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癱軟在倩奏的家裡,正確來說,這也是我在這個世界的另一個家。

倩奏在一旁高興地看著她拍的照片,相信不用我多說大家都知道,她手裡的照片全都是我的照片,不過沒關係,我已經學會無視這項超強絕頂的技能了,這招技能真的不是我在唬爛,超強超好用,是每個人都該學的必備技能啊!

最近的公文實在是太多了,多到讓我忍不住天天跑去找人比劍發洩情緒,每打完一場我就神清氣爽,但是跟我對打的人可能就悽慘無比了,慶幸的是我還有收斂一點,只用了五成力,死不了的。

今天仍舊是被公文壓得喘不過氣來的一天,我終於體會到暴風的心情了,這工作真的不是人幹的,而且我明明只是幫忙大家分擔一點工作,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公文要改啊?你們以前到底在幹麻?都不改公文的嗎!

唉!現在說這些好像都沒用,像山一樣高的公文還是多得數不清,我現在一點也不想要看到公文,看到公文我就想吐!

不行,我真的累了,公文是什麼?能吃嗎?

……紙確實是可以吃,但我一點也不想吃。

鼻尖傳來紅茶的香味,我看著站在我面前的咖啡,手上端著裝有紅茶的杯子正放在我眼前,他朝我溫和一笑,我也微笑著接過杯子。

「謝謝。」咖啡真不愧是死亡領主,竟然知道紅茶最能撫慰我受傷的幼小心靈……

好吧,我想我不該有事沒事就扯到「死亡領主」這四個字,最好是所有死亡領主都知道紅茶能撫慰我的心靈啦!

對了,可以換個說法來說──咖啡真不愧是倩奏創造的死亡領主,竟然知道紅茶最能撫慰我受傷的幼小心靈。

嗯,雖然只是多幾個字,但卻非常的合情合理。

「吶吶,音森!」倩奏一個飛撲撲到我壞裡,害我差點將手上的紅茶給打翻,這讓我直接往她頭上敲了下去,痛得她哇哇大叫。

「敢讓我的紅茶打翻,我就把妳電成焦炭。」我燦笑著,要知道咖啡泡的紅茶也是很好喝的!

「對、對不起啦!」倩奏抱著被打疼的頭,眼角還泛著淚光,只可惜這樣並不會讓我感到憐惜,大概就是那個吧?因為被變成了女生而漸漸習慣了,因此那種什麼對女生好的紳士風範也化為烏有了。

雖然現在是男生的模樣,但也僅限在戴著戒指的情況下,到頭來我還是女人,所以紳士風範什麼的我根本就不需要,只能說老話一句,我只要有紅茶就夠了。

「叫我幹麻?」我撇了眼倩奏,拿起我的紅茶輕啜了一口。

「沒有啦,想問你不快點回去改公文沒關係嗎?」倩奏嘟著小嘴看著我,說出的話卻讓我差點把手中的紅茶給灑出來。

倩奏,妳創造出來的咖啡明明是個死亡領主,卻知道紅茶是最能撫慰我心靈的東西,妳這個說喜歡我卻把我變成女人的傢伙竟然不知道我對「公文」這兩個字非常感冒嗎?

忍著想扁人的衝動,我額爆青筋,但還是將心中的那股怒氣給壓了下來,我又喝了口紅茶,噢!果然還是紅茶最能撫慰我的心靈。

「我說倩奏,妳難道不知道我最近對那兩個字很感冒嗎?」我掛上異常燦爛的笑容笑看著她,卻見她點了點頭,心中的怒火又增大了些。

「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問呢?」難道妳就這麼想死嗎?那我很樂意成全妳喔!

「沒有啦!」倩奏伸手捏捏我的臉頰,「因為你一直待在這邊,不怕有人找不到你,就偷偷把他的公文疊到你的公文堆裡嗎?」

「……」完蛋了!似乎有把鑰匙開啟了我心中的一道門,解開了我多日的疑惑,這該不會就是為什麼我的公文永遠改不完的真正原因吧?

