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喰種已經多久了,我並沒有特別去細數,只知道從某天開始晚上總會作夢,而夢裡總有他──白髮的我。

第一次看到白髮的我,我很驚訝,因為我不懂為什麼會作這樣的夢,難道在未來,我的頭髮會變白?

如果說,這是人類變成喰種的副作用,難道我的性情也會大變,成為嗜血的殺人魔?

我很憂鬱,很煩惱,而這樣的心情卻被白髮的我發現了。

「你在煩惱什麼?」他露出一抹淺笑,嘴上這樣問,臉上卻是透著自信,彷彿早已看穿我內心的想法。

換個角度去想,他也是我,會知道我在想什麼似乎也不奇怪。

我沒有說話,氣氛很沉默,不如說和自己談心這件事本身就夠奇怪了,到底為什麼會作夢夢到自己變成白髮,還可以互相聊天啊?

就在我還在胡思亂想之際,他走到我跟前,猛地將我拉進懷裡。突如的發展讓我身體一僵,一時做不出任何反應,只能任由他去。

他的力氣似乎很大,但卻讓我感覺到有刻意減輕的感覺,我不禁猜想他是完全喰種化的我,身體各方面也因此有所增強的緣故。

「不用擔心,你只要接受我就好。」

我稍稍拉開彼此的距離,納悶地看著他,但他只是掛上了淺笑。

「只要接受我就好。」

這是第一次,我夢到他。

 

在那之後,每晚睡覺總會夢見他,雖然不知道是出於何故,但顯然我也很享受這樣的日子。

變成喰種的不安,在咖啡廳裡打工的嘗試,不斷讓自己接受變成喰種的事實,對於無法和好友一起共享食物的絕望……各式各樣的煩惱與不安席捲而來,只有睡覺時才會感到一絲放鬆,這讓我每天都無比期待夜晚的降臨。

每天在夢裡,我都會高興的和他分享今天所發生的一切,而他總是安靜微笑地聽著我說。但在某天我突然想到──他也是我,會不會今天發生的一切他早已知曉,卻還要在這裡聽我重複述說?

我問,但他只是一貫的微笑。

「我喜歡聽你說這些。」他只是這樣回答,卻讓我心頭一暖。

忍不住跟著他露出淺笑,卻見他抬手輕撫我的臉頰,這讓我愣了一下。

「我也很喜歡你的笑容……雖然你就是我。」他說,臉上的淺笑卻未曾改變過。

「難道我的心境會隨著時間變成像喰種一樣嗜血?」我不安的問,但他只是摸摸我的頭。

「不用擔心,你只要接受我就好。」

這句話我已經聽了不知道幾遍了,每當我不安的時候,他總會說這句話。

「你怎麼老是說這句話?」我微皺眉頭,對這句話感到些許不滿。

難道他真的是喰種的我,而他要我接受他的意思,就是完全變成喰種?

內心的不安擴大了,而這似乎也被他所察覺,但他卻只是微微一笑,依舊重複述說著那句話。

「你只要接受我就好。」

那晚,我始終無法釋懷。

 

我不知道為什麼每晚總會夢見白髮的我,也不知道所謂的「接受他」是不是徹底變成喰種的意思,只知道我選擇了逃避,將這些事情拋諸腦後、不願多想。

或許是因為他就是我,所以也能知曉我內心的想法,這讓我總有些尷尬,因為他很清楚我根本不願意接受他,哪怕那句話他說了上百、上萬遍也一樣。

至少現階段來說,我不願意。

但是當我面對真正的現實後,我卻不得不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了。

明明變成了喰種卻還是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生命在自己面前消逝,而自己除了逃跑卻什麼也做不到,這樣的我到底能做什麼?

不屬於人類,卻連喰種也稱不上,這樣的我……到底能做什麼?

我將臉埋在手心裡,懊惱的流下淚水,為什麼我總是如此弱小,什麼都做不到呢?

