的偏激反應,這才瞞了下來。

也算是操碎了心了。

唐柔的拒絕也讓兩名員警有些意外,畢竟她的腳看起來確實有些嚴重,但既然對方不願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尤其抱著她的男人氣場如此強大,他們看得都有些發怵,哪裡還敢開口勸導?

「那這筆錄……」

江紀澤看了那名年長的員警一眼,雙臂一個使力變成了單手抱唐柔,動作自然且絲毫不顯吃力,看得兩名員警又是暗自驚嘆,隨後就在他們吃驚的目光下掏出一本證件打了開來。

兩名員警原本還有些納悶,但在看清證件內容後瞬間變了臉色,恭敬的挺直腰桿。

──上校。

眼前的男人,或許該說青年,要不是因為他身上的氣勢強大到讓人忽視他的年輕外表,他們簡直無法相信這位年輕上校不過僅僅二十歲!

「人我帶走了。」亮出名面身份後,江紀澤不願再和他們廢話。

這裡是商店街,方才人又那麼多,就算他和唐柔是功臣,但少了他們兩人的筆錄也不會有太大問題。而他的身份又不便公開,就算是上校這個身份也一樣,因此就算提出這樣的要求也不會太顯失禮。

「是。」兩名員警也知道他的顧慮,因此這次不再猶豫,也沒多做挽留,直接恭敬的目送三人離開。

方才江紀澤拿出證件時唐柔也不小心看到上面的內容,對對方上校的身份也感到驚訝,她沒想到對方不但這麼年輕就進入軍隊,還爬上了上校的位置。

也難怪他會有如此強大的氣場了。

唐柔打量的眼神太過直白,江紀澤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餘光見對方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配上那副稚嫩的臉蛋,看起來頗有種小孩裝大人的感覺,可愛得令他手指微動,想要摸摸她的頭卻又被他硬是忍了下來。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