「妳的意思是……有人趁我不在的時候,把自己的公文丟到我的公文堆裡?」我狐疑地看著倩奏,卻見她點了點頭,「靠!到底是哪個渾蛋啊!」

倩奏起手一揮,一個圓形的畫面就這麼出現在我面前,我看著太陽抱著公文鬼鬼祟祟地來到我的房門外,接著悄悄地打開房門偷窺著房內,在確認房內無人後,他快速地將他的公文堆疊到我房裡。

……格里西亞.太陽,你、死、定、了!

身上的項鍊銀光一閃,我的身影就出現在我的房門外,我燦笑著看著太陽鬼鬼祟祟的退出來,還正在為自己沒被發現而高興地竊笑著,然後在關上房門、轉過身來卻發現我就站在他身後的下一秒,他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了。

「嗨!格里西亞,不知道你去我房間幹什麼呢?」我燦笑著,對他流出的冷汗視若無睹,哼哼!你就等著受死吧,哪怕你是太陽騎士也一樣!

「沒、沒有啦小森,你你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怎麼沒發現啊?」太陽乾笑著,身上的冷汗似乎越冒越多了。

「什麼時候啊?大概就是剛才吧。」我據實以答,臉上的笑容卻加倍燦爛。「雖然是剛回來啦,但是不該看到的都看到了耶!」

「……」

「格里西亞.太陽──」

「嗚哇!對不起啦──」

    

終於解開多日的疑惑,現在的我是神清氣爽!原來我的公文會這麼多是因為太陽看準我不在,就將自己的公文全丟給我。這麼說起來,在我還沒改公文之前,太陽的公文好像都是丟給暴風的對吧?

……難怪我能夠這麼深刻的體會到暴風的爆肝生活,只可惜暴風有怨不能言,我有怨就直接把他們的太陽騎士長給痛打一頓了。

還好我有學劍術,所以我比太陽強多了,扁完之後是神清氣爽,哈!

最近的公文很少,因為終於被我找出了公文改不完的真正原因,讓我在痛扁完太陽之後爽快地去改公文,而帶著愉悅的心情改公文的結果就是恢復最初的速度,因此成堆的公文在幾天之內就被我給通通交了上去。

看著一塵不染、沒有半份公文的房間,我舒服地躺在我那柔軟的床上,啊!舒服。

貌似有一段時間沒有碰過床了,不是改公文就是床上堆滿了公文,唉!那段時間真像處在地獄啊!

叩!叩!

房門被敲響的聲音在這時響起,但透過氣息來辨別的我早就知道站在外面的人是審判,但是審判來找我做什麼?不會又帶了一堆公文來給我吧?雷瑟.審判,信不信我真的會死在這裡,就因為一堆公文?

儘管有些害怕、有些無奈,但還是要讓審判進來,總不可能假裝不在,因為真要找我,就算今天沒找到我,他們還有好多個明天可以來找我。

這樣說起來感覺還挺悲哀的,我的人生能不能不要這麼悲慘啊?

審判一進來就看到我以大字型躺在床上,他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掛上淡淡的無奈笑容。

「累了?」

「有點。」我說,真的只是有點,畢竟公文其實是不久前才清掉的,解脫的感覺真的很好。

一想到接下來的幾天都能休息,就跟拿到一年份的紅茶蛋糕一樣,嘿嘿!真是作夢也會笑。

審判摸了摸我的頭,「這幾天好好休息,教皇叫你休息完了就去找他。」

「找死老頭?找死老頭幹麻?」我狐疑地看著審判,卻見他搖頭表示不知道,總覺得死老頭會找我也沒好事……

算了,反正等我休息夠了,我會去找他的。

「雷瑟哥現在有空嗎?」我坐起身看向審判,卻見他一臉的不解,乾笑了幾聲,我才又接著說:「沒有啦,想找人陪我去城裡晃晃。」

審判理解的點點頭,出乎意料的,他答應了。於是我就和穿著便服的審判一起出門了。

仔細想想,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和審判一起出門耶!以前和審判出門就代表著練劍,好在練劍其實還滿有趣的,倒也不無聊。

受個傷大不了罵幾句髒話,治癒術一丟又是一條好漢,只能說神術真是打架的必備技能啊!

