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這已有一個月了,在這一個月裡,從最初的沒時間到現在的閒得發慌。

是的,咱們的教皇、太陽騎士長和審判騎士長的訓練已經完美結束了!現在的我是個大、魔、王!

……是「太多時間需要消磨的王」。

我是不知道我能不能當大魔王,最後搶太陽的飯碗還跟十二聖騎打一場啦……不對,說不定根本就沒有這種劇情,不過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好閒啊!沒事做真的很無聊,就沒有什麼事情好做嗎?

啊對了!暴風不是都有一大堆公文要改嗎?乾脆來去找暴風,順便看一下他都在改什麼公文,還有學學看怎麼改公文。

眼睛轉了轉,我決定來去找暴風,因為不管怎麼看,這都是個解悶的最佳選擇。

「希歐哥──」我在暴風的房門外叫著,手也不忘敲了幾下。

但等了一陣子暴風還是沒有來開門,我只好再喊了句:「希歐哥,你還活著嗎?」

不會改公文改到掛掉了吧?暴風,需要為你默哀三秒嗎?

「……等一下。」

有氣無力的回話聲自暴風的房間幽幽地傳出,我乖乖的站在那,等著暴風開門讓我進去玩……是教我改公文才對。

門被緩緩的打開,臉上有著又大又黑又圓的黑眼圈的暴風掛在門上看著我。

「小森,有事嗎?」暴風勉強擠出了笑容給我,實在不忍說……

好慘啊!我看暴風你應該會成為史上第一個過勞死的暴風騎士,而不是染髮染到得腎衰竭致死,高興吧?

好吧,雖然妳看起來很可憐,但我也算是來解救你、為你分擔一點工作的。我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看著暴風,問:「希歐哥可以教我改公文嗎?」

嗯?你問我說話的方式怎麼變得這麼娘?喵的咧!我是在扮演弟弟的角色!是弟弟啊!

自從那天被誤會成「我媽媽死了,我是無家可歸又渴望得到親情的可憐小孩」後,十二聖騎士對我就像弟弟一樣。

太陽時不時分點他最愛的甜點給我;暴風會抽空陪我玩;烈火會抱著我邊摸我的頭邊說我好乖;綠葉會教我用弓箭然後帶我去打獵;大地會教我怎麼拐女人到房間去;白雲會讓我進他的小天地玩;審判會關心我的身體狀況;寒冰會泡好喝的紅茶和做好吃的甜點給我吃;孤月約會時會順便帶我出去玩;堅石會帶我出任務;刃金會教我怎麼用鞭子和蠟燭;羅蘭會帶我去找粉紅玩。

嗯……這麼說起來,其實也沒那麼閒嘛!

「你要學改公文?」暴風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不行嗎?」我假裝一臉難過的低下頭,很快地就換到了我要的反應。

「呃……進來吧。」

我高興的跟著暴風進去,卻也在看到暴風房間那滿滿的公文而傻眼。

暴風,我佩服你!在我的心目中,你也是神!

暴風遞給我一份公文,摸摸我的頭,「你先改改看,寫完拿給我。」然後又開始改起公文。

我「喔。」了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開始看公文。花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我就將公文遞還給暴風。

暴風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又摸摸我的頭,說:「對你來說太難了,對吧?」

「我改好了。」我笑看著暴風。

「你就去找其他人……你說什麼?」

「我改好了。」我又重複了一次,臉上的笑容也更加燦爛。

不忍說,其實你們的公文還挺好改的,至於暴風為什麼會這麼累,我想大概是因為量太多了吧?這種分量的公文,我光是用看的就累了,如果今後就這麼幫忙改公文,嘿嘿!我就有那個本錢可以讓暴風請我喝紅茶了。

暴風立刻翻開我改的公文看了起來,然後一臉讚嘆的看著我說:「改得太好了!小森,你可以幫忙我改嗎?」

「好啊!」反正我現在也很閒,紅茶什麼的就等到下次吧。

見暴風準備清一個位置給我,我趕緊制止道:「希歐哥,我坐那改就好了。」

「那就拜託你了!」暴風一臉感激的看著我,我想現在的我在暴風眼裡大概就跟救世主一樣吧。

然後今天一整個早上,我都待在暴風的房間改公文,直到審判來敲門──

「小森?你在這裡幹麻?」審判不解的看著正專心看公文的我,「你在改公文?」

「審判!你來的正好。」暴風將改好的公文全部丟給審判,然後又指著一旁那些我改好的公文,「還有小森改的那一疊。」

審判叫一旁經過的維達將公文抱走,自己則伸手拿了一份我改的公文翻了翻。

「這是小森改的公文?」這是審判看完後,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那話中帶著驚訝,就連音量也有些高,高的讓我的視線忍不住從公文轉到審判身上。

審判瞪大雙眼,一臉呆愣的看著我,我看了差點笑了出來。

想不到我竟然能看到審判露出這麼經典的表情,光明神,你真是個好人!不是,是好神啊!