我不斷自責,腦海仍不斷重複著迫使我逃跑的軟弱畫面,除了深刻認知到自己的無能,也只剩下流淚這項生理反應了。

就連在夢裡也是。

他輕輕的將我抱在懷裡,溫暖的懷抱卻讓我忍不住放聲大哭。他輕拍我的背,無聲地安慰著我,而我只是一昧地在他懷裡痛哭著,為自己的無力,為自己的懊惱。

是不是只要接受他,我就有能力能夠改變這些?

是不是我早點接受他,就不會發生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是不是……

只要變成完全的喰種,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不是。」

他的聲音出現在我耳裡,這讓我身體猛地一震。

「我要的不是這種接受。」

第一次,我聽到他語氣帶著悲傷。

 

『我要的不是這種接受。』

我一直不明白他所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我的生活卻有了些許改變。我開始學習戰鬥,我想要做到力所能及的事情──至少在下一次,我可以有逃跑以外的選擇。

然而在我開始改變的同時,他的表情也一天比一天悲傷,這讓我更加納悶了。

「你為什麼……」我微皺眉頭,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但他還是老樣子,就算不用我多說也明瞭我的想法。

「我要的不是這種接受。」

又是這句話。

這是我第二次聽到他說這句話了,話裡帶著比上次更加濃厚的悲傷,為什麼?接受他真的不是指接受變成喰種並且成為喰種的意思嗎?

「不是。」他搖了搖頭,將我拉進懷裡。「不是那個意思……」

我沉默不語,任由他抱著,但他卻反常的施了點力,彷彿要將我擠進他的肉體裡。

他的情緒似乎有些失控,力道仍在無意識地加大著,我感覺到全身的骨頭彷彿要散了般的痛苦,這讓我皺緊眉頭,呼吸也變得有些困難。

就在我即將忍受不了這樣的痛苦之際,他猛地放輕力道,低頭將臉埋在我的肩窩裡,就這樣動也不動。

他的氣息打在我的肩上,讓我覺得一陣搔癢,但他的反常卻讓我不敢輕舉妄動,就怕下一秒順從喰種的本性,將我吃乾抹淨。

或許將我吃掉,就意味著將我身為人類的人格抹殺掉……

他似乎察覺到我的想法,因為他的身體突然一震,下一秒就抬起頭,我這才看清他的表情。

不是微笑,也不是悲傷,他面無表情,在我錯愕甚至驚悚的下一秒,覆上了我的唇。

 

問:當一個人被強吻時,會作何反應?

答:腦袋當機,一時做不出任何反應,或是瞬間反應做出反抗……但很顯然我是前者。

又問:當那個強吻你的人是自己,又該做何反應?

答:……同上。

我突然意識到他那句「你只要接受我就好」是什麼意思了,因為現下的情況就足以說明所有一切。

一直以來總將他當作是喰種的自己,又怎麼會往那方面想去?更何況自己喜歡自己……

如果說是因為我沒自信,所以要我喜歡自己,這個理由還可以接受,但吻都接了,唇仍舊緊貼著,這要說不帶戀愛情感我還真不相信。

當我終於察覺到要反抗的時候,雙手才剛施力,腰上和後腦就多了雙手將自己抱得更緊。這一抱竟是連唇都給對方撬開了,濕潤的異物入侵自己嘴裡,像是吸吮什麼般地到處舔弄,甚至發出了令人臉紅的聲音。

空氣彷彿多了些許色氣,呼吸不到空氣的身體也變得軟弱無力,腰上的手臂倒是穩穩地撐住我的身體,就在我快窒息的下一秒,他才依依不捨地離開我的唇。

腦袋仍舊昏昏沉沉,身體卻還懂得反應,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對於能夠呼吸到新鮮空氣而感到慶幸。