和審判一起逛街,這句話聽起來好像很讓人驚恐,不過穿上便服的審判就只是個雷瑟,而不是什麼審判騎士長,所以其實並沒有那麼可怕。

我們也不用擔心會有人認出雷瑟就是審判,因為卸下審判的職位,雷瑟就不再是只能板著臉的審判騎士長了,而是可以有任何表情的雷瑟。

這話說起來還真有點饒舌,卻是每個人都懂……噢不,應該說是十二聖騎士都懂的一件事情,只是現在又多了一個我。

和審判逛街其實還滿平凡的,就只是幫粉紅買個棒棒糖、幫太陽每個藍莓派、幫我買個紅茶和蛋糕,順便去看幾件衣服,途中看到某些歹徒就順便將他們打包帶回審判所,真的是非常的平凡……

好吧,貌似有幾點不平凡,但是沒關係,要知道我是跟誰出門逛街,我可是跟雷瑟.審判出門逛街耶!這種逛街模式應該算挺平凡的吧?

不過真沒想到審判竟然會答應和我去逛街,就連事後說給其他人聽,他們也一臉的不信,甚至還有人用驚恐的表情看著我,嘖嘖,搞得好像審判很可怕一樣,明明就只有審問罪人的時候才可怕!

可惜啊可惜,好像就只有我和太陽知道審判審問完罪人會跑去廁所裡吐……前後的反差實在讓他可怕不起來。

不過沒關係,就算不知道這件事,十二聖騎士還是知道審判的好,就像他陪我去逛街一樣,明明可以推辭的,但他卻沒有。

「吶、雷瑟哥,」在回神殿的路上,一手拿著帶給大家吃的藍莓派,另一手拿著我的紅茶,我好奇地看著審判。「為什麼會答應陪我出來呢?難得的休息時間就應該要拿來休息才對。」

光就公文就夠讓我累得半死了,更何況他還要審問罪人,偶爾還要出任務,難得的休息時間應該要縮在房裡好好睡覺補充體力的才對,但是為什麼要答應我的邀約、陪我出來逛街呢?

逛街也是需要耗費體力的,根本得不到任何休息。

我突然好想知道為什麼審判要答應我的邀請了,但他只是看著我,微微地笑著。

「偶爾陪你也不錯。」審判回了個令我錯愕的答案,但這個答案卻讓我的心頭流過一道暖流。

「雷瑟哥真的是哥哥呢!」我笑著說,而審判則是回我一個微笑。

就像哥哥一樣,讓我無比溫暖。

    

「妳最近很忙嘛!」教皇一臉好笑的看著我,看得我是非常不爽。

瞪著教皇,我冷聲道:「再笑啊?」

只見教皇猛地抖了下,乾笑了幾聲,便悻悻然地閉上嘴巴。

看了教皇一眼,我問:「找我幹麻?」

「噢!」教皇拿出一枚太極戒指遞給我,「給妳。」

又是戒指……應該說,為什麼是太極啊?

我不解的看著教皇,卻見他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快戴上啊!」

「……」我無言,但還是把戒指給戴了上去。

一戴上戒指,太極戒指就發出了黑白兩道光,白色的光代表仁慈,黑色的光代表嚴厲。

簡直就像是光明神,有雙重神格的光明神。

『在下是龍之戒,不是光明神。』

「嚇!」

「怎麼了?」教皇被我的驚呼聲嚇了一跳。

「剛才是誰在說話?」我看著教皇不解地搖搖頭,正準備再開口,那道聲音卻又突地出現。

『在下是戒指。』

「戒指?」我呆愣的看著被我戴到右手中指上的太極戒指……不,是龍之戒。

黑百兩道光亮過後,原本應該是太極圖案的戒指變成了一隻龍,黑白的龍。

龍之戒……

『是。』

你跟龍的聖衣是什麼關係?