「小森,今後也能拜託你改公文嗎?」審判一臉高興的看著我。

「好啊。」反正我很閒……

「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我翻了個白眼。

在那之後,又過了一個月。現在的我,每天都有改不完的公文!

現在回想起來……該死!光明神,你是個好人!不是,又說錯了……你是個好神!所以,請你讓我回到以前那很閒的日子吧!

       

好吧,什麼時間倒流的事情都是屁,因為那些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我想我是可以直接放棄掙扎了。

不對,說不定找倩奏還可以挽回,這樣我就不用過著每天改公文的日子……

算了,有一就有二,倩奏要真會時間倒流,那我看以後我就要過著每天找倩奏報到、叫她把時間回朔的日子了。

我看著桌上的公文,左手撐著臉頰,右手上的筆正快速地轉動著,唉,公文改多了其實也挺無聊的,雖然改得內容都不一樣,但還是會覺得膩、覺得煩,我說暴風,我可不可以把公文丟給你啊?

放心吧,我只是說說而已,要是真把公文全丟還給暴風,我看他大概真的會成為史上第一個過勞死的暴風騎士,為了不要讓他英年早逝,我還是稍微幫他分擔一下好了。

……雖然這看起來實在不像是『稍微』。我有些絕望的看向占滿我半個房間的公文,忍不住重重嘆了口氣。

來到神殿已經有兩個月了,神殿的大家也早已接受我的存在,但是教皇卻沒有特別把我放入任何一個騎士隊裡,也就是說,我雖然屬於神殿、也是聖騎士之一,但我卻不屬於任何一個十二聖騎士。

當然,我也不可能有屬於我的聖騎士小隊,可以說是神殿裡最自由的存在。

我很慶幸我沒有被編排到任何一個小隊裡,也慶幸教皇沒有組一個屬於我的小隊,對我來說這些都太麻煩了,我不需要。

事實上我很喜歡這樣的生活,在這裡,我可以自由的行動,可以做我想做的任務,可以喝我喜歡的紅茶、吃我喜歡的蛋糕,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現在的我跟暴風一樣,每天都有改不完的公文。

一個月前的舉動簡直是超級大敗點,可惡!早知道就不要因為無聊就跑去找暴風學改什麼鬼公文了!

我又重重嘆了口氣,唉!現在想什麼都是枉然。

無趣地再次看向公文,手中的筆有一下沒一下的在紙上寫著,就這麼隨興的改著公文,也不知道改了多久,房間裡的公文就被我改去了大半。

扣!扣!

房門敲響的聲音傳進我耳裡,我沒有抬頭,也沒有看向門口,直接說了句「進來。」便繼續改我的公文。

門被緩緩開起,然後又被輕輕關上,我藉著腳步聲及氣息判斷出了來者是審判,擺擺手指著我改好的那堆公文,「那些都改好了,麻煩幫我搬一下。」

但是審判沒有回話,我只聽到腳步聲緩緩朝我靠近,這讓我有些納悶,狐疑地轉頭看向審判,他已站在我身後。

審判看著我一會兒,抬手摸了摸我的頭,這樣的舉動讓我愣了一下。

「辛苦你了。」

「咦?」我呆愣的看著審判,現在是怎麼一會事?還是其實審判發燒了,所以才回突然出現這些奇怪的舉動?

我忍不住伸手摸摸審判的額頭,「奇怪,沒有發燒啊……雷瑟哥,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看著審判一臉的無奈,看來只是審判突然覺得應該要好好謝謝我,所以才會說這種話吧?

好吧,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但是啊……

「雷瑟哥,如果真要謝我,給我紅茶或蛋糕比較實在。」我一臉的認真,卻見審判的表情顯得更加無奈。

哎呀!我說審判啊,我們都相處了將近兩個月了,怎麼你還不知道我是個可以用紅茶或蛋糕來賄賂的人嗎?我這個人最討厭做白工了,錢是一定要有的,但不一定要很多,剩下的就用紅茶或蛋糕來代替就可以了,只是份量也要夠多才行,不然我不接受喔!

好吧,審判是什麼人?他可是雷瑟.審判耶!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種事情呢?所以我不意外地看到審判拿出了紅茶和蛋糕給我,噢!審判你真是我的愛!雖然你永遠比不上我的紅茶,但是沒關係,千萬不要難過,因為我還是很愛你的!真的!

好吧,我還是不要在鬼扯了,總覺得越扯越遠,而且還往怪怪的方向發展……啊,該不會跟倩奏說的話就要成真了吧?就是那句「哪天我要是喜歡上男人妳就完了!」。

噢!千萬不要!我是個性向正常的男人,雖然被變成了女人,但就目前為止我的性向還是很正常的,再說因為教皇給我的戒指,我現在還是男人啊!

好吧,可怕的事情還是不要一直想會比較好,因為會越想越可怕,看啊!我都起雞皮疙瘩來了。

我接過審判遞來的紅茶和蛋糕,迅速的將桌上這份公文改完,接著便丟到一旁清空我的桌面,紅茶和蛋糕一放就高興地吃了起來,整個過程讓一旁的審判看得是無奈又好笑。

唉唷,要吃東西當然要先把桌面清空,要清空桌面當然就要先把改到一半的公文給解決啊!這樣我就可以高高興興地品嘗我的紅茶和蛋糕,等我品嘗完、沉浸在我的幸福之後,我也可以不用再回頭去看那些煩人的東西啊!