終於緩過氣來,下顎卻被他輕輕一抬,溫熱的唇瓣再次覆上。

腦袋更加空白了。

第一次知道除了變成喰種後卻毫無面對突發狀況的能力,還有事情是能讓腦袋無法運轉的。

不,至少在明瞭自己無能為力的同時還懂得逃跑,但現在的我卻是處在完全無法思考的狀態。

唯一不同的是,這一次我學會了呼吸,相對的吻也比前一次要來得漫長許多,這不禁讓我後悔為什麼要學會呼吸,而不是面對第二次的差點窒息,換來嘴唇短暫的自由時間……

在夢裡,我常常搞不清楚時間的流動,所以第二次的吻究竟有多長我也說不清楚,但當他終於離開我的唇時,我卻有種過了一世紀的錯覺。

「這才是我要的。」他面無表情,雙眼卻透著無比認真。

腦袋漸漸恢復思考能力,但……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黑髮的我或許可以代表人類的我,而白髮的他或許可以代表喰種的我,但他喜歡我,而且是抱著戀愛情感的喜歡?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才會變成現在這種情況?

如果說這只是夢,又有什麼夢可以天天作、天天夢見同樣的人,只是對話的內容不同?會將他當作是喰種的我也是因為這個夢太詭異了,除了天天夢見,還有就是醒來總能清楚的憶起所有一切,這要是夢,那也太不合理了。

「你……」我語塞了,太多問題想問,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但我想他會知道我想要問什麼的。

他再次掛起往常的微笑,伸手輕撫我的臉頰,那像是在觸碰什麼無上寶物般的小心翼翼讓我有些不習慣,同時卻也驚訝自己竟然也漸漸明瞭他的想法,難道是無意識中漸漸同化了?

想想之前總是他清楚我的想法,而我卻什麼也感覺不到,很快便又把這個想法給抹除掉。

沒有讓我再繼續細想,他輕輕開口。

「我就是你,但也不是你。」

 

突然發現,他總是能說出讓我一頭霧水的話來。

先是「你只要接受我就好」,雖然被我的胡思亂想往壞處方面去細想了,但現在倒是完全明白話裡所帶的涵義。再來就是現在這句話了。

我就是你,但也不是你。

你不是我,那會是誰?

我看著他,希望他能給我答案,但他只是微微笑著,這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想要發問卻又不知該從何問起,自從自己喰種化後總是有許多煩心事,本在夢中是最讓人放心的地方,現在卻變成和現實相仿的局面。

我只是想要有個安心之地,就只是想讓緊繃的心能夠短暫放鬆,這樣是天方夜譚嗎?是這麼遙不可及的事情嗎?

思緒開始混亂,一切都亂成一團,我放棄回應,放棄思考,我想將所有一切都放棄掉。

「對不起。」

我抬起頭,看到他眼裡一閃而逝的慌亂,還有突然淡去的身影,但那只是一瞬間,讓我誤以為是錯覺。

「我可以放棄你,但請你不要抹殺我。」

我錯愕的看著他,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放棄是指放棄喜歡我的心情?但後面那句我抹殺他又是怎麼回事?

我嘆了口氣,「你不跟我說明一下嗎?老是講些讓人不懂的話……」

他沉默了一會,稍稍面露猶豫後,接著下定決心般的伸手將我擁入懷裡。我不反抗,完全放任他抱著自己,靜靜等著他開口解釋。

「我是你,雖然是你,卻也有著個別的意識。」

換句話說,他雖然是我,卻還是可以自行思考……雖然思考的方式恐怕跟我相差不遠。

「你可以把我當作是你的另一個人格,你每天所發生的一切我也能夠透過你的眼睛看見,只是我不會支配你的意識、支配你的身體,只有在你進入夢中時我才會出現。」

用一句話概括就是雙重人格,只是這個人格很仁慈,明明可以侵占我的意識、我的身體,但卻沒有這麼做。

「我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你了,想要擁有你,想要保護你,但是……」

擁有我,保護我?我納悶地看著他,「你就是我,又要怎麼擁有我、保護我?」

難道是支配我的身體,遇到危險時就跑出來代替我戰鬥?

