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究是個平凡的人,預知這種東西只會在小說漫畫上看到,所以現在的我只知道幸福,又怎麼會去管未來的我會多麼的後悔?

畢竟我是不會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的。

我一直站在書櫃前看來看去,夏初陽的那些書真的都好棒,這讓我有點興奮。

不如今天先帶一本回去看?不對,一本可能不夠看,帶兩本好了。但是要帶哪兩本呢?

我高舉著右手,食指在一本又一本的書皮上輕輕劃過,內心卻是非常掙扎。

可惡!我都好想看喔!

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右手猛地被人抓住,這突如的舉動嚇得我迅速地往後翻,只見夏初陽正皺著眉頭看著我的手。

「你這傢伙發什麼神經啊?」我不悅地瞪著他,我還在考慮今天要帶什麼回去看啊!

「你也太柔弱了吧?」夏初陽的語氣帶了些許不悅,這讓我有些納悶。

現在該生氣的是我吧?他到底在發什麼瘋啊?

「什麼柔弱啊?我好歹也是男生耶!」我沒好氣的說,「還有你沒頭沒腦的在說什麼鬼話啊?」

夏初陽的眉頭依舊緊鎖著,透著不悅的眼神掃向我的臉,這讓我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右手被拉到我眼前,我狐疑地看著我的右手,手腕有些紅腫,那是剛才被夏初陽從學校拉來他家的力道所害的。

所以說,只不過是我的手腫起來了,那傢伙到底在氣什麼?

……天曉得,我才懶得去理解。

我試著抽回自己的手,卻在途中壓到紅腫的地方,沒想到手腕紅腫得如此嚴重,讓我吃痛的倒抽一口氣。

仔細想想,其實從夏初陽鬆開我的手開始,我的手腕就有些刺痛了,只是後來注意力都在書櫃裡的那些書上,所以才沒注意到,現在將注意力放在手上後才發現,其實滿痛的。

夏初陽被我的反應嚇得鬆開抓著我的手,臉上的不悅被驚慌取代,他有些慌張的看著我好一會,才丟了句「我去拿藥過來」,便快步跑出房門。

怪了,他看起來不像是會因為這種小事就慌張的人啊!還是我觀察錯誤?

人果然是最難懂的生物。

懶得再想夏初陽的事,我有些無奈地看著紅腫的右手,巡視一下房間內部,最後決定席地而坐。

今天到底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一半一半吧……」我忍不住搖頭嘆氣道。

「什麼一半一半?」

突如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我一臉驚疑不定地看向門口,夏初陽似乎是因為自己嚇到我而愣了一下。

「抱歉,嚇到你了?」

廢話!

我哀怨的瞪了他一眼,才默默地看著他在我面前坐下,接著拿出藥膏輕輕地在我紅腫的手上塗抹著。

中間的過程我們並沒有對話,就只是默默的擦藥與被擦,空氣沉悶的令我有點難受,這是為什麼呢?我應該很習慣安靜才對啊!因為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人。

難道是因為這裡有另一個人?我微微抬起頭看著夏初陽,他正專注地幫我擦著藥,所以沒有發現我的舉動。

這麼一看才發現,夏初陽的金髮原來這麼的燦爛,看起來非常的柔順,應該很好摸吧?

猛地一愣,我的身體變得無比僵硬。

我剛才在想什麼?我竟然想要摸那傢伙的頭髮?

我難以置信地看著夏初陽,他仍因為在小心翼翼地幫我塗抹藥膏而沒發現我的異樣,大概是將我的舉動歸類在他弄痛我的手了吧?因為塗抹藥膏的手變得更加輕柔了。

為什麼呢?我有點無法明白,果然人的思想是最難懂的。

用繃帶幫我包紮好,夏初陽才一副鬆口氣似的吐了口氣。他抬頭看著我,卻見我在發呆,不由得愣了一下。

原本還在思考這個無解的問題,突然覺得有些奇怪,一抬頭就對到夏初陽呆滯的臉,我這才發現他已經幫我包紮好了。

但是那張臉是怎麼回事?我臉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我微皺起眉頭,狐疑地摸了摸我的臉,不解的問:「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夏初陽回過神來,乾笑了幾聲,才用有些尷尬的語調說:「不,沒什麼。」

狐疑地盯著夏初陽好一會,直到他被我盯得渾身不自在而問我別的問題想轉移我的注意力,我才把我的視線從他身上移到我的飲料上。

「現在可以教我功課了吧?」

「好啊,你把書拿來,讓我看你哪裡不懂。」

夏初陽拿出數學課本,我們便開始今天的教學,而我也因為將專注力放在教他的這件事上而沒有喝一口飲料,但──

「這邊是用這個公式。」

「……」

「那題,你用的公式不對。」

「……」

「……你是故意的嗎?我看過你的課本了,那些你明明都會!」

「……」

這傢伙,以為我沒發現嗎?稍微看一下課本上的筆記跟擦拭的痕跡就可以知道了,他根本就是假裝不會嘛!

真搞不懂找我來到底要幹麻?我憤憤的順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那個……」夏初陽有些不確定的語氣輕輕的傳來。

「幹麻?」我沒好氣地問,管你到底是真的不會還假的不會,我都已經留下來教你了,你還有什麼不滿的?

「呃,那個……」夏初陽的臉似乎有些微紅,但我沒發現。

「到底怎麼了?」

「呃,你手上的那杯……」

我狐疑地看著手中的杯子,咦?怎麼剩這麼少?

「那杯是我的。」

「……」

又是一個晴天霹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