……雖然煩人的公文還有很多個啦!但至少我不用再看那一個。

「吃飽後就出去散步一下吧,剩下的公文就交給我。」

蛋糕吃到一半就聽到令我差點噎到的話,我猛咳了幾聲,咳到審判忍不住幫我拍背順氣、一臉擔憂地看著我,待我順氣後,我先是喝了口紅茶,然後才用一臉驚疑不定的表情看向審判。

「雷瑟哥,你今天怪怪的耶!」我毫不避諱的說,因為改公文到現在也過了一個月了,今天卻突然跑來跟我說什麼「出去散步,剩下的就交給我。」這種話來,不管怎麼想都很有問題啊!

審判好氣又好笑的說:「你最近不是因為改太多公文改到有點厭煩嗎?我已經把我的公文給改完了,你就出去散散步放鬆一下,剩下的公文交給我來改就好。」

審判不愧是審判,竟然被他發現我最近對改公文這件事感到厭煩,難道是因為我改的公文上面透著厭煩的訊息?

畢竟我都是待在房裡改公文,改公文的這段期間幾乎是逐步出戶的,所以應該是因為我在改公文的同時將自己厭煩的心情也表現在上面了吧?

我皺著眉頭,還是決定開口問問:「雷瑟哥,該不會是我改的公文上寫了什麼讓你知道我厭煩的事情吧?」

對方畢竟是審判,一些蛛絲馬跡也是能推斷出來的,但如果真是因為我在公文上透著厭煩的訊息……感覺好不敬業喔,還好我只是改神殿的公文,要是在什麼公司上班,像這樣被上司發現自己對自己的工作厭煩,我看我八成會被請回家吃自己吧。

然而出乎預料的,審判卻搖頭說了句:「不。」

「那你怎麼……」會知道?

審判露出一抹淺淺的笑,「你的公文改得一樣好,但是速度卻越來越慢了。」

呃,這麼一說好像也是,因為改一改就發個呆、轉轉筆的,速度當然會越來越慢了。

忍不住鬆了口氣,還好我只是速度變慢,而不是公文的素質變差,這樣至少沒有給別人造成麻煩。

頭頂被大掌覆上,我抬眼看著審判,任由他搓揉我的頭髮,其實這樣還挺舒服的嘛!

「這幾天你就好好的休息,今天就去葉芽城逛逛吧,剩下的公文就交給我,好嗎?」

我點點頭,掛起了笑。

「好!」

雖然對審判有點不好意思,但既然審判都這麼說了,那我自然是乾脆地把剩下的公文全丟給他。

沒辦法,我最近真的對公文厭煩到一個極致,已經到了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份公文的地步了。

既然審判都願意幫我改公文了,那我自然是大方的將公文全交給他啊!我踩著輕鬆的步伐走在神殿的長廊上,現在的我正準備去葉芽城閒逛。

還沒走出神殿就先碰到了太陽,太陽的臉上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他優雅地朝我接近,儘管我很想跑掉,但我想如果我跑了,後果大概只會更淒慘。

至於為什麼要跑呢……只能說,太陽會找上門鐵定沒好事!

太陽先是用太陽語跟我打招呼,並要我跟他走,我便乖乖地跟在他後頭,我知道他是要我跟他去沒人的地方,這樣他才可以不用再講他最討厭的太陽語。

雖然我知道一定沒好事,但是沒關係,反正我有的是時間,只要不是叫我改公文,再附上一些紅茶或蛋糕,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你要出去?」一到沒人的地方,太陽立刻捨棄了太陽語和太陽騎士式笑容,狐疑地看著我。

「嗯。」我點點頭,「雷瑟哥放我幾天假,要我去葉芽城逛逛,休息休息。」

「噢!」太陽理解的點點頭,隨即燦笑著說:「正好,既然你要去葉芽城,那就順便幫我買個藍莓派吧!」

……我就知道沒好事,不過沒關係,剛才就說過了,只要不是改公文,要我做什麼都願意。

但是好處還是要撈的,我也燦笑著,「我有什麼好處嗎?」

太陽的臉孔在一瞬間扭曲了會,但那只是一瞬間,隨即又恢復一臉的燦爛。

「跑一趟,五杯紅茶。」

「成交!」

嘿嘿!數量不是問題,重點是我有紅茶喝!為了紅茶,我就順便幫太陽買個藍莓派吧!

然後我就帶著高興的心情出門、想殺人的心情回來,只因為太陽指定的那一家店實在是太熱門了,光是排隊就快花了我半天的時間,到頭來我根本沒逛到什麼。

今天的交易讓太陽之後仍不時會用紅茶來讓我去幫他買藍莓派,常常又還有改不完的公文在等待著我,我……

還是找個時間去問問看倩奏會不會時光倒流好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