他還是老樣子,一眼就看穿我的想法,只見他微微一笑,「我希望你能接受我、喜歡我,我才能真正的存在。」

「真正的存在?」又是讓人難以理解的話。

「關於這點我不能解釋清楚,在你接受、喜歡上我時就會明瞭了。」

天亮了,夢醒了,我的心情卻很複雜……你總是在說些我不懂的話,這讓我很煩惱,而我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

你所帶給我的煩惱是不會替我解決的,對吧?

 

所謂的接受他,是指接受他這個人格吧?這點我想還是辦得到的。

喜歡他,對於他的存在我是相當喜歡的,畢竟一直以來在夢中總是陪伴著我,靜靜聽我說著各種事情,從高興的事到難過的事都照單全收!但如果是戀愛的喜歡……

我不知道怎樣才會喜歡上他。

要知道我是喜歡女性的,而且還因此遇上意外變成了半人半喰種,這樣的經驗實在讓人無法感到愉快,要說因此對戀愛有所敏感也不為過。

而他所說的那句「真正的存在」也很讓人介意,這句話到底帶著什麼涵義,我是想破頭了也想不出來。

醒著的時間倒也不長,因為今天竟然發生意外──我被人打倒帶走了。

「沒有時間了。」他的臉上透著哀傷,卻還是勉強掛著微笑。

「什麼意思?」我不懂,什麼沒有時間了?難道我要死了?

他搖了搖頭,「你不會死的,但我卻沒有時間了。」

他沒有時間?這又是什麼意思?

他沒有回答,而我還要面對接下來在現實中所要面對的一切,這段時間讓我一直無法仔細思考他的問題,接著還要面對逃跑的險峻,最後我犧牲了自己,換取其他人的性命。

沒想到犧牲自己卻是讓自己飽受折磨,我不知道日子究竟過了多久,只知道每當我昏迷過去,總是會看見他越來越悲傷的表情,以及越來越淡的身影。

突然,真的是很突然,我明白關於他的所有一切了。

他就是我,卻也不是我,因為他形成自己的人格,有自己的情感與思考方式。他喜歡我,並且要我接受他、喜歡他,他才能『真正的存在』。

接受他就是接受他的存在,喜歡他就是將自己完全託付給他、不能沒有他,就像他喜歡我、不能沒有我一樣。而他所說的「沒有時間了」的意思,如今我也明瞭了。

我流著淚,但他卻一反這段時間的悲傷,露出久違的微笑。

「你會離開我嗎?」我問,他的笑容卻增大了,因為他知道我察覺到了……喜歡他的心情。

我喜歡他的陪伴,喜歡他的一切,哪怕他其實也是我,我還是喜歡他、不能沒有他。

雖然將他的存在歸類在雙重人格上,但其實和雙重人格有些不同。他形成自己的人格,等同於是一個新的存在,如果我不接受他,同處一個身體的我們漸漸會融合為一體,所以他才會說沒有時間了。

但……現在才察覺,會不會太晚了?

我看著他,卻見他搖了搖頭,臉上依舊是那令人安心、令人溫暖的熟悉笑容。

夢醒了,凌遲也持續著,我的頭髮也變白了,我知道他還存在著,在我的內心深處。

犧牲自己換取其他人性命其實只是一場空,我見到那個讓我變成喰種的女人,並順從喰種的本性將她吃下肚……雖然她可能只是我所幻想出來的人物。

不,將她吃下肚的並不是我。

『我』勾起一抹笑,在這段時間不斷凌遲我的人前來準備給我最後一擊之際,瞬間咬下對方身上的一塊肉。

啊啊,你再也不會離開我了。

*****

因為不小心毀了路人甲的一世英名(爆笑

總之就是給她點文當作補償,結果我還沒把「最好是填坑ㄅ要叫我挖坑」這句話發送出去,她就給我點這雙研了wwwwww

 

好吧,點都點了,就寫吧!只是我從沒看過自攻自受所以一時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而且寫得超不順的,前面都這樣一小段一小段wwwww

 

好的,雖然不擅長,但我還是努力打完了,而且昨天打到一點多,害我胃超痛wwww

就……嗯,就這樣(?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