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呆愣地看著正退化成灰燼的豬圈,一時竟只能張大嘴巴,望著變成焦黑一塊的空地。

「真糟糕!不小心轟錯了……」我搔了搔頭,隨即扭頭看向一旁的一群不死生物,額爆青筋,冷笑道:「來吧!你們是我的發洩工具,我會讓你我痛快的!」

「雖然只是一時。」

哎呀!我這話是不是說的有些變態啊?看啊!對面那些可愛的小玩具一個個都打了個哆嗦來了!不要害怕,這就是命運啊!但我不得不告訴你們……

「你們的敗點就在於讓我不小心燒了個豬圈!要是因此害我被扣紅茶蛋糕,我就把世界上所有的不死生物全轟了!」我燦笑著,又接著說:「不過結果還是個未知數,老子我現在心情不爽,受死吧!」

聖光一放,不死生物直接被我轟光,襲來的暴風讓我的長髮快速擺動,我轉過身準備進房。

竟然趕趁我準備睡午覺的時候來……還好我把村民全部撤掉了,要不然男騎士突然變成女騎士會嚇死他們吧?

雖然結果為村民認為男騎士沒膽連夜逃走,神殿只好派一個女騎士代替他,而女騎士簡單地完成任務,從此男騎士被村民鄙視的機率比較大啦。

但現在最大的麻煩應該是──

我看著那原本是豬圈,現在卻是一地焦黑的土地,嘆了口氣。

我看……先睡再說吧!

我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朝村民為我準備的房子走去。走沒幾步路,卻有一道聲音讓我不得不停下腳步。

「妳好。」

糟糕!不會真的還有村民在吧?我轉過身去,映入眼簾的卻是個陌生的臉孔,這讓我頓時鬆了口氣。

「如果你是來找人的話,村民因為我的要求,都到西方的村莊避難去了。」我擺擺手,轉身準備進屋裡。

「我的名字叫斯特里亞,很榮幸見到妳,美麗的小姐。」

靠!老子我是男的!

我轉過身,正想破口大罵,褐色的長髮卻在這時映入眼簾。

靠!我為什麼要為了習慣女性軀體而規定自己至少洗澡跟睡覺時要把戒指拿掉啊?

我哀怨了幾秒,隨即看向斯特里亞。

「但我一點也不覺得高興,斯特里亞先生。」

斯特里亞笑著,又問:「美麗的小姐,請問芳名是?」

我額爆青筋,從牙縫裡擠出:「我沒必要告訴你。」

「喔?」斯特里亞一臉趣味地看著我,笑著說:「那這位神秘小姐,我有這個榮幸邀請妳到我的城堡坐坐嗎?」

「沒有。」我面無表情地看著斯特里亞,他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出來。

「哎呀!真是一點面子也不給呢!」

「是啊。」身為正港的男子漢,卻被叫做美麗的小姐,我自己都顏面掃盡了,我還做什麼好人給你面子幹麻?要衛生紙的話,廁所隨便抽都有啦!所以你還不快快去廁所拿你要的衛生紙?放心吧!我不會告訴這裡的居民的,不用擔心你會因為闖空門只為了偷幾張衛生紙而被抓去審判所。

「呵呵!真是位有趣的小姐。」

呵個屁!你身為男人,竟然還呵呵的笑?裝優雅嗎?可惜我是男的啊!信不信等一下我兩手叉腰左右搖擺哈哈大笑給你看啊嗯?

……不,正常的男人是不會這樣笑的,剛才的話就當我沒說吧!

我雙手交叉在胸前,笑著說:「一個會將自己的家說成城堡的傢伙也很有趣。」

「哎呀!」斯特里亞笑著說:「神秘小姐,我說的可是真的城堡喔!」

靠!就跟你說老子我是男的了,不准叫我神秘小姐混帳東西!

我額爆青筋,冷笑著說:「放眼望去,只有剛才不小心被我炸掉的豬圈最顯眼。」

「不,我的城堡不在這裡。」斯特里亞仍舊笑著,我也笑了。

「那就是在你心裡?」

「呵呵!神秘小姐,妳真的很有趣呢!」斯特里亞的笑容增大了些。與他的表情相反,我的嘴角正微微抽動著。

「謝謝誇獎。」渾球小子!你再叫我一次「小姐」試試看!我一定拔光你的牙、毒啞你的喉嚨!

「我就告訴妳吧!」斯特里亞那從頭到尾都透著狂妄的眼閃過一絲悲傷,但正在氣頭上的我並沒有察覺到。「我的城堡在『不存在的領地』,我是『不存在的傢伙』!」

「……」我、我無言了……原來這傢伙是瘋子嗎?

「哎呀!該不會嚇到妳了吧?」斯特里亞苦笑著看著我,卻在聽到我說的下一句話愣住了。

「是啊,沒想到我竟然看得到阿飄。」我都不知道原來我有陰陽眼呢!真是個新奇的發現。

不過還好我遇到的是斯特里亞,人模人樣倒也能看。記得恐怖小說跟電影什麼的,『那類東西』都是血肉糢糊、噁心巴拉的……呼!還好到目前為止都沒看到。

……不對啊!來到這個世界也有半年了,也沒見過什麼噁心巴拉的啊!

不對,就算沒有陰陽眼,有時候還是看得到的,也就是說我應該是沒有陰陽眼。

所以我現在為什麼突然看得到啊?開通天眼了嗎?什麼時候?誰幫我開的?混帳!快給我出來面對!

咳!我們繼續吧。

「阿飄?」斯特里亞呆愣地看著我,顯然無法理解這兩個字的意思。

我沒好氣的說:「就是幽靈啊!」但斯特里亞卻露出驚訝的表情回看著我。

驚訝?因為有人看得到他,所以他很驚訝嗎?這實在不像是一個幽靈的臉上會出現的表情。

「……真的太有趣了!妳竟然不知道不存在的傢伙?」斯特里亞驚訝的臉上還參雜了些許興奮,這讓我感到不解。

我狐疑地看著斯特里亞,不解地問:「怪了?不是阿飄嗎?」

「不是喔!」斯特里亞笑咪咪地看著我。

不是?「那不然是什麼?」我好奇地看著斯特里亞。

「呵呵!以後妳就知道了。」

我看著斯特里亞突地站在我面前,右手放在我的頭上,接著我眼前的視線從斯特里亞的笑臉漸漸變成了一片黑暗……

隱約中,我聽到斯特里亞的聲音──

「不好意思,神秘小姐,可能要請妳先忘了這段記憶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