『主上,龍的聖衣是在下失散多年的哥哥。』

……好吧,我無言了。我只不過是隨便問問,竟然還真的有答案?而且,衣服是哥哥,戒指是弟弟,這是什麼邏輯?東西的大小嗎?

「怎麼樣?」教皇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什麼怎麼樣?」

「戒指變成龍的圖案就代表認主儀式完成。」教皇解釋著,「戒指認主後,妳只要在腦海裡想著妳要的東西,不管是武器還是衣服,就算是改變造型也可以喔!」

好方便啊!我呆愣的看著教皇。

「想好後,只要說『變裝』就可以了。方便吧?」教皇一臉神氣的看著我,見我猛地點頭,他的臉上又多了一份驕傲。

慢著!龍的聖衣要血,那龍之戒你要什麼?也是血嗎?

『主上,在下不需要任何代價。』

這麼好?可是你哥不是要血嗎?你這個弟弟怎麼可能不要?

『因為在下是吃素的。』

……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勉強了……是說,戒指要怎麼吃素啊?

『……』

不回我嗎?有那麼難以啟齒嗎?真的嗎?

『……』

好吧!不想說就算了。

「可是教皇,你給我這麼好的東西幹麻?」我狐疑的看著教皇,卻見他的身子微微一震,我瞇著雙眼看著他。

「你該不會是因為拿不出錢來給我打把劍,所以只好割愛了吧?」我看著教皇的臉上開始冒著冷汗,冷笑著。「有了武器,就可以順便讓我出任務?」

教皇汗如雨下,表面雖一臉鎮定,眼神卻透著明顯的驚恐。

「一年份的紅茶蛋糕!」教皇用最後一絲力氣吼著。

「成交!」我高興的笑了。

哎呀!各位親戚朋友、叔叔阿姨、阿公阿嬤們,您們有許多的煩惱嗎?每天都過得很憂愁嗎?您們有福了!想要拋開煩惱、每天都過著神仙般的快樂生活,就快點帶著紅茶蛋糕來賄賂我吧!來喔、來喔!要賄賂要快,晚到就沒有囉!

教皇嘆了口氣,然後一臉哀怨的看著我,但似乎有哪裡怪怪的……不過沒關係,反正我有一年份的紅茶蛋糕,嘿嘿!真是作夢也會笑啊!

「我只做一年喔!」我笑咪咪的看著教皇,說出了我的附加條件。

「沒問題!」教皇的眼神閃過一絲狡詐,這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靠!該不會被陰了吧?我額冒冷汗的看著教皇。

「總之呢,出一次任務就吃一天份的紅茶蛋糕。」

「什麼?」出一次任務只有一天份的紅茶蛋糕?那我不是虧大了!

我怒瞪著教皇,教皇則一臉無辜的看著我說:「妳說成交了喔!」

……

靠!死老頭你死定了!竟然敢陰我?哼!

「倩奏。」我冷瞪著教皇,倩奏在我的呼喚下出現在我的身邊。

「把這傢伙給宰了!不對,半死不活好了。」我冷冷的說完,就朝門口走去。

「慢著!妳收服了那隻死靈法師?」教皇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我。

我回過頭,朝教皇冷冷一笑。

「等、等一下!叫她住手啊!」

我輕輕的關上門,依舊冷笑著。

「死老頭,你就帶著你的懺悔去找光明神吧!」

「啊──」

淒厲的叫喊聲傳遍整座神殿,聞者皆忍不住為這位兄弟祈禱,希望他能得到光明神的仁慈。

……不,有一人不是。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頓了一下,我笑著說:「但我不會。」

所以死老頭,你就盡情的叫吧、叫吧!哈哈!哈哈哈